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吹牛不打草稿,膨風說自己參加律師第一試,雖是從七月一日才開始準備,可是考完後居然「自我感覺良好」,因此到處散佈謠言,這下子可限入兩難了。萬一921日放榜說第一試真的考過了,1026.27日第二試要考申論題怎麼辦?剩下一個月當然來不及準備,那到底現在要不要開始準備,要不要去參加最後衝刺班?而若參加了補習班,萬一第一試沒過,又怎麼敢再去繼續上課?更麻煩的是,牛皮吹破了,連第一試都沒過,鴨嘴大夫將如何面對江東父老?

二.    尤其甚者,今年212日過年時,鴨嘴大夫偕老婆及小兒子去參加泰國豪華假期。參拜金碧輝煌香火鼎盛的四面佛時,聽說四面佛十分靈驗,鴨嘴大夫不能免俗當場就許下豪願說:若能在今年2013年就能考上律師,一定捧上一公斤黃金回廟還願。對神可不能食言而肥,但這下子更複雜了,到底今年鴨嘴大夫是要僥倖考上好,還是不能考上好?

三.    最近鴨嘴大夫突發奇想,領悟出一個簡單的算術問題。話說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合稱為「醫療風險」,為過失理論中的「可容許風險」。統計上醫療風險在醫療事故中所佔的比例:1.依我國衛生署統計有疏失(10%),及可能疏失(6%),共計16~21%不等。2.依哈佛大學1986年報告,過失所引起的占27.6%3.依德國邦統計,鑑調會受理後認定醫師有疏失的案例25,無疏失案例7成。意思就是說,醫療事故中真正是醫師疏失所造成的醫療過失比率,最高不超過三成。

四.    鴨嘴大夫的疑惑是,若是占醫療事故中七成比率的醫療風險,如果可依靠政府的「醫療風險救濟基金」來全面救濟的話,各科醫療過失的比率就回歸均等,就沒有什麼高危險科別或低危險科別之分了。白話一點就是說婦產科的風險高是因為產婦動輒羊水栓塞而死,嬰兒動輒腦性麻痺而傷,但這些都是不可預知,不可預防迴避的醫療風險所致,如今既然有救濟制度來補償了,民眾也都能認知這些醫療上的意外,完全與產科醫師無涉,找大有為的社會福利國家的政府救濟就夠了,如此一來醫療風險有管道救濟可以解決了,就不需要醫師站在火線上挨打,從此就沒有醫療風險之後顧之憂了,醫師犯錯而過失的機會均等,那婦產科醫師與家庭醫學科的醫師何異?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六大皆空的醫療生態危機可言了。

五.    尤其甚者,所謂「專門職業責任保險」又稱為「錯誤與疏漏保險」E&O insurance,以醫師責任保險為例,就是承保被保險人於執行業務時,因過失行為Negligent Acts,錯誤Errors,或疏漏Omission,或業務錯失Malpractice致第三人遭受損害,依法應由被保險人負賠償責任,而由該第三人於保險期間內提出賠償請求時,由保險人負賠償之責。

六.    所以可見醫師責任保險保的當然是醫療過失,而不保醫療風險,何況實務上,責任保險公司自盤古開天以來,醫療風險也從來都不曾理賠。而事實上,去除今後由國家全面救濟的醫療風險的比率,婦產科、外科又與家醫科、皮膚科醫師發生錯誤與疏漏的醫療過失比率何異?那為什麼醫師責任保險的保險費率,在婦產科與家醫科,皮膚科比較,居然一直都有天壤之別?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