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的台灣醫療史

以婦產科百年史為主 從法律史看醫病關係之變遷

(基礎法學:日治時期台灣法制研究/陳惠馨 教授指導)

  

.前言研究動機

二以台灣婦產科百年史為主軸,看日治時期的台灣醫療史

.撫今追昔話今日醫病關係及醫師社會地位之變遷

.從法律史看今日醫病關係變遷之關係?

 (一).今日醫病關係變遷和早期台灣醫療史有關嗎?

 (二).今日醫病關係變遷日治時期台灣醫學培育教育法規有關嗎?

 ().今日醫病關係變遷日治時期醫療法規有關嗎?

 ().今日醫病關係變遷和民族性有關嗎? 和省籍有關嗎?

. 負面的醫療政策才是醫病關係之變遷之最大因素

. 今後對醫病關係變遷之期望

參考文獻

 

.前言研究動機

   自民國65年個人進入長庚紀念醫院擔任婦產科住院醫師開始,當時一般民眾對大醫院的醫師尚敬畏有加,而且長庚婦產科開風氣之先,引進了「胎兒監聽器」及最新的超音波儀器,加上年輕的醫師樂於半夜接生,又從不收紅包,一改當年接生風氣,使得婦女生產分娩的醫療生態丕變,這種主治醫師全程照顧,親自接生的風氣, 因日漸增多的醫療糾紛的困擾加上民國八十三年開始的全民健保,全面降低生產給付之後, 已逐漸被輪班接生制所取代。因為接生醫師所面臨的不再是接生的喜悅,而是層出不窮的醫療糾紛及不得有任何差錯的結果責任,使得主治醫師對接生醫療望而卻步,甚至完全放任給住院醫師去處理,而開業醫師面對日漸萎縮的接生業務也正好趁機放手,遠離壓力過自己正常的輕鬆生活。

是什麼因素造成這些當前這種醫療關係的惡化呢?是什麼原因造成層出不窮的醫療糾紛呢?法學者 陳春山認為主要原因有三:1.病患權益意識的提高2.醫師與病人社會地位之改變3.民眾對於醫療服務之失望;但歷史學者 陳君愷反對這種看法,因為他認為事實上在台灣還是農業社會的戰後初期,醫療糾紛就曾大量出現,且不少還都是教育程度低下的患者呢!李聖隆律師發表的「台灣病人人權白皮書」則指出當前台灣醫療社會問題有1.醫療體制與社會現實之間存在嚴重差距2.病人人權保障不足,直接影響醫療社會的和諧與穩定3.排斥醫療人文造成醫療品質的低落,但陳君愷則認為「台灣病人人權白皮書」只偏重於對醫生的批評,而疏於對患者文化的檢討。

所以自歷史的回顧,陳君愷認為台灣醫療關係的歷史並不是直線式的發展,而是經過一個重大的轉折[1]。但這個轉折點是在那裡?聽前輩醫師說起日治時代醫生的權威性很高,而醫生自我期許及要求也一向很嚴厲,而患者更是言聽計從,唯唯諾諾,為什麼戰後一切就變質了呢?是什麼因素在日治時代前後整個扭轉了醫療的生態環境,這是本文所要研究探討的方向。

.以台灣婦產科百年史為主軸,看日治時期的台灣醫療史

台灣之產婦人科這個園地,開始是由日人川添正道氏所開闢,而開拓者之卓越成就,使台灣之產婦人科亦隨之提高聲望受各界之矚目,川添氏收了三名台籍學生:黃登雲,鄭承奎及方瑞璧三名拓荒期人物,高敬遠是接替方瑞璧的後輩

日治時期的產婦人診所

    1920年高敬遠決意自己開業,取名高產婦人科醫院時情況,產婦人科為當時沒人敢問津之工作,開業起初當然亦有遇到不少困難,譬如患者來到門診而寧死不願上內診台憤然離去,連診費都不付的事例,或者經助產士的苦勸勉強接受診察後,不悅而出不願回頭的事例並不稀奇,但反面如難產臨危則立刻見救,或則婦人特有之月經,妊娠,流產等問題,子宮位置是否正確,酸,痛,熱是否由子宮而來,不孕甚至是否處女等問題,非產婦人科處理不可的事例也逐漸增加。[2]

日治時期的助產士

     「生贏雞酒香,生輸四片板」,分娩曾被視為婦女生與死的關隘。橫跨二個年代的劉張換(民國4年出生)是走過日治時期及民國兩個時代的職業婦女,歷經「撿子婆」、教人生子的「生子婆」、「產婆」、「助產士」的稱呼,而至今日的「助產師」的稱謂。「撿子婆」的由來是由於從前婦女生產怕人家知道,傳聞生產時若多一個人知道,則新生兒會慢一個時辰才出生,所以不僅去請「撿子婆」時是悄悄的,產婦生產過程中痛也不敢叫出聲,直到孩子落地後,才叫「撿子婆」來將房裡的嬰兒撿起來,剪斷臍帶,包好後,再交還產婦,所以有「撿子婆」這個稱呼當時最怕產婦將孩子生在地上,弄得嬰兒髒兮兮的,必須要慢慢處理乾淨,而也因負責教育婦女注意各種衛生的重要性、醫學常識等,所以被人稱為教人生子的「生子婆」,之後才有產婆、助產士、助產師這些名稱。

民國25年時,產婆每接生一次的收入大多會有2元以上,在當時的2元便可買1錢金子,可以說是收入很好的一個職業。因為當時規定除非經過考試,否則速成科畢業的學生不得於市區內開業,只能在郊區開業,所以在取得職業資格後,劉張換女士便回到基隆市自行開業,開業之初的稱謂是產婆,台灣光復(民國34年)後才漸改稱助產士。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出門接生時都要佩戴紅十字的標誌,坐車也擁有優先乘坐權,當時大家都很遵守這份規則。當時出門接生時,常一手提接生箱,一手拿照明工具(一大把香或手電筒),若遇到下雨天,則多戴斗笠穿雨衣,較少拿傘。家中的頭幾個小孩大多會請產婆,但後面的小孩便多由產婦自己生,頂多是在不敢剪斷臍帶時才會叫家中長輩或請產婆來幫忙,也因為很多人是自己生產,所以發生破傷風的情形很多,主要都是所用器具消毒工具不完全所致。

劉張換女士有時會接生到「異常產的正常產」,異常產是指胎位不正常的臀位、足位,如「坐斗」、「倒打蓮花」的胎位,在今日大多會安排開刀剖腹生產。當時的助產士法規定異常產須醫師才能接生,但在緊急情況下,不僅交通費時且也不一定請得到醫師的情況下,要達成法律規定實有困難。[3]

日治時期的公立醫院-

    中興醫院的紀元始於台灣現代醫學的濫觴時期,因此幾乎需要從台灣醫學的紀元提起。189481日,清朝和日本發生甲午戰爭,日本為佔據台灣,死亡的大多數不是戰死而是病死的。官兵死亡人數4846人中,戰死者164人,病死者4682人,比率多達28倍,可見當時台灣熱帶病有多嚴重。

