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童時吃蟲的年代

一.  三年八班的鴨嘴大夫,是所謂的戰後嬰兒潮世代。當時台灣人民普遍營養不良,蛋白質攝取不足。小學上課時都有供應美援牛乳,每天上午規定分配每位小孩都要喝一杯熱鮮乳,由教師用大茶壺一杯一杯倒在自備的茶杯上。所以當時小學上課時必須帶去學校的東西就是四樣:手帕、衛生紙、口罩、茶杯,缺一不可。每天早上都要掏出來放在書桌上,由老師檢查,忘了就要打手心。心有餘悸,至今六十多年口袋仍必備手帕衛生紙,不敢造次,習以為常。

二.  話說1956年古亭國小教室後面是防空洞,草木叢生,不時有蛇蟲出沒,更多的是令人聞風色變的四腳蛇。蓋一年級帶到四年級的蔡惠美老師都再三警告,四腳蛇其毒無比,一咬必死無藥可治。鴨嘴大夫被恐嚇了半個世紀多,才知道四腳蛇其實是無毒的寵物蜥蝪,蔡老師真是用心良苦。當時除了諸葛四郎真平,陪伴戰後嬰兒潮的就是彈珠,紙牌,養蠶吐絲,草地上找小洞釣龍蟲,鴨嘴大夫最擅長打彈珠,附近小孩彈珠都被鴨嘴大夫席捲輸光光,還跑去向鴨嘴大夫老媽哭訴,要回去。

三.  猶記得當時小學生還流行飼養一種長型金龜子的有趐小昆蟲,每天還要去中藥房買幾毛錢中藥,放在火柴盒裡面餵牠吃中藥,再吞食有中藥味道的昆蟲當補品,同時又可補充蛋白質。鴨嘴大夫生性膽小,打死也不敢嘗試,直到有一次被同學激將了,有史以來第一次把吃過中藥進補的小昆蟲給放在舌頭上,讓牠自己爬進去黑洞,然後最後再吞一口口水嚥下去,只是感覺有點辣辣的,實在太噁心了,至今想到心裡還是毛毛的。

四.  鴨嘴大夫從小貪吃有名,但是從來都不喜歡吃這些奇珍異獸。記得小時候最高興是回老媽的林口娘家,表兄弟們都會帶著我們幾個城巿佬用空氣槍打麻雀,烤叫阿巴,或捉竹筍蛄,當場烤起來香噴噴的趁熱吃,二哥小弟都吃得津津有味,但鴨嘴大夫打死就是不敢吃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還有一次看到表弟,折斷一顆草本植物的莖,打開裡面看到有許多白色肥胖蠕動的小蟲,說這些蟲都沒有接觸到空氣,是最無菌最乾淨的補品,當時只有大哥年紀最大,也只有他才有資格吃,鴨嘴大夫及其他兄弟就是望眼欲穿也輪不到,好家在沒有吃到,這種至今想到仍會作嘔的蠕蟲殺西米。

五.  後來在林園第二師陸戰隊醫院連當了一年四個月的一般外科醫官,每天吃飯的時候,高醫官老愛嘰嘰喳喳,把每天唸的產科婦科原文教科書內容,與其他五位醫官分享,溫故知新教學相長。軍中雖規定官兵吃飯時不可講話,不過高醫官與連長、輔導長都情如兄弟,長官偶爾吼一聲說:吃飯不可講話!見咱醫官們音量收歛了不少,兄弟一場也就算了。

六.  話說最後臨退伍剩幾天數饅頭的日子,吃飯時高醫官教學稍事休息一下,趁機趴口飯吃,這時眼睛才注意到,怎麼碗裡頭有些米粒的形狀不太一樣?再仔細一看,居然參雜有好幾隻死掉的白米蟲(難怪規定吃飯時不可講話,才能專心捉出米蟲),高醫官當場嚇出一身冷汗,但見其他醫官們見怪不怪,都很淡定的說司空見慣,那一餐不是都這樣?乖乖,高醫官當了兩年海軍少尉預備軍官,看門診割包皮報效國家,人超所值,不是來當米蟲,而是吃下了不知多少的米蟲。唉呀,救命啊,我的媽呀!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