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一家四口今年難得在台灣共聚一團,老大高醫師自美國回來休假,老二高律師自英國回台過年。一家四口預定明天起赴日豪華旅遊五天,目的地是東京與伊豆半島,距上次一家四口去法國旅遊,已過七八年了。

二.  可笑的是鴨嘴大夫去過日本N次,每次都是美食、美湯、美景、還有豪華知名的美麗旅館,享盡天福,放空腦袋,其實蠻有旅遊氣氛;可惜所見所聞千篇一律,連花草樹木整修得都大同小異,每每令人有舊地重遊之感,加上鴨嘴大夫地理沒唸好,總搞不清楚該地到底有沒有重覆來過,也渾然不知?都要老婆再三保證沒去過才半信半疑接受。其實管它的,只要走得動就要多玩玩,何況全家旅遊志在團聚,管他是在天南地北。

三.  看到臘腸狗Kitty吐了一地,或拉肚子在客廳,狗飢己飢狗溺己溺,鴨嘴大夫第一個想法是牠怎麼了?怎麼吐了或拉了?是不是吃壞肚子了?要不要帶牠去看獸醫生?而不是暴跳如雷發飆亂罵,指責鞭打,怎麼可以亂吐在客廳?在書房?怎麼不會到廁所拉?害吐過拉過的Kitty本已憔悴無神四肢無力,被罵之後更是無地自容,自慚形穢,恨不得一頭撞死。

四.  鴨嘴大夫將心比比,有如當年八十歲的老爸,膀胱無力尿失禁,每每來不及如廁就尿在地板上。住在有潔疪的孩子家裡,就經常被大發雷霆破口大罵,或冷嘲熱諷刮鬍子說:廁所這麼近多走一步不就好了?害得經理退休才開始要失智的老爸無地自容,合理化到自己尿來不及漏尿到地板時,就先發制人大罵:是那個小孩在地板上亂尿尿?怎麼不會到廁所去尿?聞之令人心酸。

五.  老爸生前五六年前,有次星期天鴨嘴大夫帶老爸去天母高島屋逛百貨公司。他老人家才跟鴨嘴大夫說要尿尿,當場馬上就尿濕了一大片到褲子上。鴨嘴大夫醫性大發處之泰然,三步二步帶他老人家去大號間先尿完,再囑他脫下外褲,先坐在大號間馬桶休息一下。鴨嘴大夫神閒意定,拿著尿濕的褲子到烘手機上烘到乾燥為止,再拿給老爸穿上,清潔乾爽好不自在。讓平日權威嚴肅高高在上的父親大人,雖然半失智了還有點哽咽的向自己的三兒子說謝謝,令最從小就最不得寵,最受漠視的鴨嘴大夫受寵若驚。接著鴨嘴大夫帶著老爸,父子俩快快樂樂一路逛到高島屋地下美食街,吃東吃西,鴨嘴大夫彷彿回到小時候的回憶,僅有那麼一次,老爸帶唸大同中學初一的鴨嘴大夫,到重慶北路圓環邊夜巿逛街小吃一樣,歷歷在目。當午父子倆意氣風發,完成了老爸畢生最後一次的親子逛街活動。

六.  可見孝順父母豈只是在給予溫飽而已,應是在關切,在諒解,在同情,在同理心。就像鴨嘴大夫伐去年才剛領老人證,就業已膀胱無力餘尿上百,離隨地便溺的日子恐已不遠矣,又有誰會願意看兒女兒媳臉色過日子?

七.  也許為人父母,老了就要失聰,聽不到子女嘮叨;老了就要白內障,看不到媳婦翻白眼;老了更要失智,才不會斤斤計較,小時兒女便溺還不是把屎把尿,把兒女捧在手中,如今動輒被罵,猫狗不如,要不失智一點視若無睹聽若無聞,老人不得憂鬱症,遲早也會發瘋。

[../../include-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