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53日星期日有遠見記者林小姐相約說要訪問鴨嘴大夫有關「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鴨嘴大夫受寵若驚。因鴨嘴大夫一向都是非主流的異議份子,當年第一次參加衛生署開會討論本法草案時,因聒噪雜音意見最多,第二次就被當拒絕往來戶了,所以從此勞騷一大堆,只能見諸網路浮不出抬面,不禁再三懷疑:「真的要訪問鴨嘴大夫嗎?」

二.  其實這個法案與鴨嘴大夫的保險法博士論文:「解決醫療糾紛民事責任之保險與法律制度」息息相關。鴨嘴大夫習法十一年,民刑行政法只略懂一二,但至少保險法倒是滾瓜爛熟,被排除在立法小組外之後的今日,重作馮婦,終於在取得最新協商版本後,好好的再仔細檢視一遍法案,其實最新版本草案在私鑑定,關懷小組及強制調解方面立意新穎,尚稱無懈可擊,唯獨在事故補償方面錯誤百出,張冠李戴背離法理,顯已病入膏肓至彌留囈語末期階段,只有墮胎引產入土為安一途可走,只能期待來年再改頭換面浴火重生才是正途。為什麼鴨嘴大夫會作出如此大膽的安寧緩和醫療計劃呢?

三.  因為這個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的立意良好,可惜敗在第一是名詞解釋不清,用詞觀念不對,背離事故補償(保障受害人)、風險救濟(急難救濟受害人)及過失賠償(損失填補被害人)十二箴言之法理。第二敗筆在政府求好心切,想要一步登天而不自量力,妄想用補償來解決全部的醫療事故,根本背離保險法理,而且不合時宜。目前迫在眉睫要先解決的是醫療生態丕變,當務之急就要先解決醫療風險的問題,而要能馬上見效的方法就是整合成立六大科的「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制度」。

四.  第三應該可以順水推舟,在本法加入立法強制醫師投保任意責任保險,讓被害人可以得到足夠的賠償,而不是紙上富翁而已。第四才是待我國道財力雄厚,心有餘力時,再來籌劃設立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以全民健保署局作為醫療保險照護提供者之主軸,來為保險對象提供更安全的醫療照護。到時只要發生醫療事故,不論對錯無關過失,保障受害人都可得到一筆限額補償金,將使我國的醫療照護史,更上一層樓。

五.  若今年立法院在最後三個月會期冒然通過「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將是病患災難的開始,與民國八十五年匆促通過的全民健保法是醫界災難有異曲同工之效。故希望本法草案早日壽終正寢,留待明年能選出有學法律的立委來推動「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風險救濟法」,鴨嘴大夫一定當義工無償協助推動,無怨無悔。

六.  鴨嘴大夫決定不考律師之後,海闊天空心如止水,每天睡到自然醒,即使是半夜3點起來打電腦,也是因睡太飽睡不著了,所以也精神抖擻,生氣勃勃。下午沒有門診時,躺在床上看HBO影片,一片又一片,睡飽看看飽睡,飽睡終日,不亦樂乎?人生還有什麼好遺憾的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