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師有多苦?

一.  一般人常看到醫師光鮮亮麗意氣風發,其實從醫學生,到醫生到醫師,要育成一位能獨擔一面的醫師有過程有多辛苦,又有誰知?尤其今日醫師地位淪落,被病人淩罵,被健保制度眨成一文不值,被司法體係當犯人凌遲判刑,被法界人士瞧不起譏諷無知怕事,衛生官員又只會打自己小孩出氣,誰知道要當一個頂天立地,濟世救人的醫師有多苦?

二.  當個醫學生有多苦?鴨嘴大夫還記得1969年在高醫大三當組長,拿著一箱202根骨頭,由組員大家分配幾根骨頭拿回家同床共眠。日夜抱著頭顱,背著每一個洞,及通過該洞的每一條動脈,靜脈血管及神經的拉丁文名詞,背得滾瓜爛熟刻骨銘心,到現在40年了有的名詞還沒有忘記。

三.  當個實習醫師有多苦?在馬偕當實習醫生的時候,半夜十二點多了,鴨嘴大夫還在替明天要開直腸手術的五六個病人一一在努力埋頭苦幹,刮清肛門口的毛,以利手術進行。正滿頭大汗汗流浹背趕工時,剛好外科主任范宏二來巡房,見此光景,就怶後來當院長的當年隨侍巡房的R2王醫師當場臭罵了一頓,原來早上晨會時已通知今後痔瘡手術不必在病房剃毛了,小媳婦銀蛋真的是多作多錯。當場以嚴厲兇惡出名的范宏二在旁,竟然不發一語,放了飽受折磨的可憐的鴨嘴大夫一馬,沒有繼續加碼再罵,再造之恩永銘在心。

四.  當個住院醫師有多苦?在長庚擔任住院醫師時兩天值班一次,晚上替主治醫師照顧待產婦,並作好接生分娩的準備,靜候主治醫師大駕光臨,徹夜未眠,第二天白天照常上班上刀,甚至派往別科留學,照常作業。話說當年R1的鴨嘴大夫派在病理科實習三個月時,陳良主任熱心的教導鴨嘴大夫看病理切片,口沫橫飛講解癌症細胞特色時,鴨嘴大夫兩眼靠在顯微鏡目鏡上業已呼呼大睡了,陳良主任都不忍吵醒,甚至還怕吵醒美夢,泱泱大度至今令人難忘。

五.  當個主治醫師有多苦?本來以為多年媳婦熬成婆,結果除了接生自己門診產檢過的病人,還要駐院輪流當值班主治醫師(全權負責當天所有主治醫師沒有來接生的案例)。結果還是一樣,有時半夜一兩點了,四五位主治醫師都同時出現在產房,睡眼惺忪旳在等候義務接生指定自己的產婦,第二天主治醫師還是有照常門診,接生,開刀,誰教您自己要來親自接生的?活該死好!

六.  當個開業醫師有多苦?星期一至期六天天看門診,鴨嘴大夫一天三節每天有將近100個門診病人。到晚上十一點門診看完,經常還有子宮外孕開刀或剖腹生產,有十年時間,鴨嘴大夫從未自十二點一覺天亮到上午七點,信不信由您。禮拜天最辛苦了,一週就每個星期日下午起休診,可略休息或回羅斯福路看老爸老媽,可是已到過了中午12點,眼看著病歷仍排滿一大堆,還有至少二三十個病人還沒有看完,鴨嘴大夫又飢又累歷歷在目,人生實在很絕望。

七.  開業忙沒有一個晚上一覺睡到天亮,1995年體重卻直線上升已破106公斤大關,氣喘如牛並且百病纏身,鴨嘴大夫真的好想好好的睡個幾天,半夜不必起來接生急產或急診,加上當時已修滿了100個小時的家庭醫學科的學分,馬上又要面臨筆試跟口試及格,才能取得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資格,忙得實在沒有時間念書,在這種情況下,鴨嘴大夫只好就破斧沈舟,決定去臺北醫學院開台灣第一台的胃分隔手術,減肥,唸書,好好睡一覺,一舉三得。

八.  鴨嘴大夫住院開刀前一天,在診所剛開完一台剖腹生產,只好住院遙控護理。七天後出院第二天就馬上要開一台剖腹生產,可憐的鴫嘴大夫傷口痛到沒有辦法用力把小孩子拉出來,只好請麻醉師協助自子宮底幫忙把胎兒推出來,導致日後傷口形成腹裂疝氣,罪有應得沒有話說。至今鴨嘴大夫光一個婦產科專科醫師六年要修150學分。再加上家庭醫學專科醫師就要修300學分,被疲於奔命也終不悔。

九.  司法官及法律教授總認為醫師沒見過世面,最好唬最好騙,經常冷嘲熱諷譏笑醫師為富不仁;有的法學教授侍寵而嬌輕佻又尖酸苛薄,可憐自視甚高的這些醫師,作為法學權威的徒子徒孫的被罵得越兇,愈崇拜的五體投地,連醫界大老也跟著盲目崇拜,唾面自乾,更是何苦作賤自己呢?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