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34 日鴨嘴大夫參加美加醫師例行聚餐時,聽耳鼻喉科的謝醫師說,他的病人口腔長疱疹來看病時,告訴謝醫師說她的生殖器疱疹都是找鴨嘴大夫自費治療的,花了她好幾萬元才好。其實鴨嘴大夫對付生殖器疱疹,通常不過給傷口點點藥,打一支抗生素,一支消炎針,吃七天口服抗生素及消炎止痛藥,外加一瓶優碘,一支新黴素軟膏各一百元,一個療程不到1500~2000元就搞定了,怎麼病人會說鴨嘴大夫給她注射一針抗病毒針就要2000元?還要吃一大堆抗病毒的口服藥云云,共要花上數萬元?有沒有搞錯?

二.  其實又不是新生兒全身性病毒感染,沒事幹嘛打抗病毒針?小小傷口連用一支四五百元的抗病毒藥膏擦傷口,也不過縮短病程,自七天到五天而已,鴨嘴大夫一向都不建議病人使用,吃抗病毒的口服藥更是小題大作白花銀子,因為病毒尤其是疱疹病毒大都無藥可治,只要保持傷口不要有繼發性細菌感染,一週內就會自癒。四十來如一日,鴨嘴大夫都是以少錢少藥治療快著稱而引以為傲,今日居然會有病人張冠李戴,還拿著鴨嘴大夫的名片,不實誣衊告訴醫師朋友?真是:冤枉啊,大人!

三.  作為一位負責陰道整型的婦產科醫師來說,什麼是對醫師醫術的最大恭維呢?話說鴨嘴大夫最近完成一件典型的內部陰道整型手術,一個月畢業以後,終於可以讓病人真刀實槍驗收成果了。次日病人回來門診描述說:她先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強深入腹地後,居然一動也不敢動。為什麼呢?病人才幽幽的吐實:因為老公說,他一動就會馬上棄甲曳兵,一洩千里,他怎麼敢動?鴨嘴大夫本來術後還常要病人勤練凱格爾運動,病人還抱怨說根本無用武之地,千鈞一髮之間只是加速陣亡而已,箭在弦上之際,還勞動用到凱格爾嗎?說者聞者都哈哈大笑,連護士也都笑作一團。

四.  話說同樣情形也有不同解讀,也曾有位病人術後驗收成果,次日臉臭臭的回來門診向鴨嘴大夫抗議說:怎麼她老公一進去,一下子就出來了呢?是不是手術有什麼問題?鴨嘴大夫百思不其解問她:可是,這不是您來整型的目的嗎?往日她說先生老抱怨如入無人之境,弄得雙方精疲力盡也一直無法出清存貨,才要來動手術整型的啊!病人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說對呵!過兩天專程捎來一籃水菓給鴨嘴大夫聊表心意,對陰道整型醫師的最大恭維,盡在不言中。

五.  阿扁的健康問題甚囂塵上,局外人看得霧煞煞,其實本來就該讓醫療歸醫療,政治歸政治,甚至法律歸法律,人權歸人權,不要一切泛政治化,讓今日台灣只有藍綠,沒有黑白,連純白的醫學也遭染色了,實在令人痛心疾首。這時候,有政治色彩的醫師最好都不要插嘴,更不能插手,全權由主治醫師去作醫療判斷才對。因為報載居然就有政治醫師還教阿扁吃大便,馬上就可被診斷是失智老人痴呆症而釋放,惹得執政黨團更不敢輕心大意,深怕鬧了大笑話,好心讓阿扁回家養病,第二天阿扁就開始組黨,或全家團圓分贓喝香檳慶祝,大享不法所得……

六.  當年雷根總統是共和黨,被刺客暗殺中槍受傷時,急診送往當地醫院準備開刀。雷根還不忘幽默地對預備動手術的醫療小組的主治醫師說:「希望您們是共和黨員!」,結果主治醫師回答得更幽默,說:「報告總統!今天我們全院的醫護人員全都是共和黨!」。鴨嘴大夫不能想像,一但我國的總統生病受傷了,到底要到那家醫學中心去治療才會安全無慮呢?若碰到政治醫師或宿敵醫師,真的也不會有人敢藉機發揮愛國心,故意殺人為民除害吧?當然事實上醫師是絕對不可能是殺人犯,問題是,萬一醫師已盡力而為了,總統病情仍回天乏術時,全國國民會相信,該政治醫師真的沒有故意殺人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