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下週過年期間,鴨嘴大夫伉儷偕小兒子要赴美,與忙得沒有年假的大兒子見面,一家四口要在美國團聚,好好過一個農曆新年。鴨嘴大夫一家人已有近十多年未曾如此豪華奢侈過,可以輕鬆享受天倫之樂,所以鴨嘴大夫部落格也要暫停一週,同時讓網友們耳根清淨,好好過個吉祥好年。鴨嘴大夫並祝賀網友們馬年行大運,閤家平安健康快樂!合先敍明。

二.    二O一四年二月十日起,鴨嘴大夫執業三十二年的高添富婦產科診所終於要劃上終點,進入半歇業狀態準備退休了,同時也昭示鴨嘴大夫要報考律師,為營造台灣醫師行醫環境的空間而努力以赴的決心。因為鴨嘴大夫近日終於把一百多坪的診所舊址,以一個月十五萬的租金租出去了,剛好達到每天鴨嘴大夫朝十晚十,風雨無阻週末無休,連國定假日也看半天的整月的淨收入金額,也就是說多年來鴨嘴大夫看病收入也只夠房租而已,終於想開不必再作白工了,鴨嘴大夫從此可以放下重擔,做自己想作的事了。

三.    其實鴨嘴大夫退休後最想做的事情,除了雲遊天下放空自己外,就是想重拾畫筆,追求大學時代美術社揮舞油畫的樂趣,怡情養性,另外也還想學畫漫畫,學作雕塑,同時整理自己收集多年的古董名雕奇石象牙,遊手好閒玩物喪志也甘願。從今之後,鴨嘴大夫以當收租公作為行醫的終點站里程碑,從此就要展開為自己生活的最後餘生了,可是,奇怪的是,為什麼鴨嘴大夫一直都沒有因此放下重負,鬆一大口氣的感覺?

四.    其實是想不開的鴨嘴大夫又給自己找麻煩,仍在隔壁大樓,即民權東路一段63號的七樓(原診所是67號二樓),把一間約40 坪,原來買來當護士宿舍的房子,花了120萬裝潢,準備另起爐灶重操舊業,免得鴨嘴大夫無聊,無所事事時可以有地方可以去重溫舊夢,至少對不離不棄追隨鴨嘴大夫看病三十餘年,自年輕少女看到更年期的老病人仍要負責到底。即使可能病人門可羅雀,鴨嘴大夫也可趁機多唸一點法律的考試書,準備在兩年之內考上律師,當醫師的專屬付費律師及弱勢民眾的免費扶助律師(如爭取保險理賠,或人權律師),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閒著也是閒著。

五.    問題來了,鴨嘴大夫投資了120萬裝飾成本,從此小而美的新診所只要求能付起員工薪資,日後退休金及水電開銷足矣,有無病人雖不在意,但也不得不力行看病不優待政策,無法再像昔日當凱子醫師看病有時完全免費的年代了。尤其鴨嘴大夫號稱是VIP自費門診,因台灣經濟不景氣而致看得起自費診的中產階級病人銳減,而太多親朋好友的免費醫療或成本優惠,加上人事藥品成本水電開銷日增,真有點入不敷出,不堪負荷之感;可嘆衛生主管機關對自費診所一向不聞不間,任其自生自滅,健保局也不從中輔導,反而杯葛限制落井下石,更是令鴨嘴大夫傷心欲絕。

六.    其實自費門診的醫師並非醫界逃兵,而是試圖在盡一份社會責任,在為國家分擔社會保險制度劫富濟貧的政策,讓有錢人不必去搶食社會的基本醫療資源。可嘆中央健保局從未把鴨嘴大夫這類自費診所的默默犧牲奉獻看在眼裡。大台北市的中山區就有不少類似鴨嘴大夫的自費診所在苟延殘喘,衛生主管機關也從不伸出援手輔導,反而嚴刑峻罰處處刻意打壓,把這異類診所此當作化外之民,不但得不到參與免費替民眾預防接種,或參與社區醫療計劃的權利及機會,還處處一反常道「立法從嚴,執法也嚴」,連國稅局也不忘來特別照顧青睞,內憂外患內外夾攻之下,鴨嘴大夫終於不得不棄守投降了。

七.    一旦全台北市,甚至或全國的自費門診也都被逼關門,而不得不全部加入健保搶錢行列分食健保大餅時,健保局每年不知道要增列多少億的基層給付支出?尤其這些有錢的病人轉而全部都要找健保局替她們看病買單時,苟延殘喘打腫臉允胖子的中央健保局,除了再加保費招惹民怨外,又能變出什麼把戲?

八.    尤其甚者,螞蟻雄兵式的基層診所的自費門診才是貨真價實的自費,替健保局分攤財務負擔,那像教學醫院的VIP門診,只是掛號費自費,由大牌醫師領取1000元,病人得以選擇醫師優先看診外,看病必要的檢驗或及藥品仍是照常由健局買單,對健保總額一毛錢都沒有節省到,尤其甚者,有錢的病人貪生怕死,要求高額檢驗者反多,劫貧濟富因而更拖累健保局,相信這點後遺症,連不懂保險法的健保局高官們也都是始料未及的吧!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