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鑑定人出庭制度---司法改革遺珠之憾

一.    司法改革最可惜的是,鴨嘴大夫有幾位飽學多聞經驗歷練的法官朋友,可能因為層級太低(可是也都是處長、副廳長級人物?) ,或是粥少僧多滄海遺珠,沒有機會參與這個改革盛會,所以他們平日努力推動的有關醫事專庭司法醫學教育,專家鑑定人出庭培訓,或善用醫法雙修的醫師法律人等等構想,都沒有發言表達的機會,只有前大法官許玉秀提出的一個多元的人民參與審判構想:「除了陪審制,專家參審也可以是一個階段性的選項,或許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補充稅務專庭法官的人力。而且除了在稅務專庭,在其他專業法庭,例如勞動專庭、醫療專庭、智財專庭或其他商業專庭,專家參審可以是一個選項。如此一來,就有三套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可以周轉。」(https://goo.gl/pQxi1z),使得攸關國民健康,震撼醫界生態,最需要改革的醫事專庭又成被忽視排擠的話題,司法改革顯有遺珠不足之憾。

二.    尤其台灣獨有的,已經培訓出來數百位醫師法律人,這些人除了在醫療方面學有專精之外,在法令背景方面也有一定程度的法學碩博士修養,如果加以好好的利用,也是司法界的一個生力軍。事實上在這一方面,台灣得天獨厚有這麼多有志醫師去修習法律,可說比日本,甚至歐美國家的醫事審判更先進一步,至今日本醫師公會仍由醫界大老,秉持「醫師當久了自然懂法律」的幻想,來掌控醫療審判,重點是醫療專庭法官當久了,退休就可當醫師嗎?同理可證醫生做了50年也不可能當法官一樣。可嘆醫界大老無法放下身段,大權在握豈容他人酣睡,當然不會好好利用只有台灣特產的醫師法律人,法界庭院深深,更是不敢破格擅用。

三.    另外就如同智慧財產法院配置專業之「技術審查官」,或是日本審判的「裁判員制度」,事實上醫事專庭的「專家鑑定人出庭制度」更早就由黃麟倫法官及鴨嘴大夫等有心人在努力推動,甚至2014年由「台灣醫事風險管理學會」在英商Willis韋為來保險經紀人公司贊助下,開班培訓出十八名各科的「專家鑑定人」有成,可惜曲高和寡,至今仍備而不用,英雄無用武之地。

四.    事實上這些醫師專家鑑定人,本身學有專精,都是臨床經驗豐富,學術見識飽滿的醫師教授,不需要有什麼法律的背景,只要讓他們瞭解法院運作程序,遵守一些專家鑑定人的遊戲規則,懂得一些法庭的交互詰問應答技巧,適應實習法院雙方的攻擊防禦,瞭解鑑定人的權利義務法律責任足矣,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扮好自己的鑑定角色,並對法庭而非當事人負責即可。專家鑑定人出庭應詢,不但可以減少許多機關鑑定的公文往來,或語焉不詳,法官或檢察官都可當庭詢問,解答疑惑。雙方當事人的專家鑑定人也可以當庭辯論,或是提出論文根據負舉證責任。如果司法院及法務部支持的話,也可以委託醫師公會全聯會或由學術單位台灣醫事風險管理學會負責培訓,實習期滿並發給資格證明,公開資歷專長提供法官、檢察官、當事人或律師選用。

五.    2005年,在當時的刑事副廳長蔡法官主持下,鴨嘴大夫與幾位作先峰的醫師法律人努力下促成了醫事專庭,由這些醫師法律人開課傳授法官司法醫學課程,並安排法官至馬偕醫院參訪觀摩實習,做得有聲有色。至少當年鴨嘴大夫在婦產科領域也成功建立了臂叢神經傷害是在子宮內因素所造成的,並不是外在拉扯的原因的概念,以及產前超音波無法百分百診斷出肢體畸形,且證明胎兒畸形並不是超音波造成的因果關係等等。可惜後來蔡副廳長調職之後,醫事專庭變成聘請各大醫院的百大名醫來講一些養生醫學的健康教育,不再是醫師法律人專長的司法醫學,就與鴨嘴大夫漸行漸遠,終至無緣,老死不相往來了。

六.    可惜醫事專庭及醫師法律人的司法醫學教育的理想功敗垂成,後來欣聞蔡法官接任刑事聽長,以為醫事專庭會東山再起大展雄風,可嘆廳長日理機雜務太多,沒有再繼續推動,就此不了了之。否則若能善用這些失志的醫師法律人,作為醫界及法界之間的橋樑,研究教授司法醫學,一方面在醫學院開司法法醫學的醫學碩士課程,培訓出一些真正的醫事專庭法官,一方面也可培訓這些醫師法律人來擔任參審法官,人盡其才,對令人高深莫測的醫事專庭審判,一定會有加分的效果。

七.    如今司法改革會議已經落幕,最終煙消雲散,什麼專家鑑定人,醫師法律人,司法醫學都再度胎死腹中了。可嘆這些有遠見的蔡法官或黃法官沒有機會發揮他們的才能,達成他們的理想,不知何時再可見到符合人民及醫界期望的醫療審判的公平正義?如今人去樓空,可能也無緣再見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