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捷運或公車時,老人家請不要不坐博愛座,因為一方面占了別人的普通座權益,一方面空下博愛座反而沒人敢坐,暴殄天物。有時見年輕女子腹痛如絞,兩手抱腹臉色蒼白,有可能是經痛難耐,眼角一直瞄著空著的博愛座又不敢坐,怕被人拍上網譏諷丟人現眼,有夠不人道。其實除了孕婦,老人,殘障,小孩,生病的人,包括經痛少女也可以堂而皇之坐上博愛座。但先請老人要服老,不要捨博愛座而佔據普通座,浪費空位。

二.    情況有點像我國的全民健保,蓋健保是「刼富濟貧」的社會保險而非社會福利,保費是現收現付pay as you go隨收隨付制,係為單純地直接將所收取當期的保費付與保險金,其中間無進一步的資產分配、投資及移轉的過程,全民健保當然是國民待遇,必須是有納稅的中華民國國民才能享有。惟全民健保只提供最低醫療需求,如白內障手術免費供應成本2000元的陽春水晶體。所以富人生病時應該自費使用一幅5~7萬防藍光、矯正近視、散光,甚至老花眼的水晶體,一方面犒賞自己,一方面不要占窮人的配額,如果富人也要搶用陽春水晶體,健保保費收入有限,就剥奪了窮人的基本需求,最後富人自己也要增加保費,健保才能收支平衡。所以有錢人不會享受,一味要與弱勢者爭食陽春大餅,枉費辛苦一生,最後錢也是被陌生的兒媳女婿花光光,一樣是一無所有。

三.    我們要槍斃一個死刑犯,如果他正在感冒咳嗽或發燒,通常都下不了手,一定要等到他感冒治好了以後,再給他一槍斃命,大家良心才會安心。人生病了多可憐,治他救他都來不及了,怎忍乘人之危,再給他一槍下手殺病人?

四.    其實一個吸毒的犯人就是藥物成癮的病患者,一個精神分裂症的殺人犯,也只是一個無法定位disorientation,不知何時何地何人的病患,就是因為他精神狀況沒有辦法控制,所以才需要強制治療。這些人都是病人並不是罪犯,完全身不由己,與故意製造精神失控或酒醉的狀況,明知並使其發生的原因自由行為大不相同。人們處罰殺人犯,當他生病了,連感冒都要治療了才會槍斃,何況是對一個藥石罔效的精神嚴重病患者?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