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林義雄為廢核四自423日開始禁食至今,外界相當關心他的身體情況。報載藍委吳育昇424日在內政委員會詢問,是否曾研討如何將林義雄強制送醫?行政院祕書長李四川說,已請衛生福利部研擬,若林義雄發生危險時如何應變:「若有必要,依法須要強制時,還是會強制處理。」。內政部長陳威仁說,人命最優先,希望林義雄不要犧牲生命,也希望民眾不要阻撓救援。吳立委表示,根據《緊急醫療救護法》、《消防法》對緊急傷病病患須強制送醫,因此若林義雄昏迷,政府應強制送醫,如有人阻擋,政府應以警力強制排除或以涉嫌《刑法》殺人罪現行犯逮捕。(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774176)

二.    其實鴨嘴大夫的不同看法是,如果林義雄因低血醣或代謝性酸中毒昏迷,必須送醫治療,袖手旁觀或堅持要助林義士完成殉道,試圖阻撓醫護人員救命者同罪,都有加工助人自殺之嫌,應引用的治罪條文是刑法第275條第一項:「教唆或幫助他人使之自殺,或受其囑託或得其承諾而殺之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項為「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表示即使林義士僥倖不死自殺不成,周遭眼睜睜看著他脫水凋萎,不伸出援手者,也有加工自殺未遂之嫌。尤其聽說林義士絕食現場,駐守有醫療團隊隨侍在旁,若病危見死不救,醫師具有保證人地位,更可能成立不純正不作為的殺人故意犯,待誌就大條了。

三.    其實即使林義雄已簽署不急同意書DNR,也因他並不符合安寧緩和醫療條例3條末期病人的定義,即指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所以依醫療裁量,必要時醫師仍必須主動提供必要的維生系統,甚至插管,人工呼吸器,心臟按摩器,甚至葉克膜,一樣也不能少。只怕救回時為時太晚,若已是多重器官衰竭的末期病人,即使核四已癈,心願已了,僥倖存活下來恐也要終生洗腎或必須換肝,或竟成無法言語的植物人,如何繼續成就他一生未完成的偉大使命與理想?

四.    故鴨嘴大夫認為最直接的預防禁食帶來的不可逆性的脫水,代謝性酸中毒,或甚至多重器官衰竭的後遺症。首先喝水是絕對必要的先決條件,能絕食不吃扺制生理需求,已夠偉大了,不必連水也不喝,萬一腎臟衰竭了,即使反核成功了也要終生洗腎,何苦?喝水這點倒是全民共識可以接受且無需諱言者。第二則是在燃燒脂肪造成代謝性酸中毒等生理反應惡化前,建議給予絕食中的林義士静脈注射一二瓶500西西的葡萄糖生理食鹽水點滴,予以口服外營養補充是合乎人道人性的,無可厚非的,何況並沒有違反林大老NPO(沒有經口進食nothing per os)的自主權。

五.    其實一個人能忍飢耐餓,寧可飢腸轆轆拒絕誘惑,就很偉大了,賠上身體健康,甚至殘害器官,或剥奪寶貴生命,就太不值得了。而且若一開始就抱著必死的決心,不給社會一個轉圜的空間,也不蒂是對倡導年輕人要珍惜生命的反自殺專線,打了一記耳光,作出一個不好的示範。年輕人有樣學樣,反而促使台灣社會早日崩盤也不對,所以為了理想,我們需要的是一位健康活力的林義雄來帶領,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所以一天不過打個一二瓶基本代謝需求的静脈點滴來補充一下體力,又不是手術後禁食時,每日正常必需補充的25003000西西的營養量,應是全民可接受的範圍內,而且非經口的補充營養素,也沒有違反林大老NPO禁食的決心,如此下來反核四的抗爭方能長長久久,林義雄也才能永垂不朽,否則何以為繼?

六.    最後如果林義雄倒下去了,低血醣或酸中毒昏迷,甚至心臟衰竭,敗肝敗腎而休克或失去意識,就應該立刻轉至台大或榮總急診,立即給予全營養補充腸外營養PARENTERAL NUTRITION,包括所謂的全胃腸外營養 (TPN)或全營養液 (TNA),補充葡萄糖氨基酸脂質和添加的維生素礦物質的飲食營養配方。此時必須藍綠一心全力搶救,設法挽回一條珍貴的老人的生命。畢竟台灣不能發生路有餓死屍的事件,成為國際笑話貽人話柄,到時不論是不是反核四的人士,都會因見死不救而遺臭萬年!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