日本領台之初,雖然鼓勵日本人醫師來台灣行醫,但聽聞台灣乃瘴癘之地便裹足不前,除了少數在軍公機關服務者外,幾乎無人問津。當局終於覺悟必須培育本地人醫師,先是1897412日,在台北病院內設醫學講習所,繼於1899220日升格為醫學校,五年制專收台灣人全部住校,醫學專門部,一直都是教育中心所在。有了醫學校繼之需要學生實習的教學醫院,學生在台北醫院實習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孰料台北醫院就醫的病患多是日本人高官顯達或特權仕紳,統治者優越心態擺得很高,認為台灣人是土人,根本不理睬台灣人醫學校學生,完全不肯合作,醫學教育遇到嚴重障礙。唯一的辦法是另建平民醫院,以慈善性服務吸收低收入的台灣老百姓作為台灣人醫學生的實習教學醫院。主要醫事人員由台北醫院支援,完全定位在教學醫院的原則之下達成協議,1904年,正式名稱是「日本赤十字社台灣支部病院」,圈內人簡稱「日赤醫院」。

    台北市立中興醫院的前身赤十字病院的原始名稱一直沿用到1943年才改為「台北赤十字醫院」,1945年戰後改為「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1947年改隸稱為「台灣省立台北醫院」。總之日本領台頭十年之內,首因台灣衛生環境惡劣,軍民病患者眾為實際需要設立「台灣病院」(台大醫院起源),再為培育台灣人醫師而設立「醫科學校」,又再為台灣人醫學生的教學實習需要創設「赤十字病院」。雖各有不盡相同的定位,三個流系一開始即具有不尋常的因果關係

.撫今追昔話今日醫病關係及醫師社會地位之變遷

    1914年出生的日治時期台灣開業醫吳平城醫師說,台灣古語說「醫者父母心」,日治時代,醫生幾乎是台灣民間社會最尊榮的階級,生活富裕,又備受尊敬[4]

  陳永興論醫師認為在目前的台灣社會裡,醫師仍具有相當尊崇的地位、但

不論從政治,社會,經濟等方面觀之,都未取得絕對優勢的條件,他自歷史過程中加以分析,認為

1.台灣素有瘴癘淵藪之稱台灣自開發以來,曾經數度疫癘大作因此台灣對醫師的需求較其它行業迫切

2.日本統治者或基於自身醫療上的需要,或為墾殖台灣的便利,對醫師的培養一向極為熱心。吳文星日據時期台灣社會領導階層之研究中指出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是殖民政府菁英教育之一環

3.日據時代殖民政府在政治上,社會上及經濟上採行種族歧視,使台灣人只能擔任低級或從事勞動的工作,更壓制台灣人資本發展,使徥得具有自由業性質的醫師成為一般人趨之若鶩的職業。自西洋人至台灣傳教以來,學習醫學更成為一般人民晉升上流社會的途徑之一。

4.醫師間通常家放族世代及聯姻的傾向,更導致所謂醫界勢力的形成,結果是造成台灣社會中醫師的特殊地位。

5.台灣社會發展史上,由於醫師本身即崇尚科學,故在破除台灣陋習方面亦有貢獻,對於新文化的提倡不遺餘力,新文學的賴和(台灣魯迅),吳新榮為代表,林茂生(台灣的康德),林清月(歌人醫生)

6.台灣醫師和反殖民地體制運動關係密切,一般認為台灣社會之所以有敬重醫生的傳統,就是因為有蔣渭水,賴和, 吳新榮這些具有知識份子良心的醫生存在。台灣文化協會1921 年成立到1927 年分裂為止,在台灣全島掀起轟轟烈烈的文化啟蒙運動,使台灣人民思想觀念得到世界進步思潮的衝擊,對整個民族運動,政治運動,社會運動帶來積極改造的影響,可說是當時的台灣醫生扮演最重要的重要幹部。由當時社會上備受尊敬的醫生來擔任主催的工作,「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以地主,實業家及醫生為主,十九名中醫生就占了七名。禁止成立的「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四十六位會員名單中,醫師就占了十八位,治事件中十八名被告醫生又占了六名,從容進入監牢,可見當時台灣醫生不畏日警壓力投入抗日運動的熱烈。

  陳永與興認為由於這些醫生接觸世界新思潮的洗禮,對於整個國際局勢的了

,促發自我覺醒,追求台灣社會近代化腳步。這種情況下醫生在台灣社會所居之地位,當然大不同於其他國中醫師的地位,此點亦是二二八事件,對醫生之戕害影響社會甚鉅之原因。

    1947 年的二二八事件對台灣社會發生極大的影響,但對醫師心靈的創傷亦不可謂不大,由於醫師在日治時期即擁有崇高的社會地位,使得國民政府在取得控制的過程中不得不對醫界下重創,許多醫師他們遇害的原因,據陳永興分析為

1.參加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2.平日在地方上為意見領袖遭忌

3.曾批評時政或罪當或於醫療工作中得罪特權病患

4.被認為有錢可勒索

5.參加政治社團遭受派系鬥爭波及,被陳儀政權利用受騙

6.自認未曾犯法,相信司法公正,豈料碰上毫無人權法治的政權,許多未遭殺害的醫師在心理上受到極大的影響。

    作者自精神科醫師角度認為受此重創之後,台灣醫生「淡出」社會參與及政治活動,從此噤若寒蟬不問世事,台灣醫界淪為台灣弱勢團體,更不幸墮落為只追求物質生活者,實乃台灣社會整體的悲哀。再加上當年雖有少數台大醫院年輕醫師組「讀書會」致力推動社會改革,國民黨又將肅共指向他們,「許強」事件等「白色恐怖時期」,使得台灣醫界更陷入沈默,絕口不提政治,不再關心公義追求真理由於長期生活在不健康的政治環境和恐懼文化的陰影當中,也使台灣醫界失去要求公平、自由、民主和人權,失去了自尊心和自信心,醫師無法再扮演日治時期1.是醫師2.是社會領導階層3為有良心的知識子的三種角色。難道說今日醫師社會地位的變遷只是時代和政治的畸形產物下,偶然的因素造成的而己嗎?[5]

陳君愷則認為台灣醫療關係的歷史並不是直線式的發展,而是經過一個重大的轉折,自歷史的回顧,他試圖指出一個為一般論者所忽略的面相:

(一).台灣近代西方醫學成立與擴張下的醫療關係

    西方醫學最初是由清末由傳教士(洋醫)以醫療傳教方式帶來。日治時期殖民地政府透過國家權力的強力支援監督下呈現西醫、中醫與民俗醫療並立的「三元醫療體系」,連反抗日人統治的台灣人團體也不遺餘力的推展西方醫學為主體的衛生觀念。但殖民地政府只在1901年給予中醫一次檢定制度,以後不再發許可執照,且嚴格規定中藥藥商不得行醫,使得西醫取得醫療體系的正統地位。日治時代醫生社會地之高是眾所周知,主要是因為背後有著國家權力的支援與監督,雖然西方醫學與本土文化間會有一些文化衝突,但民眾在面對一個幾乎全然陌生的知識領域,而且又如此有效時,因而產生敬畏心理,可說是相當自然的事,醫師的權威因此被建立起來。

    日人的醫療教育下台灣醫生被要求在醫療關係中應確保其權威性,醫師由「他律外在的監」「自律自省能力」的過程,在這個「馬虎鑽營」為「人情通達」的傳統台灣文化之前,似乎顯得過分一絲不苟,但在殖民地政府法治主導下仍堅持行使自己所認為之正當的醫療行為,日治時期台灣醫生權威性具有相當「父權式」的色彩。事實上日治時期也曾發生過醫療糾紛,1930 吳新榮初期開業時就曾抱怨說「醫師競爭,到到處騎摩托車呼客,拿X 光片展寶榨取無智病人,有的病人被弄得寸草不留就到處宣傳醫生不德.或撞騙侵欠藥費」,大多認為給你錢是買你的藥,治好也不感謝,醫不好使說是您藥不好,但同時還有為貧農孩子治病無法救活,某日還送來兩籠柑橘感謝的實際故事。

