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1223日下午1時鴨嘴大夫抱病遠赴台北市醫師公會舉辦的醫療糾紛演講,擔任持人,為醫界介紹由最近的網路紅人,台北大學刑法教授鄭大師主講醫療糾紛的結果歸責及損害分擔。其中鄭大師的驚人之語是以新兵細螺旋體症死亡案的法律簡評,認為三位醫師誤判病情並非法律所要處理的問題,而是醫學「事後」檢討的問題,因為法律只問「事中」處置是否適當。快人快語果然大快人心。

二.  其實這就是醫界講了老半天的醫療水準VS醫學水準的問題,尤其針對醫療鑑定本來就應該是要還原當時的場景,設想一個小心謹慎的醫師,在當時、當地的環境下所能提供的醫療水準來作出的最佳臆斷,而不是用事後孔明的心態來批判,用首都醫學中心的醫學學水準來苛求。鄭大師的觀點一針見血,但還是要用來教育掌管生殺大權的醫療鑑定初審醫師,以及同時要教育法官的事實認定不要被醫療鑑定者牽著鼻子走說話才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身為醫療糾紛的加害人那有話說?就是因為人人都是事後孔明的大老心態,如今已台大已沒有臨床病理討論會CPC,這種可以讓臨床醫學加速進步的醫學討論,因為每個病理解剖的事後批判,都會暴露出醫學診斷的錯誤及無知的弱點,若要據此論罪,幾乎沒有一位臨床醫師可以全身而退。

三.  另外鄭大師也提出「醫害賠償上限法」 「病害社會救濟法」「醫責強制保險法」作為醫療糾紛的損害分擔。果然是天縱英材,把鴨嘴大夫在政大研究五年才悟出來的「過失賠償、風險救濟、事故補償」十二箴言,一語道破;能由一位非正統保險法學的法律學者,殊途同歸,居然能用另外一種角度思索出這種基金保險模式,豈只是難能可貴而已,簡直是太天才了。鴨嘴大夫呼籲十多年,經常在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發表相關文章,居然都沒有一位醫師知道鴨嘴大夫囉囉唆唆在講些什麼,而鄭大師順口一提,大家就都不禁弦動我心紛紛點頭稱是。可嘆當今當官的,立法的大都仍懞然不通,光一個「風險救濟」的法律名詞,就非得要排列組合,一下風險補償,一下事故救濟,標新立異,強不知以為知,大家都被唬得團團轉,還真不如一位刑法教授的智慧。

四.  唯一感慨的是醫師的傲慢在飽受大教授奚落之下,竟也逆來順受甘之如飴。因為鄭大師最愛淘侃說:您們醫生最好騙了,難怪民眾求償額都會自動加一個零起跳。面對眾多正襟危坐的醫界大老,只夠中老資格的鴨嘴大夫噤若寒蟬,還有點膽戰心驚不敢吭聲,那敢如鄭大師老頑童一樣嬉笑怒罵。畢竟來者是客,就是任其霸凌也只能一旁陪笑,虎落平陽任犬欺---原來傲慢的醫師也有俯首稱臣的一天,自己人不鳥,當然誰要鳥您啊?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