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主題: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鴨嘴大夫 電子報       出刊日期:2018/06/04

醫學的/醫師的/法律的                                                                http://www.drkao.com

有任何問題想發問嗎? 請參考 請問鴨嘴大夫

fire.gif (10528 bytes)
(Since JUNE 2003)

一. 網主的話          二. What's Hot

三.即時醫訊          四. 診療室手記

一.網主的話(歷史回顧請到「網主語錄」

醫師人身自保衛戰---精挑自衛武器展示

一.  5 27 日鴨嘴大夫參加例行的「台加美醫療協會」聚餐,大家都是三年級的老醫師,難得兩個月同聚一堂一次。酒酣肉飽之餘,開始就在討論到牙醫師遭暴徒砍殺,傷及頸動脈觸目驚心的慘劇,大夥見鴨嘴大夫背負一大袋自衛武器,紛紛鼓譟要求展示,蓋小老弟老柯前一天就邀請最有實戰經驗的鴨嘴大夫現身說法,展示親身使用過的自衛武器,並教導同儕如何臨場使用及裝備保養,技術上當然沒有問題,鴨嘴大夫只是怕影響大家聚餐胃口,就太罪過了。

二.  蓋二十多年前,鴨嘴大夫診所業務登峰造極,日進斗金的時代,經常接到歹徒恐嚇信不下十來封,尤其鴨嘴大夫一上電視受訪,馬上就會接到絡繹不絕的恐嚇電話,即使是郝柏村當行政院長也不在怕。最嚴重的時候鴨嘴大夫連看診都要穿防彈背心,回家走在林森北路路上還要帶著機車頭盔,或由老婆開車接送,甚至也不得不把小孩送出國外唸書,以策安全。診所及住家不但要與派出所連線,除了裝設監視器,診間大門由電動按鈕操控外,鴨嘴大夫也準備了許多漆彈空氣槍、辣椒水、伸縮棒電擊棒,一一俱全,可謂戒備森嚴,有一次還打過110求救,結果霹靂小組不到五分鐘就荷槍實彈衝進診間,令人驚艷,可惜歹徒躲在陸橋上沒有逮到,但驚嚇過度之後就消聲匿跡,才不敢一再恐嚇勒索,結束鴨嘴大夫半年多來的一場噩夢。

三.  即使近十年來鴨嘴大夫診所業務已大不景氣,有一次下班走過沒有燈火的林森北路騎樓,有兩位歹徒前後包抄,一把挾持鴨嘴大夫往外拖,鴨嘴大夫一直呼喊「叫警察!叫警察!」,可惜雖不少路過車潮,都沒有人反應,好在鴨嘴大夫體重過重,歹徒不堪負荷最後精疲力竭不得不放棄逃逸,事後檢查發現當天兩個門診收入的信封袋不見了。後來鴨嘴大夫向警局報搶劫,刑事組及派出所都派員來關心,不過重點都一直在釐清成不成案,明明被害人的衣服都撕破了,錢財也不見了,警察也硬ㄠ說是醫療糾紛,警察不宜介入而硬要吃案,不論鴨嘴大夫出示政大法學碩士的名片也不在怕,大膽行徑令人折服。這是十多年前的陳年往事了,後來透過警界高層朋友,才得知原來當天是派出所新所長接任日,下屬認為給新所長這種見面禮太難看了,所以才請鴨嘴大夫死老百姓高抬貴手,一再說服被害人承認,只是自己不小心錢掉出來,被別人檢走了,那是搶刼?應該是報遺失才對!交換條件是用警車送鴨嘴大夫平安回家,並好言答應在診所樓下設一個巡邏箱,至少一年以上都有門神足以避邪,平安無事。

四.  求人不如求己,所以老柯情商當年受害最大咖的鴨嘴大夫是找對人了,鴨嘴大夫不但可以把實物帶來展示給大夥兒看看,順便推薦大家要買什麼自衛武器最符合經濟實惠耐用持久。結果鴨嘴大夫花了老半天,整理出當年搜購的大批合法自衛武器時,才發現因為只是為了以防萬一備而不用,用的機會不多,早已年久失修,沒電的沒電,電池浸蝕的連電擊器主機都報銷了,噴霧辣椒水也枯乾了,警民連線更是早就作廢不用了。有道是「書到用時方恨少,槍到用時方無電」,到時鐵定徒勞無功,反而激怒暴徒引發殺機,反令弱不禁風的老醫師只有引頸割喉,壯烈犧牲,人命關天,如何持久耐用也要列入考慮。

