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終於可以認真的靜下唸明年要報考律師的考古題的書了。為了還人情債,鴨嘴大夫自825日協助小兒子Bob舉辦了一次「專家證人制度研討會」,1019,20.26.27四日,大病初癒,又開始籌備專家鑑定人種子培訓班的28小時課程。接二連三接不完的工作層出不窮,連培訓完成的種子教師們,也有不少要理事長出馬積極處理的事宜,更有欠法官檢察官講師的人情債要一一道謝清償,工作簡直愈來愈忙。好在1122日自河南大學探子之旅回來,鴨嘴大夫辭掉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所有的委員會,際出急急考試令,塵埃落定,終於可以開始閉關自守,埋頭苦讀去了。

二.  今年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第19屆理事會下台論功行賞,居然忘了鴨嘴大夫默默耕耘三年的貢獻,可說是與第17屆理事會一樣舊事重演,第二度欠了鴨嘴大夫一個壓克力獎牌。在這兩屆的三年期間,鴨嘴大夫因為沒有擔任召集人(連選只能連任一次),但因接任者事業繁瑣無瑕躬身,每次許多行政回函都是臨危受命,由會務人員白小姐及後來的吳小姐來電求援,立即半夜加班趕寫法律意見,有求必應而且打電話服務就來,鴨嘴大夫等同有實無名的地下召集人,克盡職私,絕無虛言。

三.  尤其第19屆理事會時,鴨嘴大夫雖多掛了個「法律顧問的頭銜,但與其他四位律師級的法律顧問大不同的是無年給制。本來理事長有問鴨嘴大夫要不要支年費?鴨嘴大夫「夭鬼假小禮」,一口回絕說有辦事才拿錢才不會不好意思。結果三年來,不論提供多少次法律意見,參加過多少次複審講評,居然都從來沒有會務人員買單也罷,大概大家都以為早已支領年費了,何必再給車馬費或顧問費?最後第19屆理監事鞠躬下台時,居然只有鴨嘴大夫一人獨無獎牌,而尸位素餐者居功厥偉,反而功成身退榮譽下台,論功行賞台灣婦產科醫學會豈不是欠了鴨嘴大夫一個壓克力獎牌嗎?

四.  如今鴨嘴大夫一心一意只想考律師,計畫花上三年苦讀考古題當作養老消遣,拿出海軍陸戰隊的精神,「把吃苦當作如吃補」,反正鴨嘴大夫並無經濟或心理上的壓力,反而可以藉此寄託生活療養身心。為此目標,鴨嘴大夫連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副理事長的頭銜都自願放棄了,遑論召集人、法律顧問也都一一回絕。決心至此,但仍發現有些保險商業團體,仍不忘熱心的規劃了許多後續責任保險工作,要求鴨嘴大夫的「台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努力配合他們公司業務的進度,還要免費當諮詢顧問隨時應招,實在不可思議。

五.  如今連鴨嘴大夫一手接生誕生的「台灣醫師風險管理學會」,除了被動應律師要求調派專家鑑定人,以及定期出版會訊外,學會活動也要暫時冬眠一二年。雖是一人學會,最大的好處就是鴨嘴大夫可以獨當一面,不受任何拘束,即使自掏腰包營運困難,至今已虧損近兩百萬元,但至少留下口碑,故鴨嘴大夫仍樂此不疲,惟學術單位豈容商業團體涉及營利圖利,降低鴨嘴大夫身為醫師的身價及尊嚴?

六.  目前鴨嘴大夫責無旁貸,只能專心一意準備律師高考,不再過問民間世事或會員以外的他人醫療糾紛。只有有朝一日,鴨嘴大夫考上律師,再出馬去擔任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副理事長及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全力從事推動所學的「醫師風險管理與保險」的工作,並進入法學院擔任教職,教育醫療法律人材及推動成立司法醫學研究所,培訓醫事專庭法官。否則若仍一味三心兩意舉棋不定,三年五年一直都考不上律師坐失良機,一切後續的工作及理想也都免談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