一.    十二月廿日上午八點,鴨嘴大夫正作教室練習瑜珈操,忽然左下腹一陣劇痛,本以為只是腸痙攣,不過是痼疾腸燥症的家常便飯,但發現一陣陣典型的結石絞痛colic pain,來勢洶洶而且痛不欲生。瑜珈老師見鴨嘴大夫坐立不安,甚至乾嘔不支倒地,還以為是運動傷害,緊張得要命,知道懷疑是輸尿管結石卡在管徑內磨擦所致,連忙要鴨嘴大夫回家自療,鴨嘴大夫醫囑護士打了一針靜脈的止痙劑,馬上就完全舒解了,前後判若兩人。

二.    方憶起,1975年鴨嘴大夫在林園海軍陸戰隊第二師師部衛生營的醫院連擔任一般外科醫官時,每逢半夜步兵團或其他直屬營的阿兵哥,腹痛如絞送來醫院急診,痛到只差在地上打滾而已。診斷之下確定是尿路結石絞痛,迅速一針止痙藥馬上藥到痛除,接著把病號轉診,後送到左營海軍總醫院預備住院治療。

三.    問題是到達海總時,阿兵哥早已生龍活虎談笑風生,半夜還敢把上級醫官叫起來急診,結果當然是被斥退回營休養,當場原車返回。之後上級命令改了,以後有腹痛結石病患,一律不准打止痛針,必須讓阿兵哥夭爸哭母,一路自林園哀痛到左營,最後才能順利住院開刀治療。對訓練嚴謹,苦操磨練的陸戰隊健兒,能當病號住院等於是上天堂養尊處優,求之不得,即使偶爾鴨嘴大夫於心何忍,好心想要替阿兵哥注射止痙針,居然也沒有任何陸戰隊健兒要接受鴨嘴大夫婦人之仁的好意,寧痛不屈莊敬自強,信不信由您!

四.    驚聞立法院已三讀通過「末期病人拔管只須一位親人同意即可」,表面上好像是冠冕堂皇讓生命終點更有尊嚴,但正如柯文哲醫師所說:太好用了。固然法條是限制「末期病人接受維生醫療」時,但當涉及家產紛爭,各房子女明爭暗鬥黑白不分之際,居然只要其中一個親屬就可決定拔管,懷恨早日把老人送終,以利分贓。有此「子女安樂條款」,即使您的主治醫師有醫療裁量權,至此也是束手無策,無用武之地了。

五.    尤其甚者,若沒預定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意願書者,且無親屬代為同意時,修正案居然許可只要「經安寧緩和醫療照會後,依末期病人最大利益出具醫囑代替之」,等同是我國已進入立法同意「安樂死條款」的世界前衛國家之列,只要照會「安寧緩和醫療」,即可由醫師開具醫囑給無家屬的病人安樂死了!我國老人社會尚未真正來臨,已立出「愛斯基摩條款」,真是服了我們立委的先見之明。聽說許多朝野立委在通過此法之後,還迫不及待簽下「預立意願書」,將來臨老體衰失智,浪費糧食醫藥之時,老賊不死雖未必會被去之為一快,但保證不必怕還會有人會讓您苟延殘喘了,只要您不是完美的好老公,不是完美的好爸爸或好媽媽,還妄要把子女的未來的財產白白花光光?還是不如早點安樂死,一路好走去吧!

六.    其實現在老人最需要簽的是應該是DR(do resuscitationplease),即預立「我要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表明內心真意:「我要接受醫療裁量下的必要急救,必須由兩名主治醫師簽署證實我是末期病人(定義為:指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安寧緩和條例第三條第二款參照),且是接受維生醫療(新法定義為:用以維持末期病人生命徵象,但無治療效果,只能延長瀕死過程的醫療措施)情況下,才能在醫療委任代理人或家屬同意下決定拔管,放棄生命。」。此外可想而知,今後老人要肖想繼續「我要活下去!」,可能還要依靠您的家庭醫師朋友,最好先簽署請您的醫師朋友作您的「醫療委任代理人」,將來除非被收買,至少他可以醫學倫理,用醫療裁量來為您保命,因為至少醫師還能把持什麼才是「末期病人接受維生醫療」的專業判斷標準,才不會讓您無辜被沒有醫療常識的家人,冤枉提早送終。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