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帶狗孫Kitty在民族公園散步,鴨嘴大夫在快走五圈後都要巡視路上有否牠的大便二圈,確保沒有漏網之屎,才敢班師回府。逢下雨天帶Kitty到大廈地下室停車場散步時,也當然如法泡製搜索找屎,原先以為只有Kitty在此一遊,若有大便當然難逃其咎,前天一口氣清了三坨大便方知有詐,原來另有一隻野貓常來躲雨貢獻良多,不過瓜田李下,還是一起清了了事,否則沒有草地,怎麼可以藉口施肥不清?

二.    談到施肥,鴨嘴大夫又憶起當陸戰隊外科醫官時的甘苦。當年軍隊採屯田政策,海軍陸戰隊也不後人,每名醫官都要認養一塊二坪大小的土地種菜,自力更生。開始大家都種小白菜,鴨嘴大夫因唯一愛吃的蔬菜是應菜(空心菜),所以種應菜可以多吃到應菜,後來更發現原來應菜還會蔓延,採收後繼續生長一勞永安逸,不必像小白菜要連根拔起,每次都要新播種,也是當兵種菜的一大心得。

三.    每早魔鬼訓練晨跑數公里回營,軍官士兵都要親自去挑筒大小便來為自己的菜園施肥,官兵一體同心協力,倒也其樂融融。直到有一天,大伙兒吃了蕃茄餐後,例行澆肥之後不久,發現一早起來,全部菜園都變成蕃茄樹喧賓奪主,阿兵哥們較勤勞,大都拔掉不速之客努力重新栽培白菜,軍官們偷懶只會比賽蕃茄大小,爭奇鬥艷也相當有趣。話說鴨嘴大夫有顆特大號蕃茄,顯有奪冠之相,有次傍晚閒閒沒事,鴨嘴大夫看完門診特地加班去挑一筒肥料施肥,堰曲助長。不料第二天晨跑後再去施肥時,已找不到那顆特大號蕃茄,原來已被伙頭伕割去中午加菜了,害鴨嘴大夫中餐抵死不吃炒蕃茄那道菜,別人還為是鴨嘴大夫傷心不捨。

四.    人家說空降部隊最忌諱吃「蕃茄炒雞蛋」,因為形象惡劣觸景生情,但鴨嘴大夫雖是海軍軍官配屬陸戰隊,因為蕃茄的下鍋日與施肥時期之間沒有緩衝期(有如健康保險的觀察期,也稱為等待期),所以從此不敢再吃軍官自己無心插柳柳成蔭種的蕃茄,一直到退伍前夕也都祕而不宣,沒有告訴過同期的醫官同儕。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