(二).光復衝擊中的醫療體系

中國醫療文化在台灣的光復醫病之間變緊張起來醫療糾紛,陳君愷認為:

1.大部份是省籍衝突引起,有的是單純的誤會,更大的衝突是來自文化習慣與觀念的差異。

2.二二八後許多醫生遭到通緝逮捕甚至殺害,更給予醫生們極大的心理壓力。

3.光復也造成許多本省人在醫療方面的怪現狀,如要求通融開診斷書認為日治時期經由「他律的」嚴刑峻法所維持的衛生水準,在民眾缺乏「公民性的培養」而建立「自律的」維持衛生的機制之下,到光復時,便因國家權力的退縮而瓦解。

4.加上戰後復員,物價上漲,藥品缺乏,使得偽藥大行其道根植於強烈的文化因素主政者對偽藥輕忽及民眾的用藥習慣

5.密醫的橫行獸醫轉行,藥房租牌.軍醫,新生代中醫,醫師廣告

6.1949朝向傳統的模式前進:醫師關係「返中國化」---醫療生態嚴重破壞最明顯的是當局無法遏止偽藥與密醫的大量出現,加上1965年退伍軍醫,鑽法律漏洞合法化取得執照的甄試醫師大量出現中國式的腐敗的「吏治文化」成為戰後台灣中國式「醫療文化」滋生問題的溫床。

7.對這種「國家權力與社會文化」的鉅變,有的醫師開始自力救濟,趕緊想辦法功成名就,大賺其錢,置病患權益於不顧,好利,售其技,包醫制度,[6]真正的醫療糾紛也就因此出現。

8.日治時期在台南鄉下開業的吳平城醫師認為日治時期的台灣醫病關係及醫師社會地位大轉變的原因是:

(1).密醫增加光復牌醫師 :戰後密醫受到政府的政策保護,全部變成正式醫師,只要經過形式上的考試甄選,也就是說如果你有三年以上的密醫經驗,有三個正式醫師証明了就通過了,真是簡單,周圍都被這些光復牌醫師包圍了。

(2).醫病關係惡化:吳平城當醫師1938~1944年間說是「沒有醫療糾紛的社會」,,二次大戰前抗生素還沒發明,除了破傷風預防針外,沒有百日咳,白喉小兒痲痺等預防針,隨便一場病都有死亡的可能,什麼名醫都束手無策,死亡是如此隨便的事, 民眾平均壽命區不到五十歲,這種情況下根本談不上醫療糾紛,也不曾聽說過醫療糾紛這個名詞。他自承因對一個一歲多的小兒痲痺患者處理不當,患者母親把小孩抱回家,不到兩個小時就死了,近鄰有人說「一定是醫師的錯,你們要向醫生理論索賠。」那家長說「雖然如此,我要伸那一手向他錢呢?」。當時庄堣@個自廈門回台的黃姓密醫師,戰後回來談他的行醫經驗說「廈門開業,如果對方病家很有錢,醫師可盡你可能,用種種騙法,把他的財產騙過來,有時恰恰相反,也會被患者搶過去」,但醫師變成騙子,患者好像是土匪一樣,吳平城醫師無法認同。另大戰後台北帝國大學醫學婦科的日本醫師 迎教授替病患作子宮癌症手術之後,病人死去,迎教授因此被大陸來的中國人告到法院去, 當時迎教授是全島首屈一指的大權威,全島的醫師都嚇了一大跳「那有這個道理?[7]

. 從法律史看今日醫病關係變遷之關係?

     王泰升認為台灣學術界在對法律為歷史考察 ,經常以法制史為名,僅探求由相關的法規範所組成的法律制度,忽視其於實際社會生活中所生的各種法律事實,故王泰升改稱法律史,以表示係對所有法律現象,均進行歷史考察之意。[8]本此概念,本文也要自實際社會生活中所生的各種法律事實來瞭解今日醫病關係之變遷和日治時期醫學教育法規有關?或和日治時期醫療法、醫師法或和民法刑法有關? 或只是和中日民族性或本省外省省籍不同有關而已?

(一).今日醫病關係變遷和早期台灣醫療史有關嗎?

    西元1865528日英國的宣教師馬雅各醫師(Dr. J.L.Maxwell)自中國廈門乘船來到高雄(打狗)旗後(旗津)上陸[9],來到當時的台灣中心台南府城,租到府城西門外看西街的一間民房,做為醫館兼禮拜堂開始行醫及傳道的工作,此乃台灣最早的醫療傳道事工。起初前來診治的病患不少,每日平均有50位,一時名聲傳開,不料卻引起本地漢醫恐慌,於是開始謠傳紅毛醫生(馬雅各醫師)用人的心肝做藥,加上排外之風,僅僅24天就遭到挫折打擊,不得不唯有退回由英國領事館保護的高雄旗後。

在醫療旗後的醫療傳道事工,秉持在台灣的四大志業使命:醫療、傳道、教育、服務,非常順利的發展。雖然亦遭到挫折、打擊,如史稱的碑頭事件,也有信徒被毆打致死,傳道人被關入牢房,但乃然不滅不熄宣教師們醫療傳道的熱忱馬雅各醫師行醫傳道共計六年半之久,(1865年∼1871年)形跡走遍了台灣的中南部,並設立三個醫療傳道教區,對往後的醫療網與傳道事工,有極其深遠的影響與貢獻。

1901年第二代的馬雅各醫師二世及其夫人(台灣最早受過訓練的護士),於224日到達台南,秉承父親馬雅各醫師的腳跡及奉獻精神,創設X,積極推行戒改鴉片及性病防治,以及關懷痲瘋病的醫治,奠定了現代化醫學與護理基礎。1923年馬醫師二世被聘前往上海任中國醫學會的執行幹事,其後得戴仁尋醫師增設癲病治療所,周惠憐醫師於1928年設立肺結核病房,開啟台灣肺結核防治的先河,並且增設立肺結核病房,專收病弱孩童。1931年李約翰(Dr. John Little)接任院長,組織台灣第一個基督徒醫學會,促使基督教醫師與醫院之間有密切的聯繫和合作。

    193611日楊雲龍醫師被任命為台灣人第一位院長,開設產婆講習所連續八年之久,白話字(羅馬漢音)的南部教會醫療傳道史,是為台灣最早的一本醫療史籍,誠為可貴。

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和甘為霖同年同月來到台灣,於一八七二年三月九日在滬尾(淡水)下錨,頓時「淡水疏煙,青山翠巒」懾收了馬偕的心靈;同行的李牧師告訴他說:「馬偕,此地是你的教區。」,馬偕遂選擇了台灣北部做為他服務的「教區」,並在淡水成家初期的宣教工作,幾度遭到訕笑、辱罵、啐唾沫、扔石頭,但他從不氣餒,並以醫療服務來輔佐宣教。馬偕的拔牙術在當時婦孺皆知,馬偕博士觀察台灣人對牙齒疼痛的說法是:「他們相信引起牙齒疼痛的原因,是由於躲藏於已經腐蝕牙齒內的黑頭蟲作怪而引起的。」為了治療「牙齒埵麻峞v,馬偕於一八七三年,初次在台灣為人拔牙,當時他是在沒有任何工具下「順手拿起一塊堅硬木片,將其削尖使用」。馬偕在傳教的時間,經常替人拔牙,他先請本地鐵匠製作簡單工具,後來購買了「紐約製最好器具。」馬偕說他拔牙不需要椅子,「因為時間寶貴,成千的病人排隊等候。漢人具有強韌的神經,他們都可以忍受開刀的痛苦,實在令人驚奇!」

