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醫師與醫師之間的糾紛與一般凡夫俗子沒有什麼不同,包括醫政糾紛、選舉糾紛,醫師男歡女愛的感情婚姻糾紛,家庭家暴糾紛,薪資財產糾紛,甚至個人恩怨利害關係,造謠毀謗妨礙名譽糾紛,層出不窮。但這都有法可講有理可尋,最麻煩的就是醫師彼此的醫療糾紛麻煩就大了,如前醫栽贓陷害後醫,如對前醫腹腔鏡檢查造成的輕微腸傷害,卻誇大其辭告訴病人說腸潰爛必須緊急作人工肛門手術,或任醫師的親人在急診或手術時因漫不經心的明顯醫療疏失而造成死亡者。就是因為雙方當事人都是醫師,一提出抬面,媒體馬上誇張報導,萬人囑目眾說紛紜,有如「連醫師怎麼也會感冒?」一樣令人好奇驚豔,難免民刑行政責任之外,對醫師為富不仁的形象更是大打折扣,雪上加霜。

二.    醫師與醫師之間的糾紛,炮火所及往往有不少隔岸觀火的醫師,也會被流彈所傷無辜波及,尤其當事人都等著要看您旁觀者選邊站的表態,不是同志就是敵人,醫師都不能不表態,不能當騎牆派,連置之度外也不行。特別是爛好人鴨嘴大夫更是無端飽受池魚之殃,因為有人詢問法律問題,鴨嘴大夫就不分究理侃侃而談,雖仍勸導以和為貴,但相對人人馬得知馬上封殺鴨嘴大夫,六年來都因不是國王人馬而銷聲匿跡,永無出頭之日。尤其醫師對薄公堂,許多原先在抬面下求名求利求權的嘴臉一一曝光,難免許多醫界醜聞陋規也都必須一一攤在陽光下飽受社會公評,實在太不好看了,加上有人動用公器,用公款替他支付律師及訴訟費用,假公濟私,豈只是勞民傷財而已?

三.    鴨嘴大夫認為,若碰到雙方當事人都是醫師(或甚至包括醫事人員)的醫師之間的糾紛時,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最好先向地方醫師公會的倫理紀律委員會申訴,由當地醫界大老們先開調解會。明顯違反醫學倫理之一方,委員會還可先際出「移付懲戒」同儕制裁,再經委員調查結果,若發現一方有明顯疏失,即可用調解方式損害賠償他方,雙方並簽訂保密條款,期望能夠立即消彌爭端,日後並就事論事,列入醫師倫理法律教材,以茲警惕。針對醫療糾紛,醫界一向刻骨銘心感同身受,自奢望醫療糾紛去刑化,到讓步退至刑責明確化,立法要求醫院成立醫療糾紛關懷小組來作訴訟外解決ADR,甚至還要立法要求受害病人先行調解再訴訟,為什麼事到臨頭醫師自己出了醫療糾紛了,就不會從自身糾紛的調解開始做起?

四.    若醫師一方當事人對向地方醫師公會倫理紀律委員會「申訴」的裁定不服,也有救濟制度,可向全聯會的倫理紀律委員會「再申訴」要求再調解,再調解仍有一方不服者,方可經由告發,告訴而進入法院訴訟程序。同儕調解的好處是:1.可以避免高層權利鬥爭。2.可以避免分裂醫界,造成雙方人馬分邊廝殺。3.省下醫院或公會替醫師打個人官司,浪費公款。

五.    醫師公會其實還有許多力有未逮之任務尚未完成,那裡還有閒功夫替醫師告醫師?公會應該做的事方興未艾,譬如說公會應聘請律師主動出擊控告急診施暴的家屬;或主動出擊打官司告數字週刊水果日報者偷錄偷拍醫師看診私密,妨害祕密或燬謗醫師名譽者,殺雞敬猴;或在醫藥分業訴訟中,應該主動積極聘請行政法學家,或醫療法學者出面攻擊防禦。當年最高行政法院醫師調劑權的官司若勝訴了,何苦今日每一家診所都必須僱請兩班藥師,假日連藥師也不能支援,而且醫師動輒被依違反藥事法罰鍰5萬?當年若付得出這種公益支出打官司,何苦今日醫師連交付單一藥物的調劑權都被剝奪了?

六.    好煩,來點軟性的話題,看看獨家轉載的醫學報導:1.乳房的硬度分級:像嘴唇那麼柔軟為一度,像鼻子一樣軟硬適中為二度,像額頭如此堅硬就是三度。2.男性陰莖在完全勃起後的硬度,分成四級:第一級如豆腐或蒟篛,第二級如已去皮的香蕉,第三級如連外皮的香蕉,第四級:如小黃瓜。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