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找到一個不很健康,但效果奇佳的夜讀法:就是晚上十點下班回家,吃完宵夜,趁血液集中到胃部腦部缺血時,一躺下來一下子就昏睡過去了;直到了四五點實在是睡太飽了,輾轉反側再也睡不著了,不得不起床唸書,此時精神抖擻記憶力特好,而且事半功倍絕對不會打瞌睡,看來鴨嘴大夫到明年八月一定會把考古題唸完一遍,交差了事。

二.    鴨嘴大夫預定花二年才可能唸完考古題一遍,雖進度牛步而且一知半解,日久浸淫倒也頗有心得。拿出當年大五大六唸臨床醫學時,每科考試都是考top的精神,鴨嘴大夫用唸醫學原文書一本書唸到完的方式,來唸法學的無字天書,倒也游刃有餘。鴨嘴大夫每天上午及晚上有5小時門診,其中至少有一半時間即2.5小時可用來唸法律書,加上11pm睡到4.5AM起床後,至少可再清醒的唸個1.5小時的書,收獲可期。

三.    鴨嘴大夫計劃一天至少可唸4小時,一年365天下來,預定到明年八月可能刀有機會唸完第一遍。雖不願認輸,但鴨嘴大夫也因而不得不佩服能考取司法官律師的政大法律系學弟妹們,但見個個自大一入學起即以圖書館為家,懸樑刺股鑿壁偷光、囊螢映雪韋編三絕的毅力,這才是使命必達的成功祕訣。

四.    報載病人開腦瘤後失明,成大醫判賠。蘇婦術後看不見,李姓醫師要蘇與家屬觀察一段時間,家屬上網查詢,才知腦膜瘤若出現在視神經附近,手術困難,失明是常見併發症,但李未告知失明風險,手術同意書也未登載;家屬告成大醫院債務給付不完全,要求負擔損害賠償責任。一審法院根據手術同意書,認定手術同意書內未載明手術有失明風險,李姓醫師聲稱告知視神經受損風險,這不等於失明,仍判成大須賠蘇婦377萬元,全案可上訴。

五.    最令醫師心灰意冷而觸目驚心的是,告知了併發症就不罰,表列出後遺症就可免責?難道不問醫師的使出渾身解數的用心,視病如親的愛心?只要開刀前,醫療院所要求病人拼命努力簽同意書,否則不開刀,如此表面文章行體如儀就可免責,即使對病人漠不關心,有沒有人考慮過醫師的專業技術?連仁心仁術也都無足輕重?不事進修請益也無所謂了嗎?至少病家要有魄力坦承,若早知術後會失明,即使百分之一,我們也會放棄不開刀,任病人痛苦腦癌壓迫失明也甘願者才是。遑論今日資訊發達,病家只要事先一上網就對手術過程一目了然,對可能的併發症或後遺症瞭如指掌,家屬既知道有失明危險,儘可大膽提出拒絕開刀的決定,何需虎視眈眈,待不幸發生併發症了再摩拳擦掌,準備大撈一票?

六.    予盾的是,法官在裁判時亦應考慮,在法理上必得是醫師若告知病人手術可能有失明風險時,病人或家屬就一定會決定不作開顱手術者,才能說醫師違反了告知義務。若醫師告知手術可能失明的併發症風險後,病人也一定非接受手術不可,告不告知就不是併發症的條件理論,沒有告知也不能說醫師違反告知義務,而因此犯了業務過失傷害罪。何況未告知不作為本身與導致失明的發生那有什麼因果關係?醫師未告知的行為並非病人因而造成眼盲具體結果的不可想像其不存在的條件,更非因醫師不告知,造成法所不容許的失明風險,而醫師使之實現而失明者,所以也沒有客觀歸責的問題。此外腦瘤本身的壓迫蔓延,不開刀本來疾病歷程,亦就可能會有失明之虞。

七.    總之現代電腦時代,醫病資訊平等,到處有google管道可知,病人或病家何不在手術前收集資訊,事先質疑醫師,或甚至自願放棄手術的最後一線生機?最近就有兩例醫療糾紛,也都是家屬事後孔明,發生併發症後才上網收集資訊後,再據以控告醫師違反告知義務而求償,恐日後就會慰成風氣,爭相提告。有疑問的是,為何家屬不事先上網,儘可一知道有失明風險時就馬上喊卡,不必冒任何危險?為何家屬不願承擔家人不接受治療的更大傷害?如此判經逆道的事後孔明行為所造成的寒蟬效應,因而讓全部的神外醫師,飽受警驚駭退避三舍,讓之後的腦瘤病人連接受可能治療的機會都因而失去了,值得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