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君子不正,繞了一大圈,鴨嘴大夫居然在金管會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終於找到可以發揮醫學,法律及保險三修的一片天,可以盡情為弱勢消費者爭取權益,可謂得其所哉。

二.    不是醫界已不堪拯救,而是沒有人要鴨嘴大夫去雞婆,不懂法的人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一知半解的人忙著沽名釣譽,拿法律當進昇階。原先鴨嘴大夫還不死心要考律師,為醫服務,第一年差點因抽煙提神過度而肺炎急診,第二次因積勞成疾,視線模糊而有失明之虞,方才作罷。

三.    惟鴨嘴大夫仍不死心,改弦易張一心一意想要進台北巿醫師公會主持醫療糾紛委員會,訓練專家鑑定人當公會代表,同時配合進入衛生局爭議調處委員會,擔任調處委員,依自己參與調處多年的經驗,雖只擔任公會代表陳述醫療意見,相對於眾多熱心捷出的執業律師擔任調處委員的收放自如,鴨嘴大夫也學了不少的調處的實務經驗,相信以一位法學博士級部定助理教授醫師法律人,應已足以承擔調處委員的重任,理應外合,應更可以直接又最便捷的解決台北巿醫師的醫療糾紛事故了。

四.    相對於院內關懷,行政調處及司法判決三種解決醫療糾的途徑,鴨嘴大夫認為只有衛生局的爭議調處委員會的行政調處,最直接,省錢(不必負擔律師費用等的訴訟勞費),又不會有雄壯威武的肅殺氣氛,尤其是醫師主管機關鍳長官出面的調解,也普遍能獲得巿民的信任,何必捨近求遠,在為沒有期待可能性的司法判決汲汲終日研究探討,追求什麼訴訟內調解,而勞民傷財?

五.    這次是鴨嘴大夫公會理事落選後,最後一次為醫界服務,再不成就真的要退休,修身養性雲遊天下去了。所以鴨嘴大夫更是全力關說議員,向醫界高層遊說,一點也不忌諱,甚至最後必要時,向柯巿長提出台北巿醫師責任保險合作社白皮書毛遂自薦。若通通都不獲回響也罷,必從此就不問世事,專心養老去了。即使如今一年製造一千名流浪律師的浪潮下,也只能應了一句「醫師跑法院,律師跑醫院」的冷笑話,鴨嘴大夫年事已高,也自顧不暇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