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的臘腸狗孫Kitty為長毛品種,最近天氣炎熱,所以請獸醫院的美容師把牠的長毛剪掉,變成短毛臘腸,肥嘟嘟的有如黑色迷你豬。Kitty體重已高達8公斤,獸醫師已發出警告,因為臘腸狗腿短身長,體重一般不可超過6公斤的極限,否則膝關節會不堪負荷,看來這隻迷你豬再不多運動減肥,遲早要坐輪椅。

二.  每週隔日早上去民族公園跑步時,鴨嘴大夫總是快走得氣喘如牛,Kitty小姐竟老是叭在地上裝累,抵死不跑,都要鴨嘴大夫死拉活拖才勉強走了二三步,又不支倒下來休息。鴨嘴大夫怕牠中者,又怕牠發生橫紋肌溶解症,連忙用冰烏龍茶伺候,哄了半天才勉強跑完二圈,鴨嘴大夫早已汗流浹背。搞了半天,不知到底是Kitty在蹓人?還是鴨嘴大夫在蹓狗?

三.  聽學弟說,鴨嘴大夫母校國立政治大學的母系風險管理與保險研究所的法律組博士班今年博士生又從缺,沒人來報到,尤其加上政大博士生學弟棄學就商,賣雞排賣得吓吓叫,更是雪上加霜,怪不得己連續三年法律組都找不到學生。其實所內教授都很認真,明明是國內唯一的保險法土生土長的博士出產地,國立大學教育資源那麼豐富,為什麼大家都望而卻步?

四.  可嘆法律組的博士畢業後都沒有什麼好出路,在校五年至七年,至少要修42學分,資格考外還要先完成一篇SSCI的論文才能開始撰寫博士論文,至今畢業生只有三個半,尚未達百分之五十比率,這麼難畢業,畢業出來的土鱉博士竟又無處發揮所學,實在可惜。以鴨嘴大夫來說,有近 40年臨床醫學經驗,加上法律碩士及保險法博士背景,居然連保險局的「保單審查委員」會都進不去,鴨嘴大夫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林老師還是金管會的保險委員,大力推薦也都不得其門而入;甚至金管會的保險爭議審查委員會,可能鴨嘴大夫在審查時一向都太堅持己見,寫審查意見時「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難怪到處得罪人惹人厭,所以改組時,照常被三振出局。

五.  好在鴨嘴大夫還有第二專長,不愁吃喝玩樂,否則畢業即失業,豈不早已餓死?只是枉費當年唸國立大學時,只要一名博士生要修課,教授就要為一名學生單獨開課,繳的學分費才一千多,一對一的教學,花費國家多少教育資源無以回報,實在汗顏。其實鴨嘴大夫有心插足保險,真是只是想要貢獻所學服務社稷而已,那裡在貪圖每次要花二三天,寫一份保險爭議案例審查意見才2000元的審查費?何況鴨嘴大夫自尊自傲得很,當醫師的最大本錢就是不求人,不必求人也不想求人,反正門診病人照看餓不死人,開會領2000元車馬費比不看門診虧損更多。所以既然畢業後懷材不遇,鴨嘴大夫只好又重回婦產科懷抱,閒閒沒事順便努力準備考律師,學以致用立志要當被保險人的義務律師,小蝦米對大鯨魚,專門為弱勢族群向保險財團爭取保險理賠。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