馬偕博士在台灣遙寄(From Far Formosa)中還記述著:我們常於旅行到鄉下的時間,展開宣教,先在空地上或寺廟石階上唱一、二首聖歌,而後替人拔牙,接著才開始傳播福音。病人拔牙時,常站著不動,牙齒拔出來後,我將它放置在他們掌中,因為如果我保留了他們的牙齒,將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我常在一小時內拔掉了一百顆牙齒。自從一八七三年以來,我親手拔了二萬一千顆以上的牙齒,同時教師和學生們所拔的也達一萬顆左右。他們目前已沒有需要再為牙痛而苦惱,更不必為解除牙病而冒傳統拔牙失血的危險。道士們或其他反對傳教的人,或許會說服居民依賴他們的神保佑,不要服用我們的藥,但我們能解除病人的牙痛,是非常明顯的事實,因此我們的拔牙工作,遂成為了推翻道士們的偏見與反對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馬偕替台灣人拔牙的可觀實績,尊崇其為台灣口腔外科的先驅者,實不為過。

    馬偕並非專業醫生,但他「以醫病來開闢通至傳道的大門」,誠如他於台灣遙寄上說:「許多人曾激烈反對基督教,但是多因病深無望而於最後求助於我這洋人,於是由反對者變成了友人。」一八七二年六月一日,馬偕即為人診療,以自己住處允充診所;他免費提供金雞納霜給瘧疾患者服用,他還由英國購買由倫敦Darin Brothers製藥公司製造治療腿膿瘡的特效藥,醫好不少此類患者;因之聲名大噪。一八七三年五月五日,他為能接納更多病人,在滬尾撓仔腳(或稱「衙仔腳」)租屋,正式作為「滬尾醫館」。馬偕在台的義行,為一位美國底特律婦人知悉,她為紀念去世的丈夫馬偕船長(Captain Mackay),捐贈了美金三千元給遠在東方島嶼從事慈善醫療的同名馬偕宣教師建造一所北部教會最早的新式醫院「滬尾偕醫院」(Mackay Hospital),新建醫館於一八七九年九月十四日開幕;醫館曾在清法戰爭期間,協助醫治傷兵,獲清政府嘉獎。日據後,更於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取得日本殖民政府正式許可。

一九○一年六月二日,馬偕蒙主召歸,依其遺言,葬身台灣,偕醫館因之關閉,四年之後,即一九○五年十月,宋雅各(J.Y.Ferguson)醫師蒞任,翌年重新將偕醫館整頓使用。宋雅各醫術高明,平均每天都有一百位病人求他「妙手回春」。宋雅各鑑於工作負荷愈來愈重,而且為圖擴大服務,乃向母會要求增派工作人員,並建議將醫療中心由淡水小城遷到台北,蓋一所具現代規模的綜合醫院,以紀念馬偕博士;加拿大母會乃撥款二萬五千美元興建即今之馬偕醫院舊址。

    在這些醫療傳道事工秉持醫療、傳道、教育、服務四大志業使命下,雖然亦遭到挫折、打擊,乃然不滅不熄宣教師們醫療傳道的熱忱,並且圖擴大服務廣設醫療傳道教區,豎立往後的醫療網關係重大,早期台灣醫療史可說建立起西醫被尊重被信任的聲譽之開始

().今日醫病關係變遷日治時期台灣醫學培育教育法規有關嗎?

     日治時期台灣醫學培育教育有如下的變遷,配合當時的相關法規,分述如下:

一、             醫師養成/招生不易---

    1897年(明治30年)412日,「台灣土人醫師養成所」創辦,此係台灣官設近代醫學教育之開端。18971月,「台灣土人醫師養成所」開始公佈招收「生徒」(學生),開始時招生遭遇很大難題,經過「有力者」(社會有聲望人士)的勸誘,方有漢學及藥房的子弟三十幾名入學,完全是在半推半就下進到講習所來。

二、改辦醫校/醫院遷址---

    1899年(明治32年)331日,赦令第九十五號公佈「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官制」;41日人事佈達,由台灣總督府台北醫院院長山口秀高擔任醫學校教授兼任校長,台灣第一所醫學校終告創立。規定修業年限是:預科為一年,本科為四年。初創時期,沒有入學考試,只要地方長官、公學校校長、各地官立醫院院長、各地公醫等具名推薦即可,學生入學的資格也訂得極低,只須公學校初等科(約為國民小學二年級程度),聽懂日語即可。.後來由於風氣漸開,醫學校入學人數愈來愈多,校方乃決定採行考試甄選方式,大約於第五屆時開始舉行,而且規定需要「公學校」(小學)畢業才具報考資格。

三、醫校授課/好好利用---

    代表台灣人診療機構的「台北仁濟院」以及「行路病者收容所」實習。醫學校採行「入學從寬,畢業從嚴」的教育措施。由於醫學校的聲名不僅聞名於全台,海峽對岸也有人「渡海」就讀,1910年即有二位來自「大清帝國」的「外國留學生」在醫學校進修。後來,大陸留學生漸多,醫學校乃設置修業年限三年之特設科,予以收容。

四、衛生總督/醫校校長---

    高木友枝來台,主持台灣防疫大計,製造霍亂血清,用以治療病患。霍亂血清付諸於實用,乃為世界創舉。19023月,高木友枝接替山口秀高擔任台灣總督醫學校第二任校長,有「衛生總督」之稱。高木友枝自己也擔任生理衛生課程,兼講倫理修身,重視「活的學問」,更難能可貴的是他「認同」台灣,曾謂:「台灣服是世界最衛生的衣裳。」。

五、景福新址/建築宏壯---

    醫學校初期,全部是「給費生」(公費生),由學校給予生活費及雜費,供給學生冬、夏制服和學生帽、皮鞋等,1899年時,「每位學生日給伙食費日幣二角及津貼五分,因上課需要派往六里外之處公差時,每位給付日幣一元五角以上的特別津貼。」醫學校招生的規定,需年滿十六歲始有報考資格。18991223日,依據訓令第三五0號規定,病死的沒有家屬的受刑人,或沒有家屬的死刑犯,屍體得交予醫學校做解剖之用。「解剖材料」的取得,在「台灣全終會」成立後,才不再以「受刑人」為主要來源。

六、熱帶醫學/醫專設置---

    1918年(大正七年)611日,府令第三十九號發佈「台灣總督府醫學校設置本科、預科及熱帶醫學專攻科,必要時得設置研究科」的條文。1918624日,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官制改正,以赦令第二五七號公告新設置醫學專門部。醫學專門部之設是招收日本人子弟,實施醫學教育,以當時在台灣為日本人子弟所設之幾所中學校及日本本國之中學畢業生為對象。

七、臺日共學/醫校分制---

    192226日,以赦令第二0號公佈「台灣教育令」,中等以上學校在原則上全部為「日台共學」,在初等教育上,規定常用日語者入小學校,不常用日語者進「公學校」。「台日共學」實施後,「舊制」和「新制」之間沒有任何銜接,因之採行了讓舊制的學生得經由考試差搬到新訓的醫專,並對舊制的台籍畢業生做一些補救措施。

