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敢吃生魚片了

一.  1969年鴨嘴大夫在高雄醫學院大三念寄生蟲學的印像是,海水魚沒有寄生蟲,但淡水魚蝦則是什麼日本肝吸蟲,肝薑片蟲,尤其非洲玫瑰大蝸牛的廣東住血吸蟲更是惡名昭彰,未煮熟的豬肉有有鉤絛蟲,未煮熟的牛肉有無鉤絛蟲,用有角的無鈎有角的有鈎來背,至今仍記憶猶新。615日報載說有一個小孩子的肛門足捉出一條長23公分的超重絛蟲,明明絛蟲只有在未熟的豬肉牛肉 才有,記者居然說是在淡水魚,甚至說連鮭魚生魚片也會有,顯然是胡說八道,沒有唸過寄生蟲學,但是至少建議說不要吃太多生食,也是對的。

二.  那個六七十年代,台灣農民還在施糞澆菜,南部的蛔蟲發生率相當普遍,報載還有約筷子長度大小的蛔蟲,自嘴巴吐出或咳嗽時跑出來,不算新聞。當時寄生蟲的謝教授還帶我們學生到隔壁的國小,用透明粘膠布檢查學童肛門上的蟯蟲卵,再用顯微鏡檢查,也頗有斬獲。但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經有一次暑假跟小學同學去爬山,在路邊的溪邊抓到一隻溪蝦,同學當場剝皮就生吞活嚥下肚,想到淡水魚蝦都長滿寄生蟲,結果鴨嘴大夫噁心至今難忘。不過鴨嘴大夫後來迷上了日本料理的鮭魚生魚片,而且一定要指定吃鮭魚肚,三井料理老店員都知道鴨嘴大夫有這個嗜好,生魚片整碗都只上鮭魚肚,讓鴨嘴大夫大快朵頤,就是迷信海水魚不會寄生蟲。

三.  直到最近鴨嘴大夫才知道,海水魚也會有寄生蟲。有一部分寄生蟲是將海水魚作為它們的最終宿主,影響人體健康的可能性很小,但還有一些海水魚寄生蟲異尖線蟲(Anisakis又名海獸胃線蟲)只是將海水魚作為中間宿主,最為臭名昭著。如三文魚、大馬哈、金槍魚、海鱸魚、鱈魚、帶魚、海鰻、石斑魚、鯡魚、真鯛、烏賊等食用海水魚都是海獸胃線蟲的中間宿主之一,而它們的最終宿主是海洋哺乳動物,例如海豚、鯨類、海獅及人類。通過海水魚被沙西米吞食的過程,海獸胃線蟲進入海洋哺乳動物的消化系統內。好在相較於海洋哺乳動物這個最終宿主,人類並非海獸胃線蟲的最佳寄生環境,因為海獸胃線蟲的第三期幼蟲無法在人體內繼續發育為成蟲,但是它依然能夠對人體健康造成損害。(https://read01.com/ajBMd.html),也就是說,海獸胃線蟲成蟲不會在人體裡面生長繁殖,但是幼蟲可以在人類的腸胃道裡面生存翻滾,造成一陣腸子騷擾.、過敏或傷害 但重點是令人想到就噁心的問題。

四.  其實食用海水魚肉裡面的海獸胃線蟲等寄生蟲,經-20℃冷凍或80℃以上高溫烹煮後,通常就可以殺死,不過老饕都知道,生魚片都是要求最新鮮的,往往都希望不經過冰凍,直接專機送達入口的生魚片最是新鮮可口了。上次鴨嘴大夫到日本四國旅遊,導遊利用她的餓勢力,全團還吃到了鯨魚肉,還有鯨魚胃內臟的精品沙西米,雖然包裝在豪華的懷石料理下,其實仍是很噁心的。但不管包裝怎麼高尚,自己的身體還是自己要顧,海水魚既然也有寄生蟲,而且生食搭配的調料和白酒並不能殺死寄生蟲。只有食用高溫烹調、或冷凍處理過的魚肉,才是防止寄生蟲病的有效手段,要吃至少也吃過-20℃冷凍處理過的生魚片,至少不會也吃到活的海獸胃線蟲幼蟲,超噁心的。

五.  其實從前的原始人沒有火不得不生食,我們笑這些不開化的原始住民就是野蠻人,但是這種生食沙西米的技巧方式,由日本大和民族來高調提倡之後,搖身一變就成了高級時尚的高貴生活型態,大家隨之附庸風雅,猛吃生肉忍尉為風潮,也是無法想像。另外在寄生學上還有一個很好玩的現象,就是在寄生學上,蛔蟲是落後農村社會的寄生蟲,但是造成肛門搔癢的蟯蟲反而是高級文明地區的象徵。不要以為在美國這種高度開發國家中不可能會有寄生蟲,其實在美國家庭客廳房間,蟯蟲感染反而相當普遍,信不信由你。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