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修法比罷免理事長還快,否則不管您醫師會員喜不喜歡,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三年任期內保證是穩如泰山,即使理事長胡言亂語把全國會員氣到中風,仍然不動如山,好官我自為之。原因很簡單,因為全聯會理事長沒有民意基礎,只有民意代表基礎,亦即全聯會的會員代表是各地方醫師公會的理監事,只有會員代表才有有全聯會理監事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雖然理監事開放給會員代表競選,不成文規定都是當然由各地方醫師公會的理事長或監事長擔任理監事,而全聯會理事長就是由各地方醫師公會的理監事長或事長所擔任的理監事來選舉,連會員代表都無權置喙了,關您醫師會員何事?

二.    所以對二度間接民主選出來的全聯會理事長來說,不要說會員代表沒有選舉權,全國4萬多名醫師會員連會員代表更是連邊都沾不上,怎麼可能妄想要選舉理事長?既然沒有選舉權,反正理事長又不是您選出來的,怎麼可能會有罷免權?您又徒乎奈何?

三.    何況雖然是間接民主,台灣慣例被選出來的民意代表舉,什麼時候會感覺到他是眾望所歸,為眾人之意見代表?要選誰當理事長時有否考慮要先徵詢民意,或考慮到身負選舉符合多數民意的重大責任?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不論是立委、議員或公公會、全聯會會員代表都是如出一轍,一朝大權在握那管您們會員在想什麼?自然而然這些會員代表決定要選誰當理監事,都是自己利益或政治或派系的自主考量,難怪選舉議會議長時,有民意基礎的議員竟然會有收賄跑票醜聞之傳言。其實只要修法規定,代表制的間接選舉一律必須採用記名式投票,就可輕易解決防堵恣意妄為了,只是從此政客沒有利益交換揮灑空間,一定會會誓死反對的,此為後話。

四.    回到若要拘束全聯會理事長,想要有罷免權,全國醫師會員就必須先取得選舉權,就應該考慮全聯會理事長開放由醫師直選,選賢於能。台灣2300萬人口都可開放總統直選了,全國西醫師不過4萬人口,開放給會員直選全聯會理事長易如反掌。除直接選舉理事長權外,並且要開放被選舉權給會員,可以直接報名參選,而不必只限各公會理事長或全聯會理事才能競選。參選門檻不但不可太高,參選人還要發表政見,或承諾改革。選舉時,可由各縣市醫師公會負責分區投票,開放直選,何難之有?理事長若做不好,換人作作看,何必尸位素餐,占著毛坑不拉屎?硬要撐上三年,禍國秧民至醫不聊生。

五.    全聯會理事長固可由全國醫師直選,但為求得公平分配性,全聯會的會員代表仍應維持現狀,依會員數目比例由各醫師公會理監事中選派之,全聯會的理事可直接由各地方醫師公會理事長擔任,監事則由各「直轄市」醫師公會的監事長擔任(間接民意基礎),均衡分配分工負責各地區醫務及監督工作,尚稱公平。

六.    進一步反省一下,其實地方醫師公會的理監事也可開放由當地會員直選之,尤其同一縣市範圍局限直選並非難事。首先開放會員自由報名理事或監事侯選人,一律規定用1/2限制連記法,由會員圈選理事、監事各若干名,開票後依得票數選出理監事名額外,由理事得票數最高者擔任理事長,由監事得票數最高者擔任監事長,反而更充分代表民意。

七.    以台北市6000名會員來說,地大人多,原先都是先在各分區選出會員代表(第一道手續),再由會員代表分派廝殺,爾虞我詐擇日選出理監事,間接民主方式下反而繁文縟節,必須要花二道手續才能選出理監事,花第三道手續,才能選出理監事長。現在若改為會員直選,比照在各分區選舉會員代表的模式,由會員直接圈選理事、監事,再依最高票數圈選出理事長及監事事長,只要一道選舉手續,就可一氣呵成一勞永逸。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