    本來規劃以日本子弟為對象的醫學專門部,成了「台北醫學專門學校」,台灣籍學生原來是「少數族群」,開放台日「共學」後,台灣子弟投考入學也愈來愈多。台北醫學專門學校,後來限定「內(日本人)、台(台灣人)各半」。有此「均勢」,大家相處也比較融洽。

八、台北帝大/醫部成立---

    1928317日,赦令三十二號公佈台北帝國大學學部及正式派任校長、部長依組織規程即宣告「台北帝國大學」正式成立,初。1934年(昭和九年,民國23年)62日,以赦令第一五一號決定籌設醫學部,翌年1226日,以赦令第三一七號修正台北帝國大學官至增設醫學部。

九、醫學雙軌/學制混亂---

    醫學部」和「附屬醫學專門部」並存,此乃因為台灣的教育情形特殊,必須具備與大學不同的專門學校教育有關。1945年,因為日本投降,戰爭結束,「台北帝國大學」亦隨「終戰」而成為歷史名詞。「台北帝國大學附屬醫學專門部的最後一屆是第十一屆,而「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的最後一屆是第八屆。[10]

台灣總督府醫學校首任校長山口秀高主講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成立之由來以及將來之企望中提到明治30年代之初到台灣之後,為了設法招募學生,做了一番努力,可惜結果並不如願。其原因是:1.當時就讀這些學校的人,大多已預定了畢業之後的出路2.向來在台灣的醫師社會地位很低。在當時,如不給學生酬勞,就不能留住他們。對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未來的展望--要使其成為一個專門(專科)的大學,如果一個學生被認定已有行醫的能力,雖未滿四年亦可能讓其畢業,畢業之後,一、二年間可在台北醫院或各地方的醫院實習,使其累積足夠的臨床經驗。希望五六年之後,本效能講授如「規則」中所訂的全部科目,並培育出完整的正規醫師,到了那時,本校的組織、規模必將更為完善,而成為堂堂的一大醫學校。對本校所抱持的理想方面,他亦認為本校不斷進步之後,日後若成為大學,則廣大的清國中,比較開化的華南之地如福州、泉州或廣州等地,必有不少人士志願負笈本校。如此發展之後,漸漸地其中又會有人遊學京都、東京等內地的大學,學成之後,可能成為二十世紀堂堂的「文明紳士」

可見日治時期以前, 向來在台灣的醫師社會地位很低,日治時期台灣醫學培育教育法規和提升醫師的地位和學識經驗有很大的關係。

(三).今日醫病關係變遷日治時期醫療法規有關嗎?

     依陳永興的台灣醫療大事記,茲節錄清朝統治期間以來西醫來台傳教醫療歷史以及日治時期的許多醫療法規,醫療法、醫師法等詳細列舉如下:

I.西醫來台傳教醫療

[清朝統治期間1684~1895]

1684康熙23台灣知縣沈朝聘在台南市建養濟院

1865同治4 ---英國基督教長老教會派 馬雅各醫師來台行醫傳教,在台南設禮拜堂與醫館,是年因暴民滋事而被迫關閉

1866同治5 ---馬雅各於旗後設立醫館胙台灣建立西醫院之始,招募台灣人為助手授以簡單醫學課程,是台灣西式醫教育的濫觴

1871 年加拿大基督教長老教會派來台傳教

1871 年馬偕牧師於淡水興建偕醫館.1905 年遷現址名為馬偕紀念醫院

[日治時代1895~1945 ]

1897 1 .台北病;院院長山口秀高創設台灣土人醫師養成所,招收國語(日語)傳習所畢業生

1899.4.1 日本設置台灣第一所醫事學校:台灣總督府醫學校

II. 日治時期的醫療法規

[日治時代1895~1945 ]

1895 .6 公布台灣總督府暫行條例

1896.7.2 台灣總督府官房下設衛生事務所,主管台灣衛生事務

1896.8.6 日本陸軍省制定台灣總督府條例,實施軍事統治台灣保健衛生由民政

        局內政部警察課掌管,醫事衛生由陸軍軍醫部掌管

1896 11.17「台灣居民刑罰令」明文規定嚴禁鴉片

1896. 4.23.訂立「船舶檢疫手續」

 5.28公布「台灣醫術規則」,對山地及偏遠地區訂定「限地開業醫規則」

 6 月公布「公醫規則」以公醫代替傳教師,從事診療與懷柔政策。

          公醫考試---規定考台灣土語,是為「醫療本土化政策」

1896.10.15 訂定「台灣傳染病預防規則」(鼠疫流行)

12 ,制定「公醫監督歸成標準」

1897.3.4 公布「台灣鴉片令施行規則」

9 訂定「護士養成內規」

1898.7. 訂定「台灣公醫候補生規則」

1899.3.26 公佈「台灣獸疫預防規則」

     7.公佈「台灣總督府醫學校規則」

     8 月公佈「台灣海港檢疫規則」

1900. 3 .公佈「台灣藥品取締規則」

1901.7.23.公佈「台灣醫生許可規則」,對漢方醫師採取自然淘汰制,只辦一次考

        

1905.11 公布「大清潔法施行規則」

1906 1.16 公佈「台灣種痘規則」

     7 月訂定「台灣總督輔助產,講習規則」

1908 2 公佈「台灣鼠疫預防組合規則」(台北流行天花)

1911 .8 月公佈「台灣賣藥營業取締規則」

1913,4 月公佈「瘧疾防遏規則」同時發令施行規則

1914.5.12 施行「台灣傳染病預防令」

1915 ,10 25 公佈「檢疫委員會組織規程」「船舶檢疫規則」「火車上檢疫規則」

         「傳染病預防施行規則」(結核病)

1916.1.13 公佈「台灣醫生令」「台灣齒科醫生令」

1918.8.1 始實施醫師令,台灣醫業規則同時宣告止

1920 6.訂頒台灣醫學得業士認定規則

1921 .4.10 公佈「學校傳染病防規則」

1922 廢止限定開業醫制度

1922.2 改正助產婦講習生規則

1928 7. 制訂「私立醫院規則」

10, 公佈「汙物掃除法」

1929.1 施行新鴉片令,禁絕煙毒

3.29 公佈「藥劑師法」「種痘法」及施行細則

12.25公佈「台灣麻藥取締規則」

1934, 5. 府令公佈「齒科診療;所取締規則」

     6. 發布「精神病院官制」

     10.1 公佈「痲瘋預防法」

1936.2.1. 公佈「精神病監護法」及「精神病院法」

1938 3.1 公佈「結核預防方法」

1940 6.10. 公佈「花柳病預防法施行細則」

1941.8.28 公佈「台灣醫師考試規則」

1942.2. 公佈「國民醫療法」

11.1 癈止醫師令. 公佈「國民醫療法施行細則」

1943.2.26公佈「台灣醫師會令」及「台灣齒科醫師會令」

11,1 施行「藥事法」,改訂「台灣藥品取締規則」

1945 8,14 日皇裕仁下詔:台灣歸還中國,結束五十年日本殖民統治。[11]

吳平城醫師說日治時代政府行政清廉嚴格,百姓也守法成信,表現在醫界的就是密醫很少,即使有通常都是曾替醫師在藥局包藥而後偷偷行醫的,如果被警察發現藥品設備 一律沒收,又要坐牢,還會被警察抓去派出所痛打一番。日治時代有「限地開業醫師」制度讓沒有正式經過醫科大畢業的人,參加限地開業考試,通過後可以到自己志願的窮鄉僻壤去行醫,稱作「乙種醫師」,另有一種醫師「公醫」,是政府任命的,特別有資格的醫師,遇有衛生行政上的需要時,政府可以召集公醫去開會商量。[12]

    所以可以說今日醫病關係變遷日治時期醫療法規有關,當年嚴格的限制醫師資格及1901.7.23.公佈「台灣醫生許可規則」,對漢方醫師只辦一次考試採取自然淘汰制,更是透過國家權力的強力支援監督下使得西醫取得醫療體系的正統地位,政府並不遺餘力的推展西方醫學為主體的衛生觀念。當時民眾在面對一個幾乎全然陌生的知識領域,而且又如此有效時,因而產生敬畏心理, 醫師的權威因此被建立起來,可說是相當自然的事,。

(). 今日醫病關係變遷和民族性有關嗎? 和省籍有關嗎?

