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侵罪霸凌愛情,用通姦罪維繫婚姻

一.    最近與檢察官學弟在聊天,鴨嘴大夫才知道,我國刑法第221(強制性交罪)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這條以前稱為強姦罪,原條文是「對於婦女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姦淫之者」。根據原條文,性侵要成罪,必須強制行為到被害人已完全不能抗拒的程度,才能成立,甚是嚴格。這種立法,會讓人誤認被害人遇到性侵時,須有抵抗才能成罪,但如此一來,很可能使被害人遭到更大的傷害,且被害人可能因為驚嚇過度或其他因素,所以不敢大聲求救或拼死抵抗,使很多案件無法成罪,倍受女人團體所不滿,有如要婦女為保住貞潔必須拼命冒險抵抗,甚至不惜危及生命至死方渝,所以極力反對,爭取修法。

二.    一直到民國861111日修正時,才拿掉「至使不能抗拒」,改成以「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為判斷性侵的要件之一,世態丕變。鴨嘴大夫是到民國87年才入學到政大法律研究所就讀學士後醫學組,沒有唸到舊法,未能恭逢其盛,所以聽到陳檢察官的法律歷史剖析,甚覺有趣。

三.    性侵的要件的在舊法必須達「至使不能抗拒」 才能成立,因為這個條件相當嚴苛,必須要有抗拒的客觀標準,如撕毀衣物,鼻青眼腫,傷痕累累,或昏迷不醒,甚至要看被害人有否用指甲抓破,甚至用口咬傷嫌犯之咬痕等具體證據,否則無法證明「至使不能抗拒」,往往並不容易成立強姦罪,所以當時性侵的案子相當的少。但事實上要責令每一位弱不禁風的婦女面對危及生命的威脅盲目的抗拒,的確太不合理,所以1997年修法,理由如下:一、原條文中「姦淫」一詞其意為男女私合,或男女不正當之性交行為,不無放蕩淫逸之意涵,對於被害人誠屬難堪,故予修正為「性交」。二、強制性交罪之被害人包括男性,故修改「婦女」為「男女」,以維男女平權之原則。三、原條文中的「致使不能抗拒」,要件過於嚴格,容易造成受侵害者,因為需要「拼命抵抗」而造成生命或身體方面更大的傷害,故修正為「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立意正確,堪信為保護婦女的一大佳音。

四.    如今強制性交罪,改成以「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為判斷性侵的要件之一,但實務上問題又來了。如果一開始男女真的是兩情相悅,後來可能感情生變,或移情別戀不願娶她,或涉及財務糾紛,或男方不讓女方買名牌包予取予求,甚至碰上仙人跳要敲詐勒索,事態急轉而下,女人翻臉無情一狀告上警局,說當時是違反其意願而性侵她,涉及被害人的內心真意,完全是主觀看法,她說違反就是違反,舉證責任倒置,要由加害人來證明並沒有以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簡直難如登天。最終法官必須要從加害人提供的一些蛛絲馬跡,來看男方是不是真的沒有違反女方意願?譬如說事後兩人親親熱熱的走出旅館的錄影帶,或是在LINE上老公老婆彼此親暱相稱多日,或是明明女生有報案或逃跑的機會也沒有行動,來還原加害人的清白,可嘆常常證據不足無法盡其功,可以發現台灣的性侵案子越來越多,清官難斷家務事,不知有多少負心漢因而含冤入獄。

五.    鴨嘴大夫的律師朋友就曾替某加害人辯護,明知他沒有性侵,女方鐵了心腸不娶她就要玉石俱焚,自己得不到他這個男人,也不要讓別的女人得到他,因而年輕人被告強制性交罪判刑五年,不得緩刑,大好前途付之一炬。就像用通姦罪維繫婚姻,現代台灣女人懂得用性侵罪來霸凌愛情,濫用國家公權力來管控操弄男女感情,也是我國司法界的一大今古奇觀。所以男人終會發現,現代的台灣的女人有強制性交罪新法的加持,變得很難纒,一夜情後翻臉不認人就可以成立性侵,男人百口莫辯,有如萬聖節的「不請吃就搗蛋」(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不遂願便惡作劇一番),類推適用,不給錢就告性侵!不娶我就是強制性交!

