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前一陣子,診所吳護理長義務在幫奶油Cream洗澡,因為預定帶牠去打疫苗,而打完疫苗不能洗澡,所以先讓替牠洗一下身體。正要吹乾的時候,一打開吹風機可能聲音太大,奶油嚇了一大跳要掙脫,除了貓爪抓傷護理長的手臂外,左手食指中居然被奶油順口狠狠的咬了一口,鮮血甚至噴出來。因為奶油都還沒有打狂犬疫苗,所以除了怕破傷風外,還真怕會不會傳染到狂犬病,雖然奶油出生二個月就買回來養,足不出戶,但鮮血直流的深部傷口會不會化膿至指骨膸炎,都不禁令貓主人也憂心忡忡,因為照民法第190條第1項:「動物加損害於他人者,由其占有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但依動物之種類及性質已為相當注意之管束,或縱為相當注意之管束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不在此限。」動物的主人鴨嘴大夫也是要負責民事責任的。

二.    其實被動物貓狗咬傷絕對不可等閒視之,尤其野生動物如獅子老虎,甚至是人所咬嚙的傷口最可怕,主要是因為每隻動物或每個人口中都有不少和平共存的細菌,最重要的是對牠自己無害,對別人來說可是一種最可怕的病菌。所以外科學教科書就有強調,被動物野獸尤其是人口咬到的傷口,必須要保持開放不可縫合,否則致命性的病菌,一定就會在傷口深層內部裡面化膿腐爛,一發不可收拾。古有明訓,問題是若病人不老實告知被人或被野獸咬傷了,醫師會想到手指被人咬一口,最後居然會嚴重到要截指那麼嚴重的後果嗎?

三.    話說1976年鴨嘴大夫在林園海軍陸戰隊第二師醫院連擔任一般外科醫官時,每天為阿兵哥割包皮,縫傷口,忙得不可開交。有一次陸戰隊的弟兄食指受傷破了一個大洞,鮮血淋漓跑來掛急診,當年鴨嘴大夫擔任的高醫官值班當然義不容辭。問他老兄怎麼受傷的,他不敢向長官報告是與另一位阿兵哥打架被咬傷的,只說是保養戰車不小心碰撞被器械夾傷。因為陸戰隊軍紀很嚴,若被通報打架可是要被剃光頭關禁閉的,雖然高醫官一向仁民愛物,不會去通報,可嘆他老兄以為傷口縫一縫就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知病情一發不可收拾。

四.    結果高醫官不察,就按正常傷口處程序,忙著為他清洗傷口之後,再仔細幫他把食指前端的傷口清創後縫合起來。兩天之後傷口開始紅腫發炎化膿,阿兵哥發現事態嚴重方才一五一十告知高醫官他是被人咬傷的,二話不說高醫官馬上拆除縫線,讓傷口暴露開放,再改用用最強的抗生素治療,然已為時太晚,發炎已向下擴散侵犯到指骨造成骨膸炎,最後不得不轉診至海軍總醫院部份截指,把第一節截掉致不能扣板機,結果一名身強體壯的戰鬥兵不得不被下放到廚房裡去當伙頭軍。高醫官雖然很懊惱歉疚,但就因當事人不誠實告知,只能徒呼負負,如今近四十年了,才想起來當年應該可以幫這阿兵哥申請國家賠償的,因為其他屬於公權力行使的行為若可能導致醫療傷害者,受害者仍可以申請國家賠償或補償。即依84年度法律決字第 25533 號函謂通說:「國防部參謀本部組織法第八條第一項第十二款已明定,本部軍醫局之掌理事項包括『國軍醫療保健』業務,則其所屬各級軍醫院從事之醫療行為,應屬國家福利行政 (給付行政) 範圍,為行使公權力之行為。」,故軍醫院醫療糾紛也是基於結果責任之「國家補償」,但時至今日,亦已為時太晚矣。

五.    話說回來,護理長的手指被奶油咬了一個大洞之後,也只能先給她注射破傷風疫苗,再好好觀察病情發展,所以強烈建議她去馬偕醫院掛急診打破傷風,再看看醫生有否進一步的預防性處置,譬如說要不要處理狂犬病的問題,或是如何避免傷口化膿潰瘍的嚴重併發疜的問題,甚至是否要考慮先做細菌培養等等?結果護理長趁帶奶油去預防針的時候,路過一家家醫科診所就近打了一支破傷風,再給她一般的抗生素,居然這樣也就平安無事了,好家在。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