五.  最後經過大夥一番熱烈討論,鴨嘴大夫最後推薦以下五種自衛方法,可供同儕參考使用: 1.美警用催淚噴霧(隨身)。2.辣椒槍,可噴五次,售價1500元。(圖一)

  
圖一1.美警用催淚噴霧        2.辣椒槍

六.  3.電擊棍,伸展、同時發功。4.泰瑟遠程電擊槍,距五米遠有紅外線指標,限用一次,售價2000元。(圖二)

  
圖二3. 伸展電擊棍       4.泰瑟遠程電擊槍

七.  5. 警民連線影音監控全程錄影。6.劍道TSUKI刺擊(雨傘也可以),指向喉頭歹徒無法近身(圖三)。最後當然最重要的是,應訓練櫃台同時馬上打110報案,告知有凶殺案,霹靂小組五分鐘內即可荷槍實彈抵達現場擒凶,分秒必爭。

  
圖三5影音監控全程錄影  6劍道刺擊TSUK喉頭

八.  五種自衛方法中,辣椒水槍不必用電池又可連發五六次,經濟實惠;可伸縮電擊棒及要價 2000元的泰瑟遠程電擊槍(五公尺外發射,有紅外線指標,但只限使用一次),遠距離外就可以保護手無縛雞之力的醫生的心臟及頸動脈要害,至少不會束手無策任人宰割。如果醫師手上有任何的棍棒或雨傘,也可以劍道防身術指向歹徒咽喉,敵人根本無法近身,若用刺擊TSUKI刺向歹徒喉嚨,甚至可能使歹徒致死,雖是學習劍道五年初段的鴨嘴大夫的祕密武器必死絕招,但也要小心不能刺死歹徒,以免防衛過當。

九.  本文只是要讓歹徒知道,醫師自力救擠,大都是有備而來。涉及生命危險之下緊急避難,不再是眼睜睜的坐以待斃,而是會奮力摶命一擊,拼個您死我活,而且全程錄影存證,保證歹徒無法得逞,偷雞不著蝕把米;歹路不好走,醫師不好惹,還是趕快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What's Hot
(歷史回顧請到「What's Cool」 /相關文章請參閱婦女健康醫療網您問我答集

1.您問我答集/Q: 口交會有感染什麼性病的疑慮嗎?

2.您問我答集/Q: 是否有可能感染HPV6但卻都沒有任何菜花病灶?

1.您問我答集/Q: 口交會有感染什麼性病的疑慮嗎?

Q: 口交會有感染什麼性病的疑慮嗎?

大夫您好我為男性-關於性病有三個問題請教:

一.    全程戴套(包含口交) 是否還會感染菜花?我有在您的問與答查詢過,答案是機率很低。但為什麼還是有新聞案例是戴了套還感染  (新聞似乎是說陰莖根部感染?)或有些文章是宣導就算是戴套也有很高機率感染菜花?

二.    無套口交男方(被口交)若是無傷口,會有感染什麼性病的疑慮嗎?

三.    菜花疫苗需打三劑,是否在施打第一劑後就有防護力?謝謝大夫解答。

A:鴨嘴大夫回答:

一.    全程戴套(包含口交) 應該不會感染到菜花,除非套子的品質問題(破孔),或戴套子的技術問題(套不深或鬆脫),或是手部沾染到病毒或病灶,不小心再碰到自己,一般而言,機率應該很低。

二.    無套口交男方(被口交),若是對方有HPV(人類乳突瘤病毒)HIV(愛滋病毒),病毒,即使口中無傷口,也難保在磨擦中不會受傷破皮,則會有感染菜花、喉癌或愛滋病等性病的疑慮。

三.    菜花疫苗需打三劑,通常至少要在施打第二劑後才有防護力,但仍要在期限內完成第三劑方可。

鴨嘴大夫 2018/6/4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2.您問我答集/Q: 是否有可能感染HPV6但卻都沒有任何菜花病灶?

Q: 是否有可能感染HPV6但卻都沒有任何菜花病灶?