     陳君愷認為迴異於日治時期台灣的患者文化,在在衝擊著台灣醫生的權威性,以及醫生患者間的相互信賴關係---當時的台灣醫生們確實受到烈的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他認為當時所謂的醫療糾紛是屬於光復初期種種導因於「文化衝突」之「省籍糾紛」的一環。

陳君愷特別強調「醫生文化」和「患者文化」均發生了變遷:

1.迴異於台灣本土之由外省移民引進的「患者文化」,對台灣醫生造成強裂的衝擊也換起那些本土的,在日人統治下被壓抑的文化,使之甦醒並起而效之。

2.國民黨政府的不良吏政也讓密醫乘虛而入,從而改變了台灣既存的醫療生態。

3.台灣本土醫生因應這種變局而使「醫生文化」產生變化,有,不少人越來越像傳統中國醫者「被認為的那個樣子」。

可見今日醫病關係變遷光復初期可能和民族性有關,和省籍也有關係,但演變到最後省籍問題己是不當前醫療糾紛的主要因素了,而是整個社會,逐漸習慣於中國醫療文化對待醫者思惟方式,而醫生也逐漸墮落所致。

.負面的醫療政策才是醫病關係變遷之最大因素

     後藤新平提出革新台政方案「台灣統治救急策」時說過「問題沒有經過探究,不宜預先聲明一定的政策,因為政策是依時、地、情境,講究順應的方法來推展,所以須待適度的明確調查之後才確立」,因之重視殖民地舊慣習俗和氣候風土,實行科學調查,採行順應民情的措施,策劃、推動政令.才是「施政之法」,此為後藤新平「糖飴與鞭」的治台政治手腕,[13]可見一個政策的推行若沒有實行科學調查,沒有顧及當時舊慣習俗和氣候風土,沒想到採行順應民情的措施策劃就劇然推動政令,註定是會失敗的.政治政策如此,醫療政策亦復如此

個人目睹近二十五年來醫療變遷,戰後以來醫病關係可以說開始變遷變惡,1994年以來, 更是醫病關係大幅流落谷底的時候光復初期剛開始許多不良的醫療法規制度破壞了早期台灣醫療史中西醫傳教士的懷柔政策給民眾帶來的對西醫師的信任感, 也更破壞了日治時期政府以嚴格醫療法規把關,以教育法規加強醫師訓練的強力監督政策所建立起的民眾信服及西醫地位許多負面的醫療政策及放水的醫師檢覆考試,大量製造1945年的光復牌醫師及1965年的總統牌醫師,降低了醫師地位及醫療水準,甚至偽藥橫行密醫充斥

民國八十三年以來為爭取選票, 為營造社會福利國家之假象,更以()民健保法始作俑者,用此醫療人民公社為號召,在未充分評估準備下提早兩年遽然實施,醫師地位及今日醫關係因而每下愈況,加上其他相關醫療法律如(). 醫藥分業--藥事法一O二條().其他如醫師不納入勞基法,消保法之無過失責任,修正民法一九一之三危險責任及舉証責任之轉換等制度法律,迫使醫療生態丕變,再加上衛生單位為推行新政令,知有困難,每不惜醜化醫師形象(說醫師處方箋七成是有錯誤的,所以才要醫藥分業),又天天緊盯著診所的五十、一百的掛號費,責怪診所醫師在斤斤計較,一方面又放任財團瓜分健保大餅---明顯的白金醫療政策以及政策性醜化醫師形象更是今日醫病關係的最大殺傷力

茲以全民健保法及醫藥分業的錯誤醫療政策討論如下:

(一)全民健保法---

    郭明政教授就認為其政治意義顯然大於社會意義,蘇煥智並批評為「醫療共產制度」者全民健保法是以「全民強制」為其癥結所在,因而產生五大難題:

1.由於「全民強制」,使得一些高所得者亦強行納入,甚至給予沒必要的補助

2.保費急遽上昇,而其給付水準未能明顯改善

3.財政問題,尤其不平等補貼之問題,不但未立法解決,反而更形加劇

4.單一組織下, 中央健保局成為「超級公營企業」,醫生成了全民健保局的準職.,製造出所謂「醫療人民公社」的超大型怪獸機關

5.單一化集中化及官僚化的模式.反德國複數組織及社會自治,反世界潮流的散化[14]

().藥事法一O二條醫藥分業的衝擊

    醫藥分業是醫師專職於診斷、處置及開立處方箋,藥事人員依據醫師開立的處方箋調配藥品,並提供用藥諮詢的醫藥專業分工合作制度。政府的宣傳曰醫藥分業好處多:1.提升醫療服務品質.2保障民眾「知藥」與「選擇調劑處所」的權利。3.健全藥品流通管理體系。4.防止藥品誤用及濫用。5.減少保險費浪費。 6.知藥與選擇調劑處所的權利.7.您可自由選擇方便且專業的調劑處所。

    醫藥分業的立意及目標都是完美的,基本上醫師並不反對醫藥分業的制度唯一的重大政策錯誤是在於它施行的時機不對和準備工作不夠完美藥事法一O二條是在醫師茫然不知中匆促通過,在民眾,醫師都尚不知道以後不能在診所配藥的重大變革時,就把醫師的調劑權剝奪限制住了

    高雄市醫師公會理事林正泰醫師為代表,就一再強調自己不是反對醫藥分業,而是反對政府把百姓當試驗品,重大政策倉促上路,必使全體人民受苦他對李登輝總統最近對醫藥分業所下的「邊做邊改」指示,尤其反感「一國元首怎麼可以信口開河?這豈不是把全體醫藥師與病患當作試驗室裡的白老鼠?」以自己開設的婦科醫院為例,早在三月一日實施前,他就開始配合宣導,試探性的對病患說可能釋出處方箋讓他們去外面領藥,但幾乎沒有病患接受。主要原因在病患對藥師「照單買賣」的藥品較沒信心。尤其許多病患原本對健保藥品就缺乏信心,如今碰上另一項草率實施的新政策,可以說是信心蕩然。[15]

     蘇育宏認為醫藥分業在漂亮口號的背後,我們必須認清以下事實:

1.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剝奪醫師的調劑權,包括醫藥分業行之有年的歐美日等先進國家。

2.       日本國情與台灣類似,但醫師仍有完整的調劑權,儘管已醫藥分業四十年,在診所拿藥的比率仍高達83%

3.       台灣的藥師養成教育完全沒有臨床訓練,無法勝任「把關」的重責大任。

    誠然醫藥分業是一個進步的方向,但必須所有相關條件都成熟後方可為之,而且醫藥分業也不可剝奪醫師的調劑權(全世界只有台灣這樣做),藥事法是管理藥物藥商的法則,不可擴大解釋而凌駕醫師法。如果以下條件成熟,方可實施醫藥分業:

