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自從大哥在1123日過世之後,鴨嘴大夫一直病懨懨的,全身無力發冷盗汗,腹脹如鼓腹瀉便祕,坐立不安怎麼躺怎麼睡都不舒服。連拉肚子也異於往常,拉到四肢發軟,根本無法上班,必須靠打點滴才有力氣起床,連吃碗稀飯胃都脹到不能呼吸,食不下嚥臉色發黃深怕急性肝炎,還抽血檢驗了肝功能才放心。又加上去台師大晨泳二週,樂不思蜀太賣力了,兩個禮拜下來運動傷害造成腕隧道症候群,兩手發麻疼痛至無法扣扣子,才知大事不妙。平日勇壯如山,如今無緣無故發冷發熱全身無力,心想是否親人走的時候太突然了?亦或親人不想走,懲罰鴨嘴大夫救助無力?

二.    明明大哥的病情在過世一週之前才大為好轉,已經可以用手寫溝通,甚至有點情緒化的任性,擺出老大哥的氣勢訓人,忽然間一夜之間就因敗血性休克而一厥不振。其他親友後輩小生,美國親戚沒有看到他生機盎然的樣子,一見到他昏睡不醒,以為他業已不省人事,不知其實只是重度鎮靜heaved sedated中而已,就迫不及待簽下不急救同意書DNR,讓他一路好走。不但鴨嘴大夫心理沒有準備,無法接受,感覺上好像大哥也並不想急著離開這個人間,塵事未了。

三.    鴨嘴大夫心裡也一直毛毛的,一直到1216日大哥封棺出殯火化,鴨嘴大夫還親手為他檢了一塊大腿骨安置入骨灰甕裡,再送往金華山靈骨塔暫厝之後,鴨嘴大夫一路陪伴他,直至晚上七點回到門診,感覺心中方才放下一塊大石頭,病情也好了大半。其實心情的不捨,敗血症的無能為力,才是鴨嘴大夫近日致病的原因,如今親人一路好走,自己也要開始注重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再給自己多餘的壓力,才是人生之道,也是這兩個多禮拜來養病中,許多點點滴滴的感觸及領悟。

四.    上週三緊接著完成親人出殯之後,週四下午有一場演講,週五又要參加自己的醫療糾紛的衛生局調處,好歹鴨嘴大夫自己是被害人壓力小一點。直到週六參加林口長庚婦產科的望年會後,整個人的心情才能夠完全放鬆下來。到昨天禮拜天,鴨嘴大夫終於可以從早上一直睡覺到晚上,無所事事睡整以暇,終於可以好好的享受到老人的休閒悠閒,不必要再「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