Hi 鴨嘴大夫您好:這邊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您:

我在去年年中發現在陰道口肛門中間有長一小顆東西,但我一直沒有理會,直到上個月,我去婦產科做例行檢查,我詢問醫生,醫生一看就說是菜花,然後幫我切片。一週後去,他就說報告說是菜花,當時他有再做一次內診,確認裡面沒長其他東西,之後就開給我優克寧擦,目前已經擦一個月了,我的問題是:

一.    菜花不是會一直長大??我去年中就有發現,但今年四月再去看,為啥都沒有再長其它顆??(我只是好奇,因為我看網路圖片好嚇人,但我只有一顆..我以為菜花就是會一直長大)

二.    我在擦藥期間又去檢驗所測試HPV DNA,看是哪種病毒,報告出來是HPV66 HPV42 ,我上網查了一下導致菜花是HPV6,但我沒驗到這個病毒,那變成菜花的原因是HPV42??還是只要是低危險的HPV都有可能形成病灶''菜花''??

三.    因為我不放心,所以再回去大醫院前,我又找診所婦產科,幫忙再檢查一次,因為我實在太擔心像網路上有人說長到子宮頸,所以我請診所醫生幫忙再內診一次,,醫生做完內診,他說裡面沒有長東西,今天回診大醫院(因為已經擦一個月的藥),醫院醫做了內診,他也說裡面沒有長..我的問題是,用鴨嘴看,真的有辦法看到子宮頸那邊有沒有長東西嗎??

四.    因為回診後,醫生說現在看起來都沒有病灶了,所以不用再擦藥...,但因為我看好像菜花療程都要三個月,所以我還是堅持請醫生開藥讓我擦..。我的問題是,醫生說都沒長了那這樣是好了嗎??因為唯一的一顆病灶在第一次就診時,就已經切片..,我問醫生要不要電燒?他回我沒東西燒...,那我到底是不是好了??因為今天看診完是我請醫生開優克寧給我的..

五.    另外菜花傳染途徑是在性交過程中,,碰觸到病灶嗎??那如果對方沒有任何病灶顯現也會傳染嗎??另外是否有可能感染HPV6但卻都沒有任何病灶??以上謝謝您撥空回覆~謝謝!

A:鴨嘴大夫回答:

您在去年發現在會陰有長一小顆菜花,並接受優克寧局部治療一個月。

一.    菜花大部部份會一直長大,尤其在白帶多,免疫力差的人更容易長大擴散,您沒有變大代表您免疫力不差。

二.    您在擦藥期間測試HPV DNA,報告出來是HPV66 HPV42。在世界各國發現的乳突病毒類型已超過200種以上,目前確定與侵襲性子宮頸癌、生殖道癌相關之具致癌性的「高風險型病毒」,約有15-20種,其中最常見包括161831333539455152565859類型。導致生殖道疣或良性子宮頸病變的「低風險型病毒」,大約有10-15種,其中最常見與最重要的型態種類有HPV611424344等型。可知您長菜花的原因是HPV42,並非只要是低危險的HPV都有可能形成菜花病灶。

三.    兩位醫師內診都沒有發現子宮頸上有長菜花,眼見為憑,而且菜花一眼即可看穿,若有長出來的話,婦產科醫師當然真的有辦法看到。

四.    一般優克寧局部治療治療周期:男性約六至十週,女性約四至六週,最長連續不超過四個月。因為您病灶已經切除送病理檢查,當然就不必電燒了,此時優克寧局部治療只是在預防再發,除非再受到新的病毒感染,治療超過一個月後很少會再復發,所以主治醫生說都沒長了那這樣是好了。

五.    菜花傳染途徑是在性交過程中碰觸到病灶或菜花病毒,如果對方沒有任何病灶顯現但有病毒存在也會傳染。有可能感染HPV6但因免疫力好,而沒有任何病灶。

鴨嘴大夫 2018/6/4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三.即時醫訊 (相關文章請參閱「婦女健康醫療網」「婦女醫藥新知」

預防子癇前症的阿司匹林 : 何時開始,以及給予多少?

