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不能當作第一線治療primary care

一.    最近碰到一件保險爭議的案例,鴨嘴大夫心有戚戚焉。話說有一位46歲男性因胸悶胸痛去看中醫診所,血壓高到150/ 110 毫米水銀柱,老早就達到高血壓的標準,病人還主訴胸痛,任何醫師都知道這種病人最怕的是冠狀動脈阻塞,心絞痛或心肌梗塞的問題。結果病人沒有去看西醫內科或家庭醫師科,而是去找中醫師,中醫師的診斷居然是肌肉神經痛,給了病人一些跌打損傷的藥,後來診斷出病人有食道癌,但食道癌會胸口痛嗎?

二.    重點不是食道癌誤診的問題,除非末期無法吞嚥,只有用食道鏡才能確診食道癌,可見胸悶胸痛也與食道癌無關。只是雖然中醫師沒有給病人診斷出高血壓的病名,也沒有給病人降血壓的藥物,保險公司仍認為這個病人隱藏有高血壓的事實,違反保險法第64條不實告知義務(1:訂立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之書面詢問,應據實說明),所以要解除保險契約(2項前段:要保人有為隱匿或遺漏不為說明,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

三.    問題是中醫領域中沒有「高血壓」這個名詞,中醫師把脈也把不出收縮壓擴張壓多高,這家中醫診所能夠替病人量血壓已經是很有水準的了,重點是中醫師看到擴張壓110毫米水銀柱怎麼還能老神在在?甚至聽到病人主訴胸部疼痛,不就是要懷疑心臟冠狀動脈缺氧了嗎?要不趕緊降壓(中藥有治療高血壓的藥嗎?有緊急降壓的中藥丸嗎?),要不就趕緊轉診也罷,居然把病人當作胸口肌肉疼痛治療,三番兩次下藥通氣通血,當然一直毫不起色,中醫師仍慢條斯理,囑病人耐心繼續療養下去,急驚風碰到慢郎中,連局外人的鴨嘴大夫都不禁為之暗捏一把冷汗。

四.    這不僅僅是誤診的問題,病人幸好最後是診斷出食道癌,而不是心肌梗塞發作,沒有什麼醫療糾紛。問題是連中醫師都沒有診斷說病人有高血壓,病人怎麼知道他的血壓150/ 110 毫米水銀柱就是高血壓?所以被保險人說他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疾病,沒有告知保險公司他有高血壓病史,不知情不報,其實也是情有可原的,連中醫師都沒有診斷出來,保險公司憑什麼可以作為被保險人解除契約的條件?人的身體只有一個,生命只有一條,連老命都不保了,為什麼還有南轅北轍的不同看法?這就是醫學還分中醫,西醫之別的荒謬。

五.    相對於西醫診斷出病人有心肌梗塞,來不及叫救護車,要病人趕快自行轉診去巿區的醫學中心住院,竟因下班時間交通阻塞而病發死於中途,家屬認為初診醫師延誤轉診,結果心臟內科醫師正確診斷又即時轉診,最後仍被判侵權行為賠了一筆民事賠償金。問題是就近轉診到其他大醫院,心肌梗塞就不會病發了嗎?到其他大醫院急診,可能又要重新寫病歷,重新檢查診斷,不是更會耽誤住院治療的時間嗎?問題是病人病發時可能身邊無半個家屬陪伴,可能就是兒女太忙聯絡半天找不到人才延誤送醫,而當下家屬為什麼不就直接就近送往醫學中心急診住院?所有急症猝不及防的後果都要由初診醫師概括承受,即使高明到即時正確診斷出來,而且當機立斷迅速轉診,結果最後連交通阻塞的因果關係也要由初診醫師負責承擔,中西醫師的命運可真的是不可同日語。

六.    所以說奉勸中醫師不要挺而走險作第一線醫師primary physician,更不要爭先作初診治療primary care,承擔不可承受的太重負擔。就像不確定原因引起的下肢腫脹、水腫,會被中醫師誤當成扭傷、拉傷進行推拿,愈推愈腫後果不堪設想。因為慢性心臟、肝臟或腎臟疾病、細菌感染、甲狀腺亢進或低下等,皆有可能引起下肢腫脹、水腫;若是單腳腫脹又合併發紅、熱痛等,恐是細菌感染引起,雙腿腫脹多與慢性疾病相關(https://goo.gl/mbGA2s ),所以中醫師初診一發現小腿突然腫起千萬別隨意推拿,尤其如經常久站小腿嚴重靜脈曲張,浮腳筋靜脈血管呈現蝌蚪狀的高度扭曲狀態,若腿部按摩或過度推拿也可能會造成靜脈血栓,進而肺栓塞死亡,代誌就大條了。

七.    所以中醫師最好只收西醫師確診沒有潛在致命疾病的安全病患,或西醫已束手無策,死馬當活馬醫的癌末患者,中醫師可以給予食補調養,可以復健通氣,可以暗示療法,可以心理支持。國人既然對傳統中醫信任有加,並且有容乃大,中醫師就應該扮演好自己的輔助醫療角色,不要越俎代庖擴張信用,以為自己考上中醫特考,連臨床PGY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計畫Post Graduate Year )都沒有擔任過一天(波波醫師出國唸完四年英文醫學課程,還要先在國內教學醫院作完兩年PGY才能考台灣醫師執照),中醫師就可無師自通,無所不能。

八.    結論是中醫師不要逞強作第一線治療的初診醫師,也不要妄自菲薄,忘記身為國人的最後一生機,更不要擴張信用,辜負了國人的殷切期望。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