1.藥師須接受嚴謹的臨床訓練。

2.藥政管理須上軌道,不可由租牌的或不夠專業的藥生主持藥局。

3.提高醫師診察費,使醫師樂於釋出處方箋。

4.醫療責任的釐清,病人吃藥後發生問題,是由醫師或藥師負責,須有一定的規範醫療行為並非消費行為不可列入消保法;醫師執行業務的出發點是救人,但醫學能力畢竟有其極限,不可以用刑法處罰醫師。[16]

. 今後對醫病關係之變遷之期望

總之正如前述,日治時代醫生社會地之高是眾所周知,主要是因為背後有著國家權力的支援與監督,雖然西方醫學與本土文化間會有一些文化衝突,但民眾在面對一個幾乎全然陌生的知識領域,而且又如此有效時,因而產生敬畏心理,可說是相當自然的事,醫師的權威因此被建立起來。在日治時代台灣醫生是「啟蒙者」,擁有醫學知識的專與權威,且在強勢的國家權力為後盾下,推動西方醫學與現代化。

好景不常,戰後迄今台灣醫師則在失卻了國家權力支援之「返中國化」的浪潮中隨波逐流,還被密醫牽著鼻子走。患者以「積弱不掁」的國家權力為其強而有力的後盾,對醫學知識恣意的詮釋,甚至在不滿意醫療效果時,將一切諉過於醫生。甚者,醫師形象在歷經1.二二八的精神打擊(陳永興語)2,「返中國化」(陳君愷語)3.醜化的醫療政策之下(本文主旨),醫病關係跌破谷底

但時至今日, 醫病關係在全民健保的錯誤政策制度下更加疏離惡化,醫療生態完全變形走樣,面對惡劣的醫療環境仍有不少醫師們堅守岡位,堅持自己的理念,未必跟著隨波逐流:許多醫師仍堅持醫學理論,因不輕意為患者剖腹生產手術而被告,也有醫師因為對生命的尊重而盡全力急救患者,不幸救活但成了植物人,反被家屬控告求償(求償勞動力損失費二千四百多萬)亦不改其志許多制度下的悲劇也沒有打消醫師研究如何配合醫師的人力分配,達到符合病人的期待的平安分娩(如研究採英國現助產士接生制或救護車到府接生,美國研發足月時安排住院催生的計畫分娩方式) 像絕大多數的教授都是安貧樂道,絕大多數的司法官都是公平正義,事實上絕大多數的醫師也都是佛心仁術的,只希望國家在錯誤醫療政策下,不要再用政治性的陰謀,以抹黑的手段刻意醜化醫師形象,把醫師作為背黑鍋的祭禮。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第二任校長高木友枝常向學生諄諄告誡「為成為醫師之前,必須先成為人」,日治時代日人所帶來對事物執著不懈與認真負責的態度,直到今日,我們還可以在許多有醫德有原則的醫師身上看到這種影響力的存在,事實上這才是日本人留在台灣的最可貴的精神遺產。[17]

參考文獻

1.    陳永興 P98台灣醫療史月旦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199710

2.    日治時代的醫學教育出自:台灣史料研究8 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19968 月出版

3.     山口秀高主講/韓良俊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成立之由來以及將來之企望 台灣史料研究8

4.    莊永明 台灣醫療史遠流出秉版社 19986 .p211

5.    林崇吉 台大醫學院百年院史(上)日治時代(一八九七~一九四五)19976

6.    吳平城胡慧玲 草地醫生玉山社出版事業 199711

7.    吉田莊人 從人物看台灣百年史武二二陵出版1998 2

8.    黃昭堂 台灣總督府 前衛出版社 199610月新修定版

9.    黃靜嘉 日據時代 台灣殖民地法制與殖民統治 海天印刷民495

10.渡邊淳一 無影燈純紉文學出版社 738 .

11.林衡晢 雕出台灣文化之夢 前衛出版社 19897

12.邱仲麟 儒醫世醫與庸醫 明人文集與明代研究學術研討會 20004

13.王泰升 台灣為主體的法律史一文中月旦法學62 2000 7

14.陳君愷 同文化與異文化的交會點光復與台灣醫生患者間醫療關係的一     個轉折 台灣風物四十九卷一期

15.郭明政 全民健保法評析 社會安全制度與社會法 p135翰蘆圖書出版1977年11 月

附錄四 /是誰不讓醫師納入勞基法

---原載民國中國時報第15版時論廣場198882

 

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員意見調查,百分之八十五的醫院服務醫師贊成醫生應納入勞基法。以北市為例,六千多名醫師會員中,有五千位是受雇者,醫師完全不是自由業,實在沒有被排斥在勞基法之外的理由,主張一體適用,例外限制。

問題是全體醫師在報章、在開會、在討論中無不分析得頭頭是道:要有良好

的醫療品質,醫師不必超時工作,間接也為了維護病患權益,醫師都應該納入勞基法;但勞委會為什麼不動如山?還可以大聲反駁:根本是醫師自己決定放棄不參加勞基法的!原來我們醫師自己的「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代表們開會決議「醫師不納入勞基法」,又聽說是因為其中有少數理事們自己作中小醫院老闆,顧有幾名小醫師,才不敢讓勞基法通過,免得自己負擔加重。

醫師公會全聯會是代表全國醫師的人民團體,當作出一項攸關全體會員命運

的重大決策時,既沒作過民調詢問會員意見,也沒開公聽會廣納各方意見,也不主動分析利弊得失,就少數理事自身利害關係逕行作出決議,向社會公告:「我們醫師不納入勞基法」,甘願作財團的奴工,繼續受財團剝削。世界上找不到任何一個這麼甘作順民的人民團體,不戰而降而且還全面無條件投降。最近連計程車工會團體為了幾元車費都不惜和市政府卯上了,他們的理事們面對媒體忿忿不平、侃侃而談,多令人感動及感慨。而目前真正響應「醫師應納入勞基法」心聲的居然是勞工聯盟,連工人團體都在為醫師爭取福利,我們全聯會的在位者豈能心安理得再繼續扮鴕鳥,默不作聲?

台北市醫師公會邱理事長也贊同,讓醫院經營及早正常化、合理化、制度化是時代的趨勢。我們呼籲醫師公會全聯會應該舉辦「會員公投」,讓全體醫師會員決定醫師應不應該納入勞基法,如果大多數通過建請勞委會讓醫師納入勞基法,則全聯會應公布部分反對者名單並請他們因理念不合引咎辭職,讓其他真正願意為會員爭取權益的理事們,繼續為全體醫師命運、前途來服務。

   

附錄/診所醫師的悲哀

---原載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1995428

 

健保局把「診所」定位在祇能治療一天用35元藥費能治好小病,其他的「大病」都要轉診。要知道今天患者來診所看醫師,那位醫師不希望趕快把他治好,尤其不少是多年痼疾慕名而來的。連「白帶」都不可能用一天35元的藥費治好,遑論不少患者都是「亂經」加「骨盆腔發炎」,或疑難雜症需要作「陰道超音波」檢查的?健保局既然看不起診所,不存心要讓病人在診所就能一口氣診斷出治療好他的病症,那乾脆讓患者直接去大醫院算了,大可將診所全部廢除。

