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國一向立法從嚴,執法從寬,先認為您會犯錯,故立下嚴刑峻罰防堵犯罪。唯一例外執法從嚴的是藥事法第102(醫藥分業),藥事處嚴格執行醫師不可調劑,違者罰鍰5萬鐵面無私;但藥師公然看病給藥,診斷處方調劑一手包辦,連處方藥、管制藥也順手捻來得心應手,醫事處則視若無睹,海量包容。

二.    有道是當今亞洲華人法治觀:香港:一切准許,除非法律禁止。新加坡:一切禁止,除非法律准許。台灣:一切准許,包括法律禁止。中國大陸:一切禁止,包括法律准許。

三.    有些法律素人只為了虛名沽名釣譽,搶著的去擔任法院或衛生局的調解委員或是去負責衛福部的醫療鑑定,生殺大權在握,銳不可當。其實本身對法律根本一竅不通,又不肯去接受正統法學教育,只會自由發揮自由心證。結果雖然是調解成功了,但破壞和解金的行情,50萬可以解決的事情,散童子用200萬當然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四.    醫療鑑定至少要知道法官想要問的是什麼?所以一個好的醫療鑑定不僅是要協助檢察官法官發現真實,而且要針對爭點,直接指出問題所在,不要拖泥帶水或故弄玄機,讓司法官一頭霧水,看到鑑定的結果反而衍生出更多的疑問。尤其碰到醫療裁量或醫療常規的問題,竟然忘了自己才是必須做出結論的專家,呈案任由法官自由心證決定,其實只要證據確鑿理直氣壯,鑑定人就要有擔當決定。尤其身為醫師,也應該設身處地為當事人著想,一個理性合理的醫師依當時當地的設施環境下的作為應該如何?是否符合醫療水準?鑑定人要有道德勇氣,應把認定的事實真相告知法官,再由法官作法律適用。

五.    可見恐龍鑑定人才是造成恐龍法官的最大原因.尤其許多醫界大老治學甚嚴,學術第一,當然看不慣這些年輕醫師的馬虎作為,只要一有醫療糾紛,就都要挑出毛病,趁機除錯。問題是即使指責當事人顯有輕過失,不是呵責一番了事,而是當事人要負業務過失刑責,結果害當事人醫師無端被關坐牢,許多時候都是這些恐龍鑑定人的貢獻。醫界動輒要追究恐龍法官,殊不知幕後始作俑者的竟是醫醫相害的恐龍鑑定人。既然是公開審理主義,又不是秘密審查,鑑定人有名有姓,對有問題的關鍵鑑定,就應該要把初步鑑定人的名字公佈出來,可受公評以示負責,否則鑑定人有如祕密警察一樣,任由這些恐龍鑑定人黑箱作業,無良的鑑定只是在製造更多的恐龍法官而已。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