  ---來自2項新試驗的結果,為使用低劑量阿司匹林提供了令人鼓舞的數據

[鴨嘴大夫眉批]

2007年研究的整合分析發現,在妊娠34週之前給予抗血小板藥物,會使子癇前症和早產適度降低,但對死胎,胎兒生長受限或產婦或胎兒出血無效。在2014年,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匯總了所有可用的研究資料,認為阿司匹林與子癇前症絕對風險降低2%至5%,以及胎兒生長受限下降1%至5%,早產減少2%至4%。2016年作者確定了當阿司匹林在小於懷孕16週時開始時,子癇前症顯著減少並且有明顯的劑量-反應效應(即阿司匹林劑量越高,療效越高)。作者推測早期治療可增強胎盤形成,而較高劑量會產生更大的抗血小板周轉效應,蛻膜炎症可能抑制胎盤而阿司匹林具抗炎作用。

結論是:無論治療是在妊娠16週之前還是在妊娠16週之後開始,低劑量阿司匹林和其他抗血小板藥物對子癇前症及其並發症的影響都是一致。本文建議,針對任何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的高危因素或那些有2個或2個以上中等危險因素的女性從妊娠1214週開始,每天一次使用低劑量阿司匹林81 毫克或122 毫克(一片半)。

阿司匹林aspirin預防心肌梗塞的經驗性使用Empirical use可追溯至1950年。John Vane爵士還需要20年的時間才能描述阿司匹林的主要作用機制 - 抑制環氧合酶cyclooxygenase,為此他獲得了諾貝爾獎。1975Weiss和同事描述了阿司匹林對血小板導致動脈血栓形成platelet-induced arterial thrombosis的抑制作用。後來的研究表明,這種抗血栓antithrombotic性能是通過抑制血小板血栓素thromboxane A2TXA2),一種有效的血小板聚集劑platelet aggregator vasoconstrictor和血管收縮劑vasoconstrictor的合成來介導的。

在這些抗血小板作用的基礎上,1978年,Bob Goodlin醫師和他的同事首先報告了使用阿司匹林預防子癇前期preeclampsia的情況。他們在妊娠15週時開始使用高劑量的阿司匹林治療了一位有復發性早發性嚴重子癇前症史的血小板減少症thrombocytopenic患者,並報告她在懷孕34週時分娩了一個活產,但生長受限的嬰兒。11年後,Schiff和同事進行了第一個小劑量阿司匹林low-dose aspirin預防高危險婦女子癇前症的隨機,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作者通過側翻試驗rollover test篩查了791名妊娠2829週的高危險孕婦。在65例陽性檢測患者中,34例隨機分配至每日劑量為100 毫克的阿司匹林,31例為安慰劑。他們報告,阿司匹林接受者發生子癇前症的發生率顯著降低(2.9%比22.6; P = 0.019),並指出接受治療的患者血清血小板血栓素TXA2與前列環素prostacyclinPGI2)(一種血小板聚集抑制劑platelet aggregation inhibitor和血管擴張劑vasodilator)的比例下降。其他幾項小型研究也取得了類似的結果。

似乎我們正處於這種古老的但知之甚少的,禍害母親和嬰兒的可能治癒的尖端。然而,正如在循證醫學evidenced-based medicine時代經常發生的那樣,隨後的研究產生了邊際或矛盾的結果marginal or contradictory results,使臨床醫生感到困惑和灰心。

阿司匹林預防子癇前症的隨機試驗簡史

1993年,美國國家兒童健康National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與人類發展研究所母嬰醫學研究所Human Development Network of Maternal-Fetal Medicine Units報告了低劑量阿司匹林對血壓正常的初產婦nulliparous中發生子癇前症的影響。患者在妊娠第1326週時被隨機分為每日60毫克的阿司匹林(人數 = 1485)或安慰劑(人數= 1500)。作者指出,在阿司匹林組子癇前症發生率(4.6%)較安慰劑組(6.3%)略有下降(相對危險度relative risk [RR]0.7; 95%置信區間:0.61.0)。初始收縮壓升高的患者,觀察到較大的相對減少。然而,他們觀察到出生體重,胎兒生長受限fetal growth restrictionFGR)發生率或母親或新生兒出血事件發生率均無顯著差異,阿司匹林接受者的胎盤早期剝離placental abruption發生率略高(1.3%比 0.4%)。

建議:保持婦產科的卓越水準

隨後,Subtil及其同事進行了一項大型多中心,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試驗,在超過3000名初產婦女中,在第1420週時開始阿司匹林(100 毫克)與安慰劑作比較,他們發現,治療組和對照組患者之間發生子癇前症的比率沒有差別(1.7%比1.6; 相對危險度 1.08; 95%置信區間:0.64-1.83)。此外,高血壓,HELLP(溶血,肝酶濃度升高,血小板濃度低)綜合徵,胎盤早期剝離,圍產期死亡或胎兒生長受限FGR,以及擔心接受阿司匹林治療的母親出血率明顯較高的發生率都沒有差異。

