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115 日星期六,鴨嘴大夫去台北會議中心內視鏡醫學會演講「內視鏡手術的醫療事故」,這次是真正最後一場演講了,實在是行動不變,體力不支,鴨嘴大夫臨行還叫護士注射補針,以壯聲色。好在當天晚上參加在萬豪的長庚同門會大飽一餐,鴨嘴大夫是長庚第一屆的住院醫師,得以見到多年不見的當年宋頭、張大、王大四虎將,還與出類拔萃的諸師弟妹見面,實在難得。

二.  星期天鴨嘴大夫要參加台北市醫師公會在典華大直旗艦店舉辦的慶祝醫師節大會及第一屆好書獎頒獎典禮。當然沒有請鴨嘴大夫發表得獎感言,但鴨嘴大夫本來就一直認為,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是最尊重會員言論自由的刊物,因為不像全聯會的台灣醫界動不動就要與鴨嘴大夫劃清界線,要鴨嘴大夫表明「本文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會立場。」,而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更乾脆,由祕書長直接下令文字獄禁刊令,嚇得鴨嘴大夫彷彿回到威權時代。

三.  本來說鴨嘴大夫被別家內部刊物文字審查或封殺的文章,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開放會員言論自由,都會照登不勿,可見台北市醫師公會思想最開放,遑論解嚴之後,台灣早已癈止出版法,連新聞都不審查了,何況只是內部刊物會員園地的文章?刑法第一百條業已不處罰言論判亂罪,當今台灣人不但可以亂罵總統,還可以拿五星期喊共產黨萬歲,都不成立判國罪,洪習會也不至於變成通敵罪,偏偏文弱醫師寫的文章還要受審,禁登?就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四.  鴨嘴大夫從來不會歌功頌德,只會到處批判別人,可見這個好書獎是絕對公平無私的,現在老朽的鴨嘴老男人也只剩下一枝筆了,感謝台北市醫師公會讓這個快要退休的鴨嘴大夫老會員還有能撰寫會員心聲的園地。不過話也許說了太早,星期五接獲台北市醫師公會通知,鴨嘴大夫一篇「違反病人真意的不急救同同意書形同故意殺人」臨刊登前夕通知鴨嘴大夫說要再送外審。鴨嘴大夫哀莫大於心死,決定撤稿以示抗議。只是今後連自由寫作投稿的舞台園地都沒有了,只是鴨嘴大夫一個人的悲哀而已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