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上週日下午赴巿立中興醫院,參加由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台北市醫師公會主辦的心肺復甦術CPR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急救技能訓練研討會。會場上有一位熱心的李德福醫師一直在反對制式的口對口人工呼吸,而強調正確的急救作法應該是口對鼻吹氣法。李醫師是心臟內科權威,全國口對鼻吹氣急救CPR推廣協會創會理事長,再三強調說2008年後世界心臟協會對心肺復甦術的指引及口訣一再改變,2010年李醫師並論著評論2010年全世界CPR徒手急救法揭幕的集體串連說謊口對口吹氣法,認為鼻子才是呼吸的氣道,直達氣管,而口中又有舌頭又有牙齒擋道,加上細菌一大堆,難免會感染到施救者。

二.    所以李醫師示範正確的作法應是:把一手曲成半月型,蓋住口鼻,自姆指與食指間的空隙中吹氣即可,簡易可行。鴨嘴大夫曾聽說在美國曾發生過有一位女醫師下班,回家路上碰到車禍患者沒有生命跡象,緊急之下對著流血滿面的死者口對口吹氣法作人工呼吸急救,後來她竟因而感染到愛滋病,最後申請國賠獲准。可見口對鼻吹氣急救,倒也言之有理,否則到時危急存亡之際,急救者嫌髒怕病,放棄病人的最後一線生機,才真令人扼腕可惜李醫師到處陳情推廣,留美專家都只信外國月亮大,官僚體系就是不動如山,好官我自為之,對制式的口對口吹氣法死不認錯,即使李醫師聲嘶力竭的呼籲也全然無功。為什麼鴨嘴大夫對李醫師的唐吉訶德精神特別心有戚戚呢?因為情形有如鴨嘴大夫不為名,不為利,不為權,四處奔走相告推銷的「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十二真言,無人採信,確又因而補償制度窒礙難行,風險救濟無法接軌而政府束手無策,官僚體系仍就是一意孤行,寧可玉碎。

三.    李醫師接著又批判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的設計,因為AED一台十多萬,居然沒有附EKG顯示銀幕,到底是否真的有在測試心電圖嗎?甚至病人到底有沒有心跳?心跳幾下?或電擊後恢復了沒有?到底給了幾個焦耳的電擊力?電擊後心顫動心電圖是否變正常了?或仍呈一直線而無反應?當場都完全不知道。鴨嘴大夫講苛薄一點,使用AED有如在玩有聲的兒童急救玩具:按1會亮燈開關,按2會有錄音機發聲,指示要您貼好片,後告知充電中,接著指示可以電擊,並清場CLEAR,再按閃爍中的3按鈕,即指示開始電擊,大功告成!但從頭到尾,AED均未顯示電流伏特或心電圖的反應指示,反正急救人員仍要埋頭苦幹繼續一直CPR,最終結果到底是AED在電擊心臟急救成功?還是CPR的功勞?撲朔迷離無人宰樣。全程都是靠不停的作CPR在獨立救人,追根究底,說不定AED只是會講制式話的錄音玩具而己,否則為什麼AED不會附個心電圖顯像銀幕,至少可以讓醫護人員目睹急救病人成功,才會更有成就感。

四.    這種誰居功厥偉撲朔迷離的兩難困境好有一比:有如一對不孕症夫婦花了十多萬去做了試管嬰兒,終於懷孕成功了,結果第二胎時,居然是自然受孕的。這表示第一胎可能根本沒有作試管嬰兒的適應症,也就是說不必作試管嬰兒也會懷孕,不禁令人懷疑為什麼台灣試管嬰兒受孕率都那麼高?第二胎會自然懷孕,更令人要連帶懷疑,到底第一胎懷孕成功是否真的是試管嬰兒成功受孕的?還是剛好夫妻兩人事後也有同房而受孕的?也就是說沒有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 AED,心肺復甦術CPR本身也可以救活病人,尤其AED前後,都要一直在繼續不斷的作CPR,即使AED根本無效或只是作秀的假動作而已,病人光靠CPR,其實也早就救回來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