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三月廿一日星期六假日一大早,鴨嘴大夫帶著Kitty自花博美術公園例行散步,運動一小時後打道回府,早已精疲力竭人仰狗翻。路過森美館大廈騎樓時,只見那四五十歲打掃的婦人正要拖地,四下無人,趁地上還乾乾的,祖孫倆迅速通過騎樓,以免妨礙她的清潔工作。忽聞一聲吆喝聲,但見綁在鍊子上的Kitty夾著尾巴倉皇落逃,鴨嘴大夫不明究理,很客氣的請教這位歐巴桑,怎麼沒事要追罵Kitty?她老人家講的一口外省腔調的國語,可一點也不輸人,機關槍連環炮的數說Kitty要大便在她的領土上,鴨嘴大夫連忙出示,放在塑膠袋內熱騰騰剛出爐的Kitty的大便,表示牠已剛大過便,但這位打掃工一點也不示弱,馬上改口說是Kitty牠作勢在柱腳抬腳,準備要尿尿,鴨嘴大夫連忙解釋Kitty是母的,母狗尿尿通常是不抬腳的(沒有常識也至少要看電視),括弧內的話是鴨鴨嘴大夫自己在心中嘀咕。

二.    但老婦人仍不服氣,開始滿口胡言亂語,居然說說騎樓是她們家的,行人不能能過!愈加之罪何患無詞?鴨嘴大夫只好告知她說,鴨嘴大夫是法律教授教法律的,告訴她騎樓是供行人通過的,咱們井水不犯水,不要強詞奪理,她也不甘示弱,也說她是唸法律的,還是個律師呢。鴨嘴大夫看她無理取鬧,甚至飆出他媽的國罵,連忙拿出Nexus5Google手機要錄音,假裝要告她公然侮辱,竟也未能阻擋她的繼續謾罵.從這點不警覺就看得出她那有什麼法律素養?何況森美館怎請得起中國來的律師來當打掃女工?如果屬實,恐怕連有否工作證都有問題?

三.    鴨嘴大夫只是帶小狗回家經過騎樓,Kitty真要撒野亂大小便,狗主人自會清理,鴨嘴大夫天天背著一大包Kitty把屎把尿的道具,豈是帶假的?問題是沒有的事可不能亂栽贓。該婦人可能是假日一大清早起來打掃,沒睡飽一肚子火,剛好要拿鴨嘴大夫的Kitty出氣,但打狗也要看主人面嘛,怎麼可以遷怒不成反惱羞成怒?最後鴨嘴大夫體力不支本想速休兵停火,可是這位歐巴桑仍一直咄咄逼人潑婦罵街,一點也沒有要休戰的意思,真把溫文孺雅的鴨嘴大夫也惹毛了,世上那有只因Kitty路過她負責才剛開始要清掃的騎樓,就認定Kitty牠要嗯嗯或尿尿?連情竇初開的Kitty小姐,靠近牆壁猛聞別隻公狗的尿味,都被解讀是在抬起右腳作勢要尿尿,就準備要追打Kitty?何況基本上母狗是很少會抬腳尿尿的,但在一點證據都沒有的情形下,這位律師打掃工仍持續不斷謾罵,宣示主權,根本不聽狗主人的解釋,鴨嘴大夫也一直不知道到底她是在凶什麼,為什麼比誰都還兇?

四.    其實平日逢假日路過她負責的騎樓,碰到她總愛沖水,經常把整個騎樓弄得濕漉漉的,也不立個警告牌坊,還真令人討厭。骨質疏鬆的鴨嘴大夫為明哲保身,一定會繞道,經由外側停滿機車的人行道閃避,以免摔個粉身碎骨。今天本慶幸可以趁她正在準備用拖把拖地前,騎樓仍乾乾的時,在兩秒鐘之內迅速倉皇通過,偏偏碰到借題發揮的律師打掃婦,也真是始料未及,但鴨嘴大夫就是錄音存檔也不會沒事找事,無聊到去告她口不擇言的公然侮辱罪,只是震驚於現代人不得理仍不饒人的無賴性,尤其令鴨嘴大夫感嘆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互信到那裡去了?連理性的解釋都聽不下去,唸六法全書也是英雄無用文之地,鴨嘴大夫還談什麼憂國憂民,憂醫憂病人,憂流浪狗?

五.    但看該婦女一肚子火,怒不可遏好像吃了炸藥一樣,除非她有精神分裂症,鴨嘴大夫認為要不是飽受「更年期症候群」之苦,就是正在經歷「經前不悅症」的折磨。身為婦產科醫師,鴨嘴大夫深知病人無名火的痛苦難耐,又不能勸她去看醫師補充賀爾蒙,但因怕正好成了她的出氣孔及垃圾桶,鴨嘴大夫倒也無心戀戰,只好落荒而逃。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