站在維護患者利益的立場,如此被矮化的診所醫師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很羞愧很自卑的。今天有些診所藥被迫藉著提高掛號費(在院轄市合法的)來改善用藥品質圖利患者,甚至有不少醫師為了聲譽偶而還要貼貼老本,其用心也是為了要將病患治好;為什麼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讓全國的醫師都要背黑鍋,成為體質不良的「健保早產兒」的代罪羔羊。

 

 附錄六/引進大陸護士  解決護士荒  

----原載中國時報時論廣場1993628

 

七月一日起護理法正式實施,許多醫療院所尤其是基層診所,都面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無力感。

許多高官立委還停留在以往「護士要掃地、帶小孩,兼作女傭」的農業社會觀念,以為都是醫師在刻薄虐待護士,所以才沒人要作;殊不知今日護士每天只能工作八小時,診所病患寥寥無幾,說有多輕鬆就有多輕鬆,月入至少二萬五(加班多的可達三、四萬),比留美回國的農業碩士的底薪還高,醫師不要被刁難或氣得中風就是祖上有德的了。局外人也應該了解當今社會風氣劇變、服務意願衰退,問問工廠的老闆,為什麼高薪請不到工人?為什麼要把好好的工廠外移到大陸任人宰割?問問捷運局,為什麼要請那麼多外籍勞工?周荃立委整日為民喉舌無暇顧家,家中勢必要請一位傭人管家,問問她自己傭人好不好請?要找到一位認真、用心、可信任的女傭是那麼簡單的事嗎?還不說她只要請一位,也不必限制什麼學歷,那一天若立法要求她一定要聘請女管家學校畢業的女傭才行,否則雇主及傭人各罰一萬五,看有多少職業婦女或女強人都要一頭撞牆?

這就是為官高高在上不懂民間疾苦的「皇帝心態」:「沒有飯吃?為什麼不會吃肉?」現在不是不請護士而已,連助理護士都找不到了呢,其實請助理護士的待遇和正式護士都是一視同仁的高:如果請得到正式護士,雖沒經驗,誰不會搶著要?這根本都是錯誤的教育訓練及政策造成的後遺症,使得護校畢業生畢業後十分之九都去考二專,唸完二專考上護理師執照,到診所太委屈她,去醫院工作又覺得工作繁重選錯行了,大專生還要倒便盆,鋪床單,陪笑臉,不堪其苦,又都紛紛改行不務正業去賣奶粉、拉保險、作美容師、直銷健康食品或乾脆辭職不幹作少奶奶了,堅守崗位的南丁格爾太少了:這就是護士就業的「一條鞭法則」,人人都不甘後人爭先恐後像「旅鼠」一樣,前仆後繼跳下懸崖進入茫茫人海,結束護理生涯。但她們棄之如敝帚也罷,偏偏又要「佔著毛坑不拉屎」,不屑做的事又不准由有熱誠、敬業、臨床經驗豐富的助理護士來擔任,為免就太說不過去了------其實助理護士也都是高中以上學歷,至少她們從事護理工作的動機、意願及愛心來說,一點都不輸人,而且都能忍耐認份、堅守崗位,為什麼我們社會要捨棄她們呢?

唯今之計只有自政策上謀求解決,讓想作的能作,不想作的早日轉行,而且

要行動快,要趕著在基層診所被迫關門之前大幅改進,醫師獨大固然惹人厭,但弄到診所全關門小病找不到醫師,人人都要去大醫院排隊或預約三、兩天之後才輪到看病,也不是生病者的福氣;茲建議:

第一步:開放「護校夜間部」,利用現有師資設備給有臨床護理兩年以上經驗,高中畢業的助理護士就近插班考試,取得學籍念高三一年,畢業後授以護生資格,可以考護士執照,並可合法在診所一邊工作,一邊準備考試或在醫師督導下合法執行護理工作。現行制度是准許這些人考二專(甲種),但錄取率低(五分之一),而且需補習一、兩年才能考得上,考上還得停止工作唸兩年書才能考護理師執照。遠水就不了近火,何況考上護理師,也不屑再回到診所了(小廟容不了大尼姑),事實上診所只要敬業的護校畢業生就綽綽有餘了。

第二步:欲考二專或考護理系深造之「護校畢業生」,應一律給予公費唸書,

並明訂出服務年限十年,以免浪費教育資源,唸完護專才要改行,讓不想作護士工作者提早打退堂鼓改行。有遠見的長庚護校早已用公費制,所以他們比較沒有護士荒的苦惱,民間都能了,政府為什麼還不能呢?

第三步:既然護士對基層護理工作興趣缺缺,又沒那麼多護理長、護理主任或輕鬆的校護缺可作,辛苦的基層護理工作不如比照「引進外籍女傭法」,開放給外籍勞工;台灣需要外籍女傭的家庭不過千餘人,造福的不過千餘個家庭生活,但全省七千二百多家診所,需要一萬二千名護士,可以造福全國同胞,為何勞委會視而不見?以為只是醫師在扭捏作態,無病呻吟?

第四步:更進一步,連醫師全聯會都想學中小企業去大陸投資設醫院了,為什麼不會利用大陸的護理人力資源,引進這些同文同種,而且彼岸訓練完成、學歷完備的護士同胞來作基層護理工作呢?可以由醫師公會在大陸招考,經過衛生署檢覈檢定考試,甚至情治單位身家調查,政治思想考核後引進。一方面利用別人現成人力,不勞而獲,一方面也是救助大陸苦難同胞的義行,何樂而不為?

總之醫師開業已臨困境,今年「抓密護」,明年「全民健保」診療一次勞保單二百二十元,兩年後「醫藥分業」連調劑權都喪失了,一味打壓醫師,剝

奪他仁心仁術、濟世救人的心願,吃虧的只是醫師自己嗎?主其事者還是應該多從民眾健康福祉著眼才是。



[1] 陳君愷 同文化與異文化的交會點光復與台灣醫生患者間醫療關係的一個轉折 台灣風物四十九卷一期P83

[2] 高敬遠 台灣婦產科之黎明 中華民國婦產科醫學會會訊199611月第2

 

[3]陳月枝助產生涯點滴回味--訪劉張換女士 中華民國婦產科醫學會會訊19995月第32

[4] 吳平城胡慧玲 草地醫生玉山社出版事業 199711 P41

 

[5] 陳永興 P98台灣醫療史月旦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199710

[6] 陳君愷 同文化與異文化的交會點光復與台灣醫生患者間醫療關係的一個轉折 台灣風物四十九卷一期

[7] 吳平城胡慧玲 草地醫生玉山社出版事業 199711p109

[8] 王泰升 台灣為主體的法律史一文中月旦法學62 2000 7

 

[9] 醫療傳道 中華民國婦產科醫學會會訊第519971月底

[10] 治時代的醫學教育出自:台灣史料研究8

[11] 陳永興 P331台灣醫療史 月旦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199710

[12] 吳平城胡慧玲 草地醫生 玉山社出版事業 199711

[13] 莊永明 台灣醫療史遠流出秉版社 19986 .p211

[14] 郭明政 全民健保法評析p135 社會安制度與社會法 翰蘆圖書出版有限公司1997 11月。

[15] 新新聞523:專訪老中青三代醫師、藥師看醫藥分業後的醫藥大戰]

[16] 蘇育宏 醫藥分業的必要條件 綠色海洋週刊                                        

[17] 陳君愷 同文化與異文化的交會點光復與台灣醫生患者間醫療關係的一個轉折 台灣風物四十九卷一期