2007年,有超過32,000名患有不同風險子癇前症的孕婦參加了31項隨機對照試驗randomized control trialsRCTs),試驗了不同劑量的阿司匹林或其他抗血小板藥物antiplatelet agents(如雙嘧達莫dipyridamole)在不同妊娠週數時開始用於預防子癇前症。這些研究的整合分析發現,在妊娠34週之前使用抗血小板藥物,會使子癇前症(相對危險度0.90; 95%置信區間:0.84-0.97)和早產preterm birthsPTB)適度降低(相對危險度0.90; 95%置信區間: 0.83-0.98),但對死胎,胎兒生長受限FGR或產婦或胎兒出血無效。

2014年,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USPSTF)匯總了所有可用的研究資料,其中許多資料很少,質量較差,認為阿司匹林與子癇前症絕對風險降低absolute risk reductions 2%至5%(相對危險度0.76; 95%置信區間:0.620.95),以及胎兒生長受限FGR下降1%至5%(相對危險度0.80; 95%置信區間:0.650.99),早產PTB減少2%至4%(相對危險度0.86; 95%置信區間:0.760.98)。

2016年)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PSTF最終推薦低劑量阿司匹林作為妊娠12週後患有1種或多種高危因素的女性的預防性藥物preventive medication,並考慮在具有「多種」中等危險因素的患者中進行此類治療(見表)。沒有推薦特定劑量,但使用81毫克片劑被認為是「合理的」,並且放寬孕齡gestational age範圍(1228週)提供用於開始治療。

表 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PSTF風險因素

高風險群體

中等風險群體

低風險群體

先前先兆子癇前症的病史,特別是與不良妊娠結果相關時(如胎兒生長受限FGR,早產PTB,死胎)

不良產科史(胎兒生長受限FGR,低出生體重嬰兒,其他先前不良結果)或懷孕間隔期> 10

先前無併發症懷孕和足月分娩

1型或2型糖尿病

肥胖(身體質量指數> 30公斤 /平方米)

 

慢性高血壓

初產婦

 

自身免疫性疾病(狼瘡或抗磷脂抗體綜合徵)

社會人口因素(非洲裔美國人種族,低社會經濟地位)

 

多胎妊娠

年齡35

 

腎病

一親等有子癇前症家族史

 

縮寫:BMI = body mass index體重質量指數; FGR = fetal growth restriction胎兒生長受限; PTB = preterm birth.早產。
修改自 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最終建議聲明:低劑量阿司匹林用於預防先兆子癇的發病率和死亡率:預防性用藥。
可在:http://bit.ly/2kNOB7m

然而,鑑於負面和正面試驗,所研究的異質人群以及所採用的不同方法學設計的混合,有關推定益處的大小,使用阿司匹林的最佳劑量以及開始治療時的理想孕齡ideal gestational age。在最近的兩項研究中尋找了這些嘮叨問題的答案。

Roberge和同事試圖通過對比較阿司匹林與安慰劑或不治療的隨機對照試驗RCTs進行詳盡的系統評價和整合分析,來解決劑量和時間問題。作者確定了涉及20,909名孕婦的45項相關試驗,隨機分配至每天50150 毫克阿司匹林。他們根據阿司匹林是否在懷孕16週或懷孕16週時開始分層分析。值得注意的是,當阿司匹林在小於懷孕16週時開始時,子癇前症顯著減少並且有明顯的劑量-反應效應dose-response effect(即,阿司匹林劑量越高,療效越高),後者效應是生物合理性biological plausibility的重要指標。

在第16週時開始,阿司匹林顯著降低子癇前症(相對危險度0.57; 95%置信區間:0.43-0.75),嚴重子癇前症(相對危險度0.47; 95%置信區間:0.26-0.83)和胎兒生長受限FGR(相對危險度0.56; 95% 置信區間:0.44-0.70)發生率。相反,當阿司匹林大於> 16週時才開始,雖然仍觀察到有益效果,但子癇前症的有效性較低(相對危險度0.81; 95%置信區間:0.66-0.99),對嚴重子癇前症或胎兒生長受限FGR無效。 另外,當治療>16週時開始,沒有觀察到劑量反應dose response。作者推測,早期治療可增強胎盤形成placentation,而較高劑量會產生更大的抗血小板周轉效應antiplatelet turnover effect。 鑑於阿司匹林的抗炎作用和蛻膜炎症decidual inflammation可能抑制胎盤的證據,本文也具有生物學上的合理性biological plausibility

