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昨日是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第20屆第2次員會員代表大會。大會上理事長又無奈的在提,衛福部說生產風險救濟基金要由產科醫師負責七成,政府最多只能出三成經費云云。其實不論鴨嘴大夫如何聲嘶力竭呼籲:「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有權有勢的官員就是認定他懂得比保險法博士多得多,到現在仍未搞清楚救濟與補償有什麼不同。而更可悲的是連學會的幹部,甚至婦產科醫師會員們也仍努力在與狼共舞,乞憐施捨。其實救濟如藥害救濟,預防接種受害救濟,為什麼不叫打針用藥的內兒科醫師出錢?生產風險救濟就要產科醫師出七成?就是一句話,大家怎麼樣都搞不懂:羊水栓塞等意外都是生產風險,當然不是醫師的過失,產科醫師當然不必出錢負責賠償,大不了婦女都不要冒險生,醫師也不要冒險接生!

二.    法理不是可以用政治手段來討價還價,更不可用朝野協商來談判議價Negotiation的。保險法理明鏡高懸可受公評檢視,但沒有人肯提出反對「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的論證,但就是不肯接受一味反對,不相信,也不願深入瞭解,以為不過都只是鴨嘴大夫痴人說夢胡言亂語,為出風頭語不驚人誓不休而已,任鴨嘴大夫到處碰壁,找不到知音沒有聲援鼓勵,單兵作戰孤軍奮鬥,實在好累。

三.    最悲哀的是連攸關自己權益的婦產科醫師會員也竟都不能被鴨嘴大夫所說服,如今產科醫師都要被砍頭,人頭要落地了,大家還在維持那僅有的醫師的傲慢,懶得理,不懂也不想懂,有的不服氣還要排斥,連咱們婦產科醫師絕地逢生的最後一條康莊生道都不屑去瞭解一下。那管鴨嘴大夫聲嘶力竭,當天在會場上還氣急敗壞發表了一堆勞騷,竟也沒有激起一絲蓮漪共嗚,還奢談什麼法界人士的聲援?或要事不關己的外行政府官員來為婦產科醫師爭取權益,豈不只是縁木求魚而已?鴨嘴大夫還是閉關自守努力以赴,趕緊在明年十月考上律師,大賺落難又傲慢醫師的錢,落袋為安比較實際多了。

四.    父母恩重如山,兒女未必買單,家有一老全部落跑。鴨嘴大夫本來有心想在原診所轉型開一家養老院,為政府分憂。但眾友人聞之皆警告說不可,養老院最怕的是兒女誰要來看老爸老媽,就會被院方追討要錢,所以最後都成了兒女探視禁地,最後每家養老院都被老人倒帳拖垮倒閉。

五.    所以明年考上律師之後,鴨嘴大夫想要來設計一個養老避險基金,由鴨嘴大夫來當老人避險基金的管理人。契約規定必須倆老都壽終正寢之後,剩餘財產才能當作遺產分配給兒女,而且際出「掃地出門條款」,點名平日不來探視父母的兒女不給財產。而不是任兒女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紛紛把老人錢財家產土地恃強奪取坐地分贓,都榨取精光了就撒手不管,任其自生自滅。看來養老避險基金的構想,不錯吧。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