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庫:已爆破!

一.  67號自由時報A7版有一則新聞說衛兵站哨睡大覺,志願役士兵被檢察官依陸海空軍刑法第34條第一項衛哨兵廢弛職務罪規定:「足以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起訴。仔細一看原來只是駐守在北市大安區空軍作戰指揮部的憲兵第12中隊的衛兵勤務哨,固然堂堂憲兵中隊專職就是警衛工作,還會打瞌睡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好在又不是在敵前,怎可能足以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實在小題大作,反而是媒體曝光有礙憲兵形象,才生軍事上之不利益者,何況負責巡邏的值勤軍官。督促不週,其實也很難逃其咎。

二.  鴨嘴大夫不禁想起 1974年在林園擔任海軍陸戰隊第2師師部衛生營醫院連一般外科醫官時,巡邏摸魚的經驗談。當時規定醫官晚上要輪流起來巡視營區裡面的衛兵。鴨嘴大夫雖英雄氣概,著野戰部隊制服氣壯山河,兩手空空無槍無彈,只拿個點名簿,自己一個人拿著手電筒,半夜在駐守的山上墳場的營區之間上坡下谷,遍地巡視括營部,三個連部及油庫,彈藥倉庫的衛兵哨,孤苦伶仃一人還真有點毛骨悚然。陸戰隊健兒的阿兵哥們平時白天訓練嚴謹,晚上又要輪值站衛兵,經常是鴨嘴大夫在現場叫嘸人,找了半天才在牆角下發現衛兵,已經累癱在牆角抱槍呼呼大睡趕快把阿兵哥叫醒。

三.  衛兵看到長官來巡視被捉包了,軍令如山,莫不嚇得屁滾尿流直發抖。理論上衛兵荷槍實彈,半夜看到有人走過來 一定要警覺問口令喊一聲:「口令!效忠領袖!」,軍官也要回應當天口令:「永遠忠誠!」,否則會被當作敵人摸哨,直接開槍射擊。每晚還都變更不同的口令詞,來者不出聲就會被格殺勿論。結果是高醫官喊了半天「永遠忠誠!」也沒有聽到任何回音,這下子高醫官可比衛兵緊張,好不容易找到衛兵如獲至寶。趕緊請小老弟起床枕戈待旦,再一個字一個字教他背誦當天口令,請他務必臥薪嘗膽忍耐一下,要偷睡覺也不能蹲下來,否則等一下師部長官派人在來督導,捉到衛兵打瞌睡,或口令背不起來,阿兵哥可都會被剃光頭罰禁閉毫不容情,連坐輪值軍官的高醫官也會被禁足,剛結婚不久的高醫官的「生產假」可又要泡湯了。

四.  當時鴨嘴大夫是第24期預備軍官,是指民國38年以後出生的男兒自當期起,開始要服兩年的義務預備軍官役(第一期),下部隊前還要先經三個月的衛武營新兵基本訓練,及三個月芝山岩的衛勤訓練,再送陸戰隊校集訓一週後才下部隊。鴨嘴大夫運氣好派遣到師部醫院連,運氣更好的是到司令部的陸戰隊醫院,運氣不好的則到陸戰隊步兵團當營部醫官,天天上山下海,長途跋涉,發揮陸戰隊精神。

五.  不過後來鴨嘴大夫等四五位醫院連醫官養尊處優,都變成老鳥軍官時,大家都開始摸魚,改為在軍官小房間裡的床上交班。譬如說高醫官今晚負責半夜2點到4點的巡邏,睡到4點的時候輪到下一個寢室的蔣醫官巡邏,就在床上對著隔室蔣醫官喊聲:「4點到了,輪到你了,交班完畢!」,轉身就繼續去夢周公了,6點到了,蔣醫官也如法炮製在,床上接班交班如禮行儀。

六.  夜路走多了終會碰到鬼,有一次被師部督察長官抽查摸哨抓到了衛兵廢弛職務,醫官床上交班之事才露了餡。蓋有天一早起來,衛生氣急敗壞營長緊急集合,才知道營部的油庫、槍械火藥庫,及各營連都被貼上一張「已爆破!」的紙條,神不知鬼不覺,幾乎全營軍事重地都被爆破,連人員也已全部被殲滅了,衛兵居然都沒有察覺。營長挨了師長訓回來,罵得狗血淋頭,全營上下也莫不都倒了大霉,好在也不是在敵前金門馬祖,沒有就地正法,最多是多捉幾名小兵去關禁閉,理光頭。

七.  鴨嘴大夫這群老鳥預備醫官,故作無辜狀,照常種菜澆糞,排班看門診,有空努力為阿兵哥割包皮贖罪,總算逃過一劫。鴨嘴大夫終於在退伍前半年,產假成功藍田種玉,最後平安全身而退伍,好家在。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