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已經有二星期了,新生北路人行道上,自農安街路口進入稻江路上以及靠近德惠街口的公車站,原先各設置的兩個不鏽鋼垃圾箱自15日星期二開始就不翼而飛,查然無蹤。推測極有可能是巿政府為了整理巿容回收重作?或是為了對付少數人為省垃圾袋的費用,把家庭垃圾拿到公用垃圾箱丟棄,政府大刀闊斧,斧底抽薪輸乾脆廢掉了公用設施,以儆不法?不得而知,但勞累鴨嘴大夫必須長途跋涉把臘腸狗孫Kitty的大便,清理完畢後還要千里迢迢,一路聞臭帶回家裡丟棄,也很奇怪。

二.    一個城巿某個花博觀光大道必經之路,居然可以兩週沒有公用垃圾箱可用,實在令人費疑,或只因怕少數人公器私用,因噎廢食也未免太小家子氣了吧。政府要不就花鉅額裝監視器,或乾脆廢掉垃圾袋收費制度,也不需要因而全面拿掉垃圾箱,用大炮打小鳥,反而因而妨礙善良老百姓行路衛生的方便性,有違憲法比例原則,包括行為應適合於目的之達成的「適當性」,行為不超越實現目的之必要程度,亦即達成目的須採影響最輕微之手段的「必要性」,以及手段應按目的加以衡判,任何干涉措施所造成之損害應輕於達成目的所獲致之利益,始具有合法性的「狹義之比例原則」。

三.    也就是說國家若為達成某目的必須限制人民之權利,而達成該目的手段有許多種時,必須選擇對人民侵害最小的那一種,此即為「必要性原則」;而即使是數種手段中對人民侵害最小的一種,還是必須衡量該手段與目的的關係,該手段所造成之損害必須小於其欲達成之目的所獲致之利益,此即為「狹義的比例原則」 (吳庚,行政法理論與實用,增訂五版)

四.    鴨嘴大夫兩年前去九塞溝旅遊,沿途人山人海水洩不通,但見山林樹海之中五步一垃圾桶,十步就一個垃圾箱,樹木鳥獸造型又都回歸自然,瀰山遍野一點都不突兀,因而一天下來山間小徑都能保持乾淨不見垃圾或保特瓶,這才是中國奇蹟。反觀在台灣,任何一個夜巿,一路就是找不到公用垃圾箱,只有東一堆西一堆的垃圾堆,不髒亂才怪。公用廁所也一樣奇缺難尋,除非夜巿周4有廟,否則碰到小孩子尿急,也只好就地解決了。夜巿管委會連這點貼心都沒有,難不成只是在收保護費而已?好像不要去面對垃圾及便便,就不會有亂先垃圾隨地便溺的問題?好在現在超商都有洗手間可借用,小孩及老人尿急暫時已不是問題,這點還是日本政府體貼老人知道老人的需求,路上隨時有長椅可供老人坐下來休息,公共洗手間更是老人的最愛。台灣已進入老人化社會了,連如廁都這麼不方便,還想靠政府養老?門都沒有。

五.    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63條第2項雖然規定:「選舉人圈選後,不得將圈選內容出示他人」,限制選舉時選舉人不可亮票,對於違反者並規定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下罰金(同法,第105條)無可厚非。問題是民意選舉出來民意代表,當要由他們代表百姓或會員來選舉時,身為代表大多數人民的意見者,民意代表身負眾人期望就不可恣意妄為,選賢於能當以民意為基礎,以民心為導向,是在為民服務,應探討民意所在,為選他出來為民喉舌的那一區的選民會員負責,而非代表他的個人喜好,偏見,派系或紅包大小來決定,憑什麼一票在手就可以待價而沽?

六.    所以議員與會員代表要選舉議長或理事時何必挖空心思要亮票表態?要知道民意代表的選舉或政見表決,就只能作公益的考量,並沒有私利討價還價的空間,民意代表不是代表民意來收賄或作利益交換,或代表民意爭權奪利,有福自享,故凡是民意代表的選舉就應該一律改為記名式選舉,公開表態大方支持,「雖千萬人吾往矣!」。何必事前扭扭捏捏,事後還要發毒誓查指紋自清,卻又苦於查無實據?身為人民代表代表人民選舉時,不但要記名式投票,還要公開表態他所支持的對象是誰,讓大眾檢視他有否充分代表民意,以示負責。

七.    附帶一提的是,全聯會重大議題也應開放由全國醫師公投,不要黑箱作業,任由一朝大權在握就迷失自己方向的少數昏庸理事,自肥或被收買,躲在全聯會的白色巨塔裡,財團羽翼中迷迷糊糊去決定醫界未來生計。舉凡攸關醫界生計的重大議題如服務醫師加入勞基法,醫藥分業雙軌制,限制醫療法人只能由繼承醫院的直系血親卑親屬的非醫師接棒,禁止商人投資,嚴禁組織公司或股票上櫃上巿醫療全面商業化,甚至醫師是否全面退出全民健保等等嚴肅議題,都應公開由全醫公投,讓醫師自己有權決定自己的執業生涯及未來的榮辱命運。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