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歷經一場頸椎大手術,手術前想到有百分之一的機率,手術失敗造成四肢癱瘓,大小便失禁,嚇得半死輾轉反側睡不著。如今手術已過了四十一天了,除了元氣大衰四肢無力外,恢復良好。不過身體稍好一點後,鴨嘴大夫的心情開始緊張起來蠢蠢欲動,又想做東做西,又想完成這個完成那個,整個人好像與開刀前幾乎沒有什麼兩樣,顯然表示鴨嘴大夫自己還未徹頭徹尾覺悟,不知歷經這番寒風雪,死裡逃生了,還未領悟人生一場除了健康是自己的,還有什麼可追求,可保留的?

二.    手術前鴨嘴大夫頸部脊髓壓得有如寸斷香腸,中樞神經都快折斷了,竟不知已經壓迫多少年了,才會到如此嚴重的程度,自己居然都毫無任何跡象,最多只有近三四個月的雙手麻痺麻木,還以為只是滑鼠手而毫不在意。殊不知,這幾年來只要跌了一個踉蹌,頸部前後大力晃動一下,或開車來個緊急剎車,頸椎來個鞭打式骨折,柔腸寸斷的頸部脊髓馬上應聲斷裂,接著頸部以下半身全身麻痺,鴨嘴大夫馬上成了一個一個頭的癈人,呼地不應叫天不靈。

三.    想到這就令人不覺不寒而慄,問題是人生如此脆弱,年近七十了,鴨嘴大夫還雄心壯志不自量力。如今開完刀後恍若隔世,重生之後是該放下來,通通都放下來了。身體第一休閒第二,再也不能受制名利了,只求過自己的悠閒日子,拋棄法學的道貌岸然不苟言笑,還我幽默快樂的天真無邪,不要再忙著教書演講無謂的苦讀打拼,而要養晦韜光,改用文字及漫畫來描述鴨嘴大夫的晚年,渡過僅存的餘年。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