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接獲高雄市政府衛生局高字衛社字第10432785100號函,主旨為:有關醫療院所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範事項,請依說明段辦理,請查照。其中竟明文指示:().於執行職務時發現疑似家庭暴力、性侵害、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就應於24小時內通報社政單位,再由社政單位進一步了解與處理,爰請各院依據法規並評估狀況(兒少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致其生命或身體或自由有立即之危險或有危險之虞者),落實執行責任通報義務。().疑似性侵害事件之釐清及認定,係為司法官發動調查權後判決確定是否實屬性侵害犯罪案件,換言之,醫事人員無法客觀或主觀判定就診病患是否為性侵害受害者,基於法律為保護兒童及少年權益及福利之立法精神下,請院所勿自行判斷是否為性侵害案件而未盡義務通報責任(如:未成年少女懷孕就診驗孕、未成年少女引產……..等)並提高警覺留意相關情事。().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醫護人員為責任通報者,因此,若無正當理由不通報,使得兒童、少年陷於危險者,依據本法100條規定:「醫事人員違反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而無正當理由者,處新台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令人傻眼。

二.    這意謂著婦產科醫師於執行職務時,遇到未成年少女懷孕就診驗孕、未成年少女引產等情事,就等同說是發現了疑似家庭暴力、性侵害、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就應於24小時內通報社政單位,再由社政單位進一步了解與處理。並指示醫事人員無法客觀或主觀判定就診病患是否為性侵害受害者下,院所不必判斷即一律自行認定就是性侵害案件,而必須盡義務通報責任,以落實執行責任通報義務,違者處新台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三.    查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醫護人員為責任通報者,事實上只限53條第一項規定之六款情事。而這六款必須通報者,包括涉及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濫用(第一款),出入主管機關認定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第二款),涉及遺棄、身心虐待及有對價關係的色情買賣(第三款),涉及兒童及少年獨處之照顧問題(第四款),涉及適當之養育、就醫照顧或遭受迫害等情事(第五款),涉及受傷害之情事(第六款)。可以確定的是,除第三款有對價關係的色情買賣,涉及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 7 條:知有本條例應保護之兒童或少年與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有關外,其餘五款中均無高雄巿衛生局所指示之「於執行職務時發現疑似家庭暴力、性侵害、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就應於24小時內通報社政單位」者,更無高雄巿社會局本行政處分書所言符合「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者。不知當事醫師於執行職務施行人工流產之時,如何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 條第1 項規定,又有何法定通報義務未盡可責?

四.    最令人無法理解者是,既然醫事人員無法客觀或主觀判定就診病患是否為性侵害受害者,如何自未成年少女懷孕就診驗孕、未成年少女引產等,即自然引伸出執行職務時發現有疑似家庭暴力、性侵害、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就應於24小時內通報社政單位?高雄巿社會局衛生局等同要求醫師只要看到兒童或少年懷孕,就要推定她們都是「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或疑似家庭暴力、性侵害、需國家保護之兒童及少年者,且若醫師不通報就要受行政處分,豈不嚴重違反行政法不當連結之禁止原則,恣意禁止原則?不當行政處分致造成執業婦產科醫師動輒得咎,無所適從。

五.    尤其甚者,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第53條第2項規定,通報義務亦類推適用延伸至醫事人員以外之人,包括販賣驗孕盒給的兒童及少年的超商人員,及違反販賣需到處方的事後避孕藥的藥局藥師,也都一樣有法定通報義務及罰則侍候。故若超商員工發現有少女要買驗孕盒,不但要先查未成年人身分證,若是16歲以下之兒童及少年,就要認定「…知悉兒童及少年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情事…」,不但不能賣驗孕盒給她,還要當場通報社會局?推而廣之,藥局販賣事後避孕藥或甚至口服避孕藥或買保險套(有疑似有發生性行為之犯意意圖)更要通報,遑論買口服墮胎藥Ru486之兒童及少年,更是證據確鑿,罪加一等?即依平等原則,凡接觸到兒童及少年者,人人也都不能倖免通報義務,有如瘟神,害大人們都避之惟恐不及。

六.    寒蟬效應,反而是把最需要成年人保護的兒童及少年棄之不顧並推入火坑,使得她們,事前不能買保險套因意圖不法,事後不能買事後避孕藥欲亡羊補牢,連買驗孕盒也代表行跡敗漏心中有鬼,主管機關等同非把兒童及少年置之死地而後生(小孩)不可,這到底是那一門子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捫心自問到底是在保障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還是在虐待兒童?令人存疑。

七.    因而斷絕兒童及少年就醫權益,嚴重違反憲法所保護的就醫權、健康權及隱私權,亦莫以此為甚。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