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創設的臺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於102-1-4舉辦第一次籌備大會,因本身有170DRK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的固定訂戶,忝為本會之準會員,同時在會訊公告徵求招收新會員,預定在102-1-11舉行第二次籌備大會。另擇吉期於3/1能舉辦成立會員大會及理監事會議,會中選出理事九人、監事三人,並召開理監事會議,完成全部程序,才能再送內政部待核准才能正式成立。

二.    鴨嘴大夫帶小狗Kitty去民族公園散步,有時放任牠奔馳撒野一番,也是養在公寓小狗的短暫幸福。問題來了,若狗狗在草叢大便,主人到底要不要清理?因有實際上的困難,鴨嘴大夫特地徵詢了幾位社會人士的意見,而可歸納為三種學說:一是肯定說,認為狗狗在草叢大便也要清理。二是否定說:在草叢大便不必清理。三則是折衷說,應區分草叢有否容人席地而坐,而來區分要不要清理狗狗大便。

三.    第一種肯定說的理由是:不論是在草叢或人行道上,凡狗大便時一律都要清理,小便還情有可原,但大便不清除,不但遺臭街坊有礙衛生,數天才會硬化,不小心讓人踩到更是難堪,何況草地也會有情侶會席地而坐,怎可以不清?第二種否定說的理由是:因為雜草空隙之間,有時狗狗便便也看不到找不到,加上草地崎嶇不平不易清理,何況狗大便又可就地施肥一舉兩得,足見草叢大便根本不必清理。第三種折衷說,也就是區分說的理由是:狗狗在草叢大便,若該草地是綠草如茵,如紐約中央公園適宜全家席地而坐,野餐玩耍者,則責無旁貸一定要清理乾淨。但若該草地雜草叢生,或在荒郊野外人煙絕跡地區,甚至是禁止進入的花圃草地,因為連狗主人都不能進入清理,自然也不會有情侶能進入談情說愛,狗便便應該就直接當作在施肥,就此放狗主人一馬吧?

四.    刑法上,過失是注意義務之違反,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者就是過失。此外其他醫療法所規定的種種醫療義務之違反,包括主給付義務(1.診療義務2.提供合格醫護人員及必要設備之義務),從給付義務(1.說明義務2.製作病歷與保存病歷之義務3.轉診並提供病歷報告之義務)或附隨義務(1.告知義務2.保密義務3.保護義務4.後契約義務),因為醫療法本身是行政法,若有違反醫療義務,行為人主要是必須接受行政處分,罰鍰或甚至可能因無法定執業資格,而遭主管機關停業處分或廢止醫師證書。

五.    若醫師違反應盡之醫療義務,造成病人間接的傷害,應只是一種醫療契約不履行(給付不全)的民事責任。因為醫療義務之違反,依罪刑法定主義,除非是有明文的刑法處罰規定(如密醫罪就是屬於醫療刑法規範範圍)外,其他義務之違反應不必負擔刑事責任,最多只要負擔行政責任的行政罰及民事責任的過失損害賠償,已足。

六.    刑法「罪刑法定主義」最為嚴謹,就像病人心肌梗塞來急診,只因醫師違反說明義務,沒事先告知家屬心導管支架治療的危險性,法官也不能任意羅織犯罪,因病人死亡就判醫師必須要承擔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的刑事責任,因為心肌梗塞的病人不作心導管支架,本來死亡率也是很高,作不作心導管都可能喪命。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