六.    修法旨意原是為了保護女人不必因為被強暴時力圖頑命抵抗而送命,如今反而成了有心機的某些台灣女人的殺手鐧,進而以刑逼民予取予求。實務上劉韋德律師認為,爭議原因在於到底要怎樣才能認定有違反意願?有時一方口頭雖未同意,但也沒說不願意,或口頭雖說不願意,但身體並沒有抗拒,半推半就撲朔迷離,這樣算不算是違反意願?還是被害女人弱者說的算?最高法院102年台上1310判決認為,所謂違反意願,不以被害人達不能抗拒程度為必要,只要違背他人意願,罪即成立。至於雙方過去是否曾有性關係,被害人曾否喊叫、有無肢體抗拒、身體有否受傷、衣物是否遭撕毀等,均不影響性侵害的成立。但最高法院105年台上字第654 號判決又認為,有無違反意願,不能僅憑一方主觀,須被害人客觀上有一定的拒絕表示及動作才能認定,例如被害人已明確用言語拒絕並用手推開行為人,即可認定違反其意願。這些判決間對被害人是否要有肢體抗拒,見解不同,惟劉律師認為判斷重點應該是在視加害人的強制程度如何,例如加害人用刀槍抵住被害人頭部,這種情形的強制程度很強,實在不能再要求被害人仍須用肢體抗拒或言語拒絕;反之,若強制程度不強,而被害人亦未用言語拒絕或動作抵抗,則可能會被視為默許,應不成罪。 (https://goo.gl/YZfu4u)

七.    問題是不是真的有強制力才算是有違反其意願?也是事實認定的問題,男人可以說是情同意合半推半就,女人偏說是強制脅迫違反意頊,各執一詞百口莫辯,最後法官的自由心證,代價可能是被告男人無預警的三年至五年的有期徒刑。所以要作為一個明哲保身的台灣男人就要坐懷不亂,即使女人主動勾引,也要小心翼翼探求其內心真意,說不定是對方設計仙人跳正在錄影,所以男方也要警覺,找機會錄影或錄音存證反制。面對懂得箇中三昧的狡黠台灣女人,男人絕對是招惹不得的。男人不要自認風流瀟灑人見人愛,除非女人主動示愛,而且自己能夠留下錄音作證據,或是用line對話來做證,寧願忍辱負重被女人性侵,都不可以對女人有一絲的非分之想,更不可以動歪腦筋想要染指,要時時刻刻戒慎恐懼,管好自己的小頭,不要相信自己無緣無故會有飛來艷福,否則有一天栽個大跟頭,囹圄入獄還搞不清楚狀況。

八.    尤其現在法院時興「舉證責任倒置」,被告要證明原告的確是兩情相悅,就必須提出證據證明她有多愛您,是她主動投懷送抱,並沒有違反其意願,除非能夠找到她跨坐在您下身笑說:「我要強姦您」的錄影帶,學一夕爆紅的小茉莉開腿跨坐E奶頂帥男嗲喊:「強姦你」的激情影片佐證,證據確鑿方可全身而退(https://goo.gl/3Z7Tdx)。可嘆這種機會千載難逢,何況每個男人都身懷凶器,身上都帶有犯罪的工具,除非是性無能,合理懷疑男人走到那兒當然都有犯罪意圖嫌疑,一但被指控性侵,同為男人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絕對沒有一個男人會相信被告會坐懷不亂道貌岸然,反而會同情被告只是犯了男人都可能會犯的共同錯誤,此時被告男人只有俯首稱臣,任原告女人宰割予取予求,否則成立以違反其意願的強制性交罪,不但罪不可逭,囹圄入獄對一個有為的男人來說,可以說是走到人生的盡頭,而且終身帶著一個性侵犯的前科,永遠抬不起頭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