我們的專業是,急切地期待阿司匹林的基於證據的子癇前期ASPIRIN FOR EVIDENCE-BASED  PREECLAMPSIA (ASPRE)預防研究結果

如果不是同時在同一雜誌在相同的日期發表另一個矛盾的調查結果的整合分析,Roberge及其同事的研究似乎才能解釋文獻中觀察到的許多矛盾結果,並可能導致對子癇前症預防策略的完全重新思考。 Meher等人研究的後一項研究對31項隨機對照試驗RCT中的32227名女性和32,819名嬰兒的個體參加者數據individual participant data,對低劑量阿司匹林或其他抗血小板藥物與安慰劑或不治療進行了比較。這些作者將結果分層為開始治療小於<妊娠16週對比大於妊娠16週。與Roberge等人研究相比,這些作者發現,阿司匹林的整體益處較小,並且在子癇前症患者中小於對比大於妊娠16週,隨機分組的患者治療效果,無顯著差異(相對危險度0.90; 95%置信區間:0.79-1.03 對比相對危險度0.90; 95%置信區間:0.83-0.98)。他們得出結論是:「無論治療是在妊娠16週之前還是之後開始,低劑量阿司匹林和其他抗血小板藥物對子癇前症及其併發症的影響都是一致的。」

患者安全包safety bundle可以防止肺栓塞症PE死亡嗎?

這兩項研究均經過仔細執行並涉及大量研究對象。 Meher研究具有使用個體參與者數據individual participant data的優勢,該數據提供了更加豐富的更標準化的數據來源,並允許在不同的亞組之間進行新的分析。另一方面,Meher研究混合了來自用阿司匹林或其他抗血小板藥物治療的患者的結果數據。此外,雖然Roberge及其同事比較治療開始時間小於等於妊娠16週和>大於妊娠16週,儘管略有差異,Meher及其同事比較治療開始時間小於<妊娠16週對比大於等於妊娠16週。

回家信息

Meher等人和Roberge等人的研究結果令我們感到鼓舞,因為低劑量阿司匹林似乎在預防處於危險中的婦女中有效且安全地預防子癇前症。根據我們目前的知識水準,我建議用任何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USPSTF高危因素或那些有2個或2個以上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中等危險因素(見表)的女性從妊娠1214週,每天一次開始使用低劑量阿司匹林81 mg122 mg(一片半)。

顯然,更好地識別處於危險中的孕婦應該能夠進行更有針對性的治療,並且可能會從阿司匹林預防aspirin prophylaxis中獲得更大的公共健康益處。因此,我們的專業是急切地等待ASpirin用於基於證據的子癇前症(ASPRE)預防研究的結果,對妊娠11-13週至36週處於危險中的婦女配給150毫克阿司匹林與安慰劑,使用一連串的a battery of生化和超音波篩查試驗,預測子癇前症的敏感度sensitivity75%,假陽性率為10%,希望這項研究能夠進一步澄清這個令人困惑,但令人鼓舞的情況。

[摘譯自Charles J Lockwood, Aspirin to prevent preeclampsia: When to start and how much to give?, Contemporary OB/GYNObstetrics-Gynecology & Women's HealthAspirin, June 01, 2017, http://contemporaryobgyn.modernmedicine.com/contemporary-obgyn/news/aspirin-prevent-preeclampsia-when-start-and-how-much-give?page=0,0&GUID=E393E68D-5EB5-4B3B-9C54-915E153404D6&rememberme=1&ts=29122017.]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四.診療室手記 (歷史回顧請到「診療室日誌」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癌症病人有五個心理門: 否認期、憤恨期、抑鬱期、妥協期及接受期。其實不只癌症,病人只要在得知自己生病或長瘤之後,都會經歷否認期、憤恨期、抑鬱期、妥協期及接受期5個心理變化階段,這種心理門、心理關中的第一關就是否認期,不易過關。

血壓正常才算有準

病人只要量血壓時血壓飆高,就一直嚷說電子血壓計不準啦,就要護士一直量,一直量,量到血壓正常了,這時候她就相信電子血壓計有準,得意洋洋說她血壓本來就都正常,沒有高血壓,這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鴨嘴大夫每每都會猛澆冷水打臉:如果照她說電子血壓計不準,最後這一次血壓正常,仍可能是血壓量錯了,或是根本沒有測到血管脈搏的位置而走精了,怎麼可說以血壓量到正常了才算有準?最後還是拜託她去找內科醫師好好檢查治療她死不承認,打死不吃藥的高血壓症。

