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醫療法律課程的演講者及聽眾有三種身份,即:1醫師,2法律人及3醫師法律人。醫師當久了不會自然就變成法律人,以為連民法刑法都可無師自通,同樣法律人教授當久了,也不會自然就變成醫師,即使是是研究醫療法的人也無法觸類旁通,變成密醫;甚至苛薄一點的說法是,外科醫師當久了,也不保證就懂婦產科,同樣民法教授當久了,也不保證就懂醫療法。但可嘆一般人都有這種崇拜偶像的迷信,僉認為醫師當久了就可以當法院的調解員,法學教授當久了就什麼都懂,遑論醫療法,就高明到可以在醫事專庭當法官裁判了。

二.    大家更都不知道的是,法學者或法官、檢察官等純法律人的演講,主要是要講給醫師法律人聽的,因為醫師法律人不但可以繼續教育吸收新知,並提出批判及疑點溫故知新精益求精,獲益匪淺,其他醫師不過是鴨子聽雷而已,甚至演講內容還會誤導臨床醫師,因不知取捨而製造更多醫療糾紛。而只有醫師法律人的演講,才是真正要講給醫師聽的,臨床實務經驗配合法律,只有醫師法律人才能讓醫師瞭解臨床法律真相,讓醫師走出白色金字塔。反之純法律人根本不想聽醫師法律人的自說自話,認為不過醫醫相護,問題是連醫師居然也同樣敵愾同仇,寧願引清兵入關,也不願聽醫師法律人聲嘶力竭的呼籲,苦口婆心的教誨。

三.    此所以每次學會的會員代表大會,明明是會員的學術研討會,不知為什麼傳統上就一定要請法律人來講一些法律系課堂的課程不可,直教收獲匪淺的鴨嘴大夫,因卯到而樂不可支。其實婦產科中醫師法律人的人數居各科之冠,人才濟濟,何必每次學術研討會都要向外頭徵求講師人才?禮失而求諸野,結果法律人或外行人因不懂婦產科生態,誤導婦產科醫師追求異端學說,反而壞了婦產科自身的權益。簡單的說,就像生產風險是可容許的危險,法理上產科醫師本來就不必出錢,偏偏要採用非婦產科人的錯誤的補償概念,來加重婦產科醫師的無謂負擔?文人相輕自古而然,看來也只有咱家婦產科界的風氣最盛,信不信由您。

四.    公會有次還請來一位學問太好的檢察官來講醫療糾紛的課,內容連法學碩士級的鴨嘴大夫都覺艱深難懂不知所云,在場聆聽的老醫師睡的睡走的走,只有鴨嘴大夫一個人努力在鴨子聽雷,連主持人都不支先行迴避了,真是何苦來哉?

五.    資深醫師大老固不是萬能的萬事通,但知人善任比自以為天縱英才的好。凡事何必事事躬身親為?王永慶不過小學畢業,旗下博士教授如雲,何必自己下海撈過界?所以資深醫師大老不必不擇手段爭奪名位,忙著為搶法律人的工作,最後一事無成,說尸位素餐好聽,根本就是佔著毛坑不拉屎,遺害萬年。

六.    期望醫界大老不要學立法委員,不懂法曲解法還要立法,難道大老自己也相信自己是萬中選一的法學天才,無師自通?認為醫師作久了六法全書就記熟了,就可以擔任律師,法官,來裁判醫師?不懂法又放不下身段,不願意不恥下問向人請教,一竅不通又一意孤行,結果反而影響整體醫師的權益而不自知,其實醫術高明的大老,何必不自量力去淌這種混水?貽人話柄事小,貽害醫界權益,反而毀滅自己一世英名。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