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白有自懷念小學蔡老師的不殺之恩

一.    鴨嘴大夫其白有自。1956年七歲開始唸古亭國小時,蔡惠美老師從鴨嘴大夫小學一年級教到四年級,啟蒙了一個沒有上過幼稚園,聽不懂國語的正港台北鄉下人,一路唸到本土法學博士,實在功不可莫。聽帶鴨嘴大夫去入學的二姐說,開學第一天在教室裡,蔡老師說女生站起來,鴨嘴大夫看很多同學都站起來,以為有什麼好康,也不敢怠慢跟著站起來,把在教室窗口外的二姐急得一邊揮手叫鴨嘴大夫坐下,一邊直想找個地洞鑽進,有弟如此,不知臉要放在那裡去?一恍六十多年過去了,也是過往雲煙,往事只能回味。

二.    回想小學四年級的時候,適逢六十年代蔣介石的戡亂戒嚴時期,升學惡補風氣很盛,幾乎全國各校都在流行參考書,上課都要買坊間的參考書來加強,但當時教育局三令五申禁止學生上課使用參考書,經常派「督學」去各校教室巡視抽查臨檢。只要知道督學來了,學生都奔走相告直呼「毒蛇來了!毒蛇來了」,師生同心,馬上把上課中或書包裡的參考書全部集中藏在教室後面陽台,大家正襟危坐,待督學如禮行儀走馬看花看過之後滿意回去了,方才解除警報。大家習以為常,鴨嘴大夫天真浪漫,以為萬事本該如此,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過。

三.    當時隱約感覺蔡老師很有趣,小學上課本來就是男女同桌,而且老師經常會調換位置,讓男生都可以輪流和許多漂亮的女同學坐在一起,讓情竇初開的小男生感覺很愉快,上課時更認真。至今當年美女同學的姓名,鴨嘴大夫仍記得清清楚楚,可惜涉及個資法,無法在此一一點名炫耀賣弄,信不信由你!有一陣子鴨嘴大夫覺得蔡老師對鴨嘴大夫特別好,每次都把鴨嘴大夫排在舉最漂亮的女生同桌,顯然有重用之意…,不禁也自作多情起來。

四.    話說剛好有一次毒蛇又來了,依照慣例大家把參考書都放到教室裡側的走廊,師生們都默不作聲正襟危坐,等待平安過關。不料下午校長竟派人來傳話,說督學要邀請同學去校長室問話,蔡老師可能誤以為鴨嘴大夫聰明伶俐、口才便給,成績也不錯,頗得老師歡心,正好也準備重點培訓好好重用一番,就毫不猶豫指定鴨嘴大夫代表本班一個人去校長室,在蔡老師及校長面前接受督學質詢(對質?演戲?)。其實隱約當中大家都知道,連督學也都心知肚明,這只是在作秀,只是形式上必須有這道學生作證程序,只要找個機伶一點的同學,大家配合演出,回答「沒有!沒有!」就好結案了。問題是沒有人事先通風報信,或面授先機叮嚀囑咐,大家都相信鴨嘴大夫一付鬼精靈的樣子,一定勝任愉快。

五.    結果那知道鴨嘴大夫還是沒有開竅,真的沒有想太多,天真無邪以為長官問話本來就要據實回答,而且也沒有人說不能據實回答。結果在蔡老師及校長都這麼殷切信任託以重任之下,當然一五一十據實回答,督學問「老實樹」的鴨嘴大夫說:「上課有沒有用參考書?」當然回答:「有!」,又問鴨嘴大夫:「參考書放在哪裡?」也直接坦率告知督學:「藏在教室後面的走廊…」。當場不但校長跟蔡老師臉都綠了,連督學也瞠目結舌下不了台,不知如何放水?從此之後鴨嘴大夫就被打入冷宮冰凍起來,朽木不可雕也,蔡老師也不敢再重用這種白目的學生,現在回想起來,也越想越好笑。

六.    但是記憶十分清楚的就是,蔡老師從來沒有因為這個事情搞砸之後,責罵過鴨嘴大夫一句話,連重話都沒講過一聲,以至於當時鴨嘴大夫這樣老實回答,也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什麼事,所以這個直言不諱的白目習慣,就因此一直沿襲至今,也這樣活了近70年。一生就這樣有話直說直來直往,不懂得矯飾變通,堂堂正正據理以爭,不懂得拐彎抹角,講求公平正義,不必說謊圓謊,不屑虛情假義,雖千萬人吾往矣,可見其白有自。

七.    至今仍要感謝蔡老師當年沒有狠狠的責罵或者毒打鴨嘴大夫一頓,讓鴨嘴大夫相信,誠實不懂取巧並非萬惡不赦,一生以來除了自己努力念書沒有什麼捷徑可走,老老實實按部就班,自己努力多少就能收穫多少,天公疼憨人,白痴一點又如何?一路走來平平實實穩穩當當,都是要拜蔡惠美老師當年不殺之恩的恩賜,永誌難忘。

八.    幾年前還聽說蔡老師八十多歲高齡了,仍健康如昔…那一天去找找蔡老師敘敘舊,聊聊當年鴨嘴大夫的突槌演出,不知老師猶記否?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