子宮頸抹片作到報告正常才能接受

像有人做子宮頸抹片檢查,若被告知抹片報告說細胞不正常,就鍥而不捨,每天到不同的診所去找不同的婦產科醫師反覆再做子宮頸抹片檢查,浪費醫療資源不說,一般而言,抹片追蹤最少必須等4-6個星期再作,否則抹片準確率會降低( http://www.mmh.org.tw/taitam/patho/index4.html)。最後終於有一家診所的抹片報告為正常,才放下心來高枕無憂,也不願再進一步作陰道鏡或子宮頸切片檢查,令鴨嘴大夫暗捏一把冷汗。天天做抹片,如果剛好有一次採樣沒有採取到有病變的細胞,如何可以只取假陰性的結果來自我安慰?

尤其從醫師的立場來看,就是十次抹片檢查只要有一次不正常,就要相信是有細胞的病變剛好被採樣檢查出來,應該很慶幸可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所以只能相信不正常的抹片檢查結果,而不是相信假陰性的正常報告,這才是健康保命的醫學邏輯。

妥協接受了,癌症就能過關

十多年前,鴨嘴大夫作子宮頸抹片切片發現一位二十餘歲的年輕少婦罹患子宮頸癌第一期,鴨嘴大夫介紹她去長庚醫院開刀,治癒率百分百。三個月後病人回診說她沒有去開刀,而是聽三姑六婆介紹去吃了三個月的昂貴中藥草,江湖術士保證她說她的子宮頸癌已經痊癒了,叫她去台大醫院作子宮頸抹片檢查確定,結果子宮頸抹片檢查真的居然正常。

但病人有點不放心,再回來找鴨嘴大夫確診,順便可以顯耀一下。可是鴨嘴大夫內診一看差點昏倒,蓋子宮頸癌癌症腫塊都已經明顯長出來在子宮頸表面了,而且一接觸到就出血,可見其腐爛脆弱性,通常此時不但不能做子宮頸抹片,作了都是出血難怪抹片判讀也不準。骨盆腔檢查發現子宮頸癌的病灶已經擴散到子宮旁組織裡,也就是進入到第二期B以上,至此就是開刀也已經無法開乾淨了。

中藥草治癌,治癒一位就是有效

病人愈年輕,癌症的擴散愈快,如今這位美少婦的子宮頸癌已進入到第二期末,證明連根治性手術的機會都沒有了。病人還一再強調說可是她之前有到台大醫院檢查是正常呢,事實上子宮頸癌腫瘤已經長出來了,是否適合做抹片檢查都是問題,問題是為什麼江湖術士敢如此鐵口直斷,睜眼說瞎話?為什麼江湖術士敢教病人去作子宮頸抹片檢查,自證己罪?真的是膽大包天,根本就是觸犯了「未必故意殺人罪」(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刑法第13條第2項參照)。「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刑法第271條第1項參照),基於詐欺之犯意,乘人之危歛財,延誤病情,罪加一等。

鴨嘴大夫常嘆說中藥草治癌,治癒一位死掉九位,依國人舉一而以三返的演譯邏輯,統計上仍有意義,大家也都信之如神,不惜以身試藥,前赴後繼死而後已,問題是治癒的那一位可能根本就不是癌症,而只是診斷錯誤呢!蓋病理診斷錯誤的機率比藥草治癒癌症的機率要高多了,信不信由您。

top.gif (5224 bytes)回首頁

鴨嘴大夫/婦女健康醫療法律網 http://www.drkao.com/

本站內容簡介

.醫學的---婦女健康醫療網 (解答婦女的疑難雜症)

.醫師的---鴨嘴大夫行醫記 (見証醫者的心路歷程)

.法律的---醫事法學教室   (解決醫療的法律糾紛)


鴨嘴大夫部落格
 

 

[開台宗旨]
1.鴨嘴大夫愛秀愛炫,不可自拔。
2.
因為婦產科醫師需藉助鴨嘴器械來為婦女同胞服務,故名。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報資訊只供參考  本網純屬公益網站  本人有愛熱心回饋

鴨嘴大夫行醫記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