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開完頸椎脊髓病變手術之後,在614號終於結束了銘傳的醫事法規課程,618號也終於結束了台灣醫事法律協會的理事長任期,從此終於放下重擔,今後決定不再當免費義工,在台灣婦產科醫學會選個監事混口飯吃,臺北市醫師公會最了不起就是當個會員代表,以免變成游民,從此退出政壇,不再理會醫界一些烏龍鳥事。

二.    台灣醫事法律學會第十六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暨第二屆醫法保險論壇618日,在國泰醫院會議室如期舉行,盛況是近年來學會少見,足以安慰鴨嘴大夫團隊的最後一次合作,也是鴨嘴大夫告別法壇及教壇的最後一次的演講,以後就要封麥了。唯一可惜的是這一次論壇,有兩位司法官的不同意見,理應好好研究如何攻防,又因衝堂,銘傳兩位碩士在職班同學的優良讀書報告無法展現,頗有滄海遺硃之憾。而且繼「醫療過失去刑化」,接著應該是「醫療風險免責化」,最後逹成「醫療糾紛去刑訴化」的理想,鴨嘴大夫也因身不由己而無以為繼。退休之後,潛心去補習班學習電腦插畫,好待日後鴨嘴大夫可以用漫畫插圖的方式來表達了。

三.    辦完研討會交班卸下理事長一職,鴨嘴大夫從此進入封麥階段,尤其面對台灣環境險惡,只知道「用政治鬥爭解決醫療問題,用藍綠攻訐逃避現困境」,許多醫師連自己的法律權益都不敢「奢侈一點」的去追求,或深入去研究,只會人云亦云互相瞎捧拱抬,挾天子以令諸侯,不免失之驕矜自滿,狐假虎威,醫師研讀醫療法律自救反成笑柄。鴨嘴大夫不如歸去,當閒雲野鶴,熬遨遊天下去也,從此不再接任何演講或教職,沒有壓力之後充分休息不熬夜,相信體力會好一半,精神也會比較放鬆。

四.    封麥之後,鴨嘴大夫從此可以進入忘我無我的日子,不再日有所思,肖想一展保險專才。對功名沒有了期待,就沒有了負擔,也不用再斤斤計較,見別人飛黃騰達也不會眼紅心臟抽筋。終於可以放下心來,隨心所欲處理自己日常生活有關的一些法律問題,如何充分利用老爸留下來的山坡地林地?如何處理遺產典藏品的基金化?如何替兒子作人身保險規劃?如何替鴨嘴大夫夫婦投保最合算的長照保險?

五.    鴨嘴大夫自1996年起學法近二十年來都在著眼處理醫師的醫療糾紛,至今一無所獲,竟忘了自己及家人才是最需要爭取法律權益及保險保護的對象,鴨嘴大夫終於大徹大悟:不能修身維護身體健康,齊家管理家人風險,還何必奢談什麼治國平天下?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