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門診常常看到病人才四十好幾,月經一亂就自認是更年期,就亂要求別的診所醫師幫她抽血,檢查濾泡成熟激素FSH及促黃體形成激素LH賀爾蒙,看是不是更年期了?月經都還在來,不抽血鴨嘴大夫也知道她不是更年期。鴨嘴大夫只是婉惜抽血很貴,檢驗一項就要好幾百,病人則安慰鴨嘴大夫說健保不要錢;問題又來了,沒事抽血浪費健保資源,更可惜。

二.    反正健保抽血不要錢,有的病人沒事,FSHLH外,乾脆全套賀爾蒙,連雌激素E2,黃體素P4,泌乳素,抗穆勒氏賀爾蒙 AMH,甚至甲狀腺素都一起檢查。AMH不說,抽血檢驗女性賀爾蒙可是要看時辰的,就是因為婦女每個月有經期,卵巢濾泡及分泌的賀爾蒙尤其雌激素,黃體素每天都在變化,增殖期,排卵期,分泌期都大不同。所以依研究發現,在月經來的第三天抽的數值最能用來判斷卵巢的現存功能,並不是隨心所欲有空想抽就抽,報告拿來給沒有加入健保的鴨嘴大夫免費判讀,還真不知從何判讀起?鴨嘴大夫只能納悶的問病人,您又不是不孕症,又不是要做試管嬰兒,檢驗這麼多項目幹什麼?而且又不在月經來的第三天抽,無從判讀,豈不全白抽了?

三.    以月經週期第三天的濾泡成熟激素(FSH)數值來說,根據統計顯示,月經週期第三天的FSH數值若高於20 IU/L,該週期懷孕率會顯著下降,數值超過25 IU/L則幾無懷孕的可能。蓋卵巢功能隨年齡而老化,FSH在濾泡期的數值會較年輕時期升高,因此月經週期第三天的FSH數值,足以反應卵巢目前的功能,此數值越高,表示卵巢功能越差。

四.    以月經週期第三天的促黃體形成激素(LH)數值來說,若月經週期第三天的LH值如果小於3 IU/L,顯示卵巢對於誘導排卵的刺激反應較差,因為黃體化激素與濾泡的發生及生長有密切關係。

五.    以月經週期第三天的女性賀爾蒙(E2)數值來說,月經週期第三天的E2值如果小於30 pg/mL,該週期的懷孕率較佳,若大於75 pg/mL則幾無懷孕之可能。另外月經週期中的E2值也可以代表濾泡的品質,近排卵期時,一顆成熟的濾泡所分泌的E2,平均值約在200-400 pg/mL左右。

六.    甚至病人要作卵巢子宮的超音波檢查,也要選月經乾淨時再作,避免在排卵期看到成熟的濾泡,還會被誤當成卵巢瘤開刀;此外子宮內膜厚度也逐日變化,病人沒事要求醫師替她測量子宮內膜厚度作比較,連鴨嘴大夫也真不知病人所為何事?

七.    從前有某名醫,診所每天開五台卵巢瘤,遠近馳名。病人不那麼迷信名醫的話,若會徵求第二位醫師的意見時,通常隔二三天再照超音波,濾泡瘤早已因排卵了而消失無蹤了,就可逃過一刀。鴨嘴大夫自法學立場來虛擬審判這種案子:若是醫師承認是誤診,一直以為真的是卵巢長瘤,因為手術並沒有礙及病人生殖功能,醫師最多只是業務過失傷害,依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因過失傷害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最多判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仍可易科罰金,問題是一罪一罰,一個月150件也相當可觀。

八.    但若是醫師明知是濾泡瘤不必開刀,只因財迷心竅意圖營利,恐嚇病人說有癌變可能,害病人聞瘤色變心生恐懼,馬上當場決定開刀以除後患,結果病理切片報告也都說是機能性濾泡瘤,病人額手稱慶,也因而名醫才可能一天開五台卵巢瘤,手術絡繹不絕。這種故意犯,則依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一樣是一罪一罰,一個月犯150案,就要判450年。不過鴨嘴大夫更狠,獨排眾議,認為對這種專家犯罪型的醫師評價為業務故意傷害罪,其刑應再加重二分之一。

九.    法界對醫師小心翼翼之下難免出錯的業務過失,窮追猛打斤斤計較,恨不得繩之以法永絕後患,害得醫師不得不際起防衛醫療或乾脆轉科。反之對意圖營利之業務故意犯者,因工於心計天衣無縫,捉不到把柄而消遙法外,繼續危害國人而渾然不知,其實這種故意犯才是真正的禍源。

十.    此所以鴨嘴大夫為什麼汲汲營營妄想要推動:「醫療行為,以故意為限,負刑事責任。」之理,法界人士不懂鴨嘴大夫用心良苦也罷,道不同不相為謀,卻